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鹏:沉香不是我们这个级别的人玩的

  胡晓鹏真的是一个很会经营的家伙,这个印象源于我们置身“檀印”所见到的一些:店里柜台上就摆着他的新书,墙壁上的电视滚动播放他曾经录制的节目,一处墙角则整齐地摊开摆放着几家来做过他专访的杂志,甚至一份看起来很古老、已经泛黄的报道过他的报纸内页也被他裱起来挂在墙上。这一切让初次走进“檀印”的我和我的几个同事都觉得这家伙不一般,至少比二十分钟后见到真人给我们的内敛印象比,这些事物堆砌出的是一个略显张扬的胡晓鹏。
 
  二十分钟后,他背着一个小挎包出现了。随着谈话的展开,胡晓鹏的状态也在变化:从拘谨到逐渐放松并时不时地开着玩笑。你会发现,原来他既不张扬,也不内敛,而是一个通透的明白人——实实在在。既然那些显摆只是假象,我也算是打了一回眼吧。
 
  打开胡晓鹏的博客,关于沉香的内容大概占据了三分之一。紫檀、黄花梨、沉香,这是他主要研究的三个对象。说到为什么沉香的书会最先出来,胡晓鹏显得相当诚实:“沉香文化、熏香文化我其实不感兴趣,我觉得那不是我们这个级别的人玩的。最重要的是我要教人家怎么辨别,怎么买到真沉香。之前出版社的人就找过我,想让我出书,但在我的认识里出书应该是件很严肃的事,我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出版社的人又找我,说如果我不写就会有别人来写,我琢磨别人写还不如我自己写呢,这书就是这么来的。”
 
  胡晓鹏擅写,微博写得尤其好玩,有时候他也会在上面写些严肃的东西。比如对《沉香收藏投资指南》封面上赫然印着的“中国首席木器实战鉴定专家”身份,他就不敢恭维。“那都是出版商的馊主意,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胡晓鹏说。
 
  对这本书的读者,胡晓鹏心里也很清楚。我问他,“会有造假者买这本书回去研究吗?”,他很淡定地说:“造假的人都是行家,他们不屑于看这种书。不懂沉香的人看这书会觉得挺牛的,真正的同行其实是不屑于看的。”
 
  既是“指南”,受众自然是普罗大众。
 
  《红木视界》:你是从哪年开始接触沉香的?
  胡晓鹏:2004年,那时候真沉香很少,网络上的相关文章不多,懂的人也不多。玩这东西的人那时候刚开始有。我就买过一些假沉香,还跟朋友一起买,觉得挺好,味道永远都是那么重,又沉水。玩了大概快一年了,见到了真沉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2008、2009年之后,市场终于一点一点地出现了真沉香,这两年就更多了,之前能见到真沉香的人极少。
 
  《红木视界》:现时的沉香热是如何兴起的?
  胡晓鹏:也是在2004年左右,当时有一帮中国人去越南开厂,在中国宣传假沉香文化,然后这些假沉香从越南被卖到中国,几百块钱一条,市场上就全是这种黑球球。这个价格在当时玩沉香的人内部几乎形成了共识,如果一个商家卖的一串沉香珠子超过了这个价,我们就会认为他黑。这跟现在的市场状况其实是一样的,很多人认为一串紫檀珠子超过一两千块钱就是商家黑,但他们不知道,几百块钱的都是烂货,没法儿玩。
 
  《红木视界》:从古时的使用价值到现如今的投资、收藏价值,沉香价值的蝶变颇耐人寻味。
  胡晓鹏:熏香在古人那儿是很常见的,现在的人玩沉香主要是用来显摆。手珠卖这么好就很能说明问题,这甚至成了现在人的一种精神寄托。
 
  《红木视界》:沉香手珠似乎存在很多的拼补现象?
  胡晓鹏:沉香的手珠可能有一些拼补,很多买家就不理解,认为拼补不好。其实沉香卖的不是木头,木头规不规整没有意义,这跟紫檀、黄花梨手珠有拼补不是一个概念。紫檀、黄花梨的有拼补会影响手珠的价值,而且影响很大。买沉香是为了它的油脂线,油脂线越多越好。所以一串沉香手珠哪怕整个都是拼的,但只要是找油脂线多的地方拼它就有价值。在紫光灯照射下,拼补过的沉香手珠可以看到白线,这就是用502胶粘补过的痕迹。
 
  《红木视界》:目前市场上消费最多的沉香是哪些?
  胡晓鹏:一线产区如加里曼丹,因为产量大所以销量多。加里曼丹沉香有花果香,闻着比较舒服,油看着也比较多,性价比高。其他的像越南沉香,因为多是老沉香所以价格比较高,味道要靠熏才能出来,主要用作香材。基本上,星洲系沉香主要用来制作工艺品如手珠,因为它有天然的香味散发,惠安系沉香则以香材为主。
 
  《红木视界》:惠安系沉香里好像有国内沉香的身影?
  胡晓鹏:对,我们国内也产沉香,比如海南那边就有老沉香。新沉香因为在种植的过程中往里面各种打药,所以味道不好,结油量也少,腐烂比较严重。这种属于速成不属于造假,造假则是随便找块木头泡出香味,味道冲且持久,没有闻过真沉香味道的人很容易受骗。解决办法就是去闻闻真沉香的味道,这种味道假沉香是仿不出来的。
 
  《红木视界》:现在沉香价格如此之高的原因是什么?这种价格是否合理、真实?
  胡晓鹏:一方面沉香确实稀有,好沉香确实少,好的价格才高,并不是所有沉香都贵。沉香基本都是国外产,成本摆在那儿。就像你说房价贵,政府地价摆在那儿所以便宜不了一样。资源性的东西谁也拿它没办法。另一方面我觉得这背后是一种营销手段,还是有人在囤积居奇。而且不仅仅是沉香,紫檀、黄花梨、檀香等稀有木材其实都有人在炒。
 
  《红木视界》:如何看待沉香的炒作?
  胡晓鹏:炒作的人其实都不傻,这个东西如果真的没有价值,是不会有人去炒的。这么轻易可以被炒起来,说明沉香的确有很高的价值。作为消费者,如果自身有这个经济实力,那你就玩;如果收入不足以支撑这项爱好或收藏,对炒作持批判态度也没有用,炒作者的步伐并不会因此停下来。所以我觉得是这样:没有贵的东西,只有买不起的人。不是东西贵,而是我们的收入低。比如我觉得沉香价格很高,我消费不起,但是很多人都消费得起,他甚至不收藏,只是买了回去熏,每天可能会熏掉几万块钱。在我的世界里,这完全不被我接受,我觉得这太烧钱了,但有钱人仅仅是为了闻这个味儿就可以每天熏掉几万块钱的沉香。所以沉香贵不贵不完全取决于它自身的价值,我觉得还取决于我们的收入,毕竟它不是一般收入的人能玩的东西。我认为沉香算是一种奢侈品,一种高级玩物。
 
  《红木视界》:如何看待沉香的升值前景?
  胡晓鹏:说到沉香的升值,我觉得这不是一般老百姓该考虑的事。现在电视上说沉香的鉴别、选购和升值,其实意义不大,因为它并不贴近老百姓的生活。高品质油多的沉香几万几十万的,一般看电视的家庭靠收入是买不起的。而那种含油少的几百块几千块的一条珠子或者一个把件,这种东西的收藏价值无从谈起。紫檀的价格是有起有落,但跌价的都是统料,精选料一直都在涨。但凡是收藏类的东西,一定都是这类精选的好东西,而不是那些破烂儿。沉香也是这样。所以我觉得老百姓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熏一点稍便宜的香,手珠戴一个大几千、一万块左右的是可以的,但是指望它们投资收藏就不太现实了。
 
  《红木视界》:现在沉香作假泛滥似乎也正是抓住了消费者的这种心理,他们希望通过捡漏买到“好”东西以待升值。
  胡晓鹏:对,因为老百姓总是嫌好东西贵,捡漏心理决定了那些便宜的假货得以广泛流通。但我觉得现在的捡漏其实就是捡破烂儿,原来的捡漏是指花少量的钱买到好东西,但现在能捡漏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别说真正的好东西没有了,不好的东西商家都当好东西来卖,稍微好一点的他都不会便宜卖给你。由于市场活跃,牟利的商家还发明了很多新名词诱导消费者,比如“牛毛纹紫檀”。过去牛毛纹多并不是好紫檀的特征,说牛毛纹紫檀是一件很可耻的事,但现在却被商家堂而皇之地拿来做噱头。更可怕的是,那些因此上当的消费者转过头来就用他被骗的那一套来骗别人,道德观念就这样转变了,恶性循环致使整个行业乌烟瘴气。
 
  《红木视界》:在书中看到你还介绍了商家之间的拆台三大招,耐人寻味。
  胡晓鹏:商家与商家之间向来都是相轻的,比如你买了一样另外一家没有的好东西拿那儿去看,他就很难实话实说。他先看真假,如果这东西是真的,他就看品相,挑拼补、小裂纹等瑕疵说事,一定要说得买家心里很难受才行,这样才能凸显他的东西更好。实在挑不出毛病了,他最后一定会说你买贵了,即使同类的东西他卖得还要贵他也要这么说,只是为了较这个劲。如此三番,玩家手里的东西得到的始终都是差评,他就不会再玩这个东西了。所以说,恶性竞争到头来伤害的还是商家自己。
 
  《红木视界》:现在国内的沉香市场的确不够成熟。
  胡晓鹏:老百姓现在普遍浮躁,失去了冷静观察和判断的能力,他们仍旧认为卖得贵就是商家黑,他不懂品质与价格的关系。现在东西贵不光是商家的原因,玩家矫情也是个原因。他老想有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更好的东西,这就逼着商家用更多的原材料出更少的精品,价格自然就高。但是这样他又接受不了,他就觉得你黑,商家难也就难在这儿了。很多商家,让他们坚持做真货没问题,但让他们坚持做好货就很难,会饿死。所以我们只能不停地写文章进行宣传,改变消费者的认知。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