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红木家具价格玩过山车

山东红木家具价格玩过山车
近日济南举行的一场红木家具展。(资料片)
 
  3月13日,北京德恒阁红木家具山东区经理张新尧带着定位“京作与东阳木雕之典范”的红木家具来到济南,在2015年北方文交会展会现场等待买主和玩家的到来。尽管在描述中,他的产品是“中高端质量、中低端价位”,但眼下红木市场的行情并不让张新尧这样的红木家具经营者心里有底,张新尧告诉记者,就以德恒阁在北京的一个门店来看,过去1个多亿的销售额去年下滑到了6000万左右,而今年能到5000万就不错了。
 
  红木家具 量价齐跌
 
  “2014年下半年,生产厂家感觉还不错,到了年尾以后就明显感觉不好了,而经销商在2013年已经开始感觉到生意不好做了。”济南福道红木总经理李中伟介绍,在经历了2013年的一轮暴涨之后,2014年年底部分新材料的红木家具出现暴跌,与价格最高时相比几近“腰斩”;自2014年底到现在,受销售市场不景气影响,他的销量同比减少了约三分之一。“价格上不去,市场不景气,利润越来越低。”
 
  记者了解到,红木市场自去年以来的遇冷可能与2013年红木市场意外火热有直接关系。据了解,我国的红木98%以上依赖进口。2013年,新修订的《CITES》公约(《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出台,老挝大红酸枝等材料受到贸易限制,催生了恐慌性的抢购潮,在企业和消费者的疯抢下,红木市场行情异常红火,也有很多场外资金介入大量囤积木材。李中伟告诉记者,当时原材料价格暴涨,进口大红酸枝的价格在两个月时间里翻了一倍。不过,突发状况并非对市场的有序推动,这一轮恐慌性的消费之后,2014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市场购买力被透支了,“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也开始引发恶性循环。同时,人工成本的上涨也推高了红木价格。张新尧告诉记者,近几年红木家具企业人工成本在增加,去年使用一位木工每天的支出在280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了大约350元每天。
 
  高端停滞 中端崛起
 
  千里木紫檀品牌创始人付琦龙表示,除了高端木材价格不断上涨,红木市场的需求也出现了新的调整,高端消费趋于停滞,中低端消费需求爆发。“从销量来看,以紫檀、老挝酸枝为代表的高端红木产品销量非常小,而纯实木、新开发木材方面几千元、上万元价位的产品是被普通百姓消费认可的。”
 
  付琦龙分析称,受大的经济环境影响,并随着国内反腐倡廉改革的推进,高端红木市场很多消费者持观望态度,并且高端市场的灰色消费也受到抑制,这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行情的冷清,而中低端市场方面,需求有所提振,这对于市场来说可能是利弊参半的消息。
 
  北京德恒阁红木家具山东区经理张新尧对中低端红木市场的变化感受明显,他告诉记者,原来中低端消费占到公司产品销量的50%-60%,去年这一比重提高到了70%-80%。“高端的消费不景气,但大众消费的需求增加了,比如价格从几万到十几万一套的座椅,几万块一套的餐桌等,都是很受欢迎的。”
 
  行业混乱 酝酿洗牌
 
  山东省红木专家赵宝森表示,中低端红木市场消费的日趋旺盛一方面意味着利好消息,昔日只在小众市场活跃的红木家具逐渐走进千家万户;另一方面,市场上鱼龙混杂,充斥着一些假冒、劣质产品,不但令消费者迷茫,也导致了厂商之间的无序竞争。
 
  “全国各地都在建厂、建红木商场,市场规模扩大了,厂家多了,很多小厂、外行也跟着进来做红木家具了,很多企业不成熟、工艺要求也低,这就产生了很多不规范生产的问题,比如有的厂家把不同材质掺杂在一起生产,贵的木材和便宜的价差能达到上百倍;比如用白皮料、夹心料;比如该做烘干处理的地方不烘干,等等,市场上是比较鱼龙混杂的。”省城一位资深红木经销商告诉记者。
 
  赵宝森则称,红木家具讲究材质、形制、工艺和韵味,不同材质的红木价差可能高达数十倍,而兼顾红木家具的“形艺材韵”四个要点也会导致红木家具之间巨大的价差。“消费者花了钱不一定能买到好的红木,可是买贵的也可能上当受骗。”赵宝森说。
 
  前述几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红木行业目前在去粗取精的阶段,随着不规范生产企业的出局,精品家具、精英企业的产品和品牌价值就会回归正轨,并逐渐凸显出其价格优势,届时红木家具又将会进入稳步上涨的轨道。“红木不但是商品,更是一种文化,精品的红木家具还是很有生命力的。”赵宝森表示。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