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解不开的金丝楠情缘

黄峥:我与楠木的金丝奇缘

 
       丝楠中佳者为小叶桢楠,叶如细竹,气若幽兰,清香无邪,云贵川产地为上品,而四川又为上上品。”黄峥讲道。在他位于福建龙岩的金丝楠私人会馆,里面富商与白丁,木痴或玩家,南来北往,络绎不绝。当下收藏金丝楠已蔚为大观。
 
        除去北方的几位收藏大佬外,在南方一代,黄峥可谓金丝楠的收藏大家,前后十年间,他花费巨资,积累大量珍奇的金丝楠木。而私人会馆只是其所藏金丝楠的冰山一角。他还有两大仓库,一个在福建龙岩市郊,一个落在浙江东阳。
 
       木由心生
 
       “南方人的火热豪性中,金丝楠又给他加入了某种捉摸不定的诡谲与惊异。”朋友们这样评价黄峥。
 
       黄峥生于书香之家,父亲原是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从小他就在上海,熟稔十里洋场的海派生活,后因为生意回到福建老家,在商业地产领域,一干就风生水起。但几年前的一天,他突然萌生退意,先是任着性子坠到玉器和字画之中。
 
       但一圈下来,偶然一次碰到了金丝楠,其颇具传奇色彩的风格迅速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也促成了他从地产商业全身而退出,一门心思,依木养气,怡然自得。黄峥说,自古文人所说的“养气”二字,我活了大半辈子才找到,现在我就养在木头里。
 
       在他的金丝楠私人会馆,除去两间不大的茶室外,其绝大部分空间可谓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型金丝楠博物馆。里面陈列的各式各样的金丝楠家具物件,案几凳椅,柜箱奁盒,文房茶器。由于金丝楠天然的光泽纹理,这些家具器件被刚刚打造成品后,不用漆染,而仅凭其自身的光泽纹理,即巧夺天工。
 
       但黄峥也说,收藏金丝楠木,自己却也走了不少弯路。开始“发烧”之时,自己见了就买,不肯错过,常常一掷千金。结果花费了一百多万元,买了许多老料,可做出来的东西,纹理光泽暗淡,并不理想。
 
       后来他开始反思,并在福建老家找了一位资深搭档,遍及名山名川,数访收藏大佬,贵州毕节或因为修高速而新挖掉一颗楠木,云南某处因山洪暴发,或四川泸州又从河道挖出埋藏千年的金丝楠木,这些消息他们都如获至宝,闻风而动。有一次,成都附近一农民突然中午打电话给他,说自己做茶盘时打开了一件大直径楠科原木,满屏金波,如同绸缎,可成家具料,黄峥闻讯后,同老搭档迅速赶往成都,然后作价两百万元,收下了这棵金丝蜀楠的最好部位。
 
       现在这棵名冠南北的金丝楠木被剖开成四片,陈列在他的会馆,就像瓷器专家以“‘至正十一年’铭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来确立元青花为标准器一样,这一木剖成的四片金丝楠面,每一片满屏金丝,犹如火焰绸缎,溢光流彩,千变万化,因此被黄峥及他南来北往的木友们视作“金丝楠的鉴定标本之件”。
 
       天价之殇
 
       继红木之后,这些年金丝楠也迅速被各地游资炒高,几乎一天一个价,动辄百万千万,早已远离了爱木之人的本质。甚至还有很多人把金丝楠之爱,发展成为一种“赌木”,形同前阵子炙手可热的“赌玉”——即以一定价格买进楠木原木后,然后去找师傅剖开,假如里面布满金丝,即可一夜暴富,价格增长数十倍,但若打开后,若里面金丝甚少,甚至根本没有,那么则会一赔到底。
 
       “从外表看上去,金丝楠往往其貌不扬,跟普通楠木无二,所以很难判断内部情况。这就为赌木开创了条件。”黄峥说。“但赌木,这是真正地舍本逐末了。”
 
       “很多情况下,一根金丝楠木,如果根部多瘤多褶皱,看上去并不起眼,而一旦打开,就如同进入一个金光世界,水波荡漾,光耀夺目。”黄峥谈起这十年积累的经验之道。
 
       他认为,市面上的金丝楠品类繁多,说法不一。但判断一种楠木是否真是金丝楠,要同时满足好几道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要金丝的布满率。金丝楠的传奇性也即在此,其内部金丝纹理,变幻无穷,有的像水波,有的像虎斑,有的像铜钱币,层次感,渗透感极强;其次,金丝楠遍体幽香,千年不散。清幽无邪,娴静低调,也是金丝楠的一大特征。
 
       自古至今,太多文人雅士喜欢金丝楠木,也正是因为金丝楠木的这种传奇性,恰巧寓意了中国文人之好。外面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内在却波澜万千,金光闪耀,而且气若幽兰。金丝楠木雕也由此成为人们至爱,据称,北京雍和宫金丝楠木佛龛是该宫三宝之一,同样,无锡大佛博物馆中几十米长金丝楠木雕刻的五百罗汉也堪称一绝。
 
       今天,金丝楠价格也越炒越高,把玩手段也逐渐千奇百怪。在王府井工美博物馆的一次艺术珍品展览中,一对金丝楠的顶箱柜标价三百多万,一套金丝楠的屏风标价一百多万,一只金丝楠的罗汉床标价七十万,其价格是同类红酸枝产品的数倍,甚至可比肩花梨
 
       一开始这让黄峥觉得不可理喻,某种程度上也让他觉得金丝楠收藏已进入大风大浪的时代,之前那种纯文人养气的癖好,已不再宁静。资本的进入早已让金丝楠市价大开大合。现在,比如他喜欢的某一件金丝楠木,若要上手,动辄百万元不止。
 
       但金丝楠木还有另一个特点,黄峥称之为“死而复生”。即使被砍伐后埋在泥土或河水之中,其木质纤维毛孔依然可以吸收泥土或河道之中的矿物成分,并纤维矿化,形成新的视觉特质,和芳香气味,也赋予了它更神奇的自然性质,这就是后来能见到的其内质的金光纹理,而又气若幽兰的特质。
而今,金丝楠价格已高不可企,更为糟糕的是,现在很多炒家,竭泽而渔,盛产金丝楠的云贵川之地,连幼小的楠苗也被买断,圈为己有,待价而沽。好在四川一带,当地政府已加大保护力度,大件的楠木品类已禁止运出川了。不然,最让黄峥担心的是,人们的过度奢好,金丝楠木会因此灭绝。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