红木与白木

   近日去上海展览中心观看红木展销会,发现中国传统古典家具开始讲究“红白之分”,改变了过去红木一统天下的格局,红即红木,又称硬木;白为柴木,又叫软木。
   
        红木与白木,是两个档次上的东西,不能同日而语。红木高贵,高,用于制作高端家具;贵,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红又有新老之分,老红木不少是泰国民居拆房老料,在老庙藏宝楼见过此类拆房旧料,小叶紫檀也有新老之分,老的是从印度运来的,这些老料做一点少一点。另一发现是缅甸老酸枝,不同于俗称的白酸枝,有款用缅甸老酸枝做的明式餐桌,材质从骨子里透出老红木的质感,天生丽质难自弃。
   
        这些硬木都是“舶来品”,不是产自东南亚,就是非洲、南美洲,这些材料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在中国创意,被制造成明式清式红木家具,集中体现中国的传统艺术和文化。红木是有中国特色的叫法,红木家具中国创造,全世界是一致公认的。
   
        再说白木,展会上樟木、榆木做的古典家具也不错,而且价廉物美,对于大众而言,白木的价格还是能接受的,而且不易被假冒。西洋馆中的西洋家具,属于白木家具,价格卖过了红木家具,其实是在卖西洋文化,什么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的、洛可可的。有个参展商吆喝“大叶黄花梨”,我问学名叫什么,对方说不出,进口报关单怎么写,报不出,如果什么都不是,怎能叫“大叶黄花梨”呢?不可否认,此木像花梨,材质细腻油性足,是块好料,但在专家未出鉴定报告之前,只能是算白木。有款禅椅,用透明薄膜包裹,看似白木,一问才知是沉香木,开价16万人民币,不能简单地从颜色来分辨。
   
        木材学问太深,红木市场水太混,已经有“大叶紫檀”不规范的叫法,又创意“大叶黄花梨”,以此类推,非洲“酸枝”叫“大叶酸枝”,岂不乱了套?
   
        看来,做生意应以诚为本,消费者则要多学知识,切莫慷慨解囊。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