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那杯红茶,胜过多少甜言蜜语

  
  如果你在北方,此时已秋风渐起,凉意袭来。树叶由黄变红,茶杯里的味道也该浓郁起来了。
  有一年出差北欧,正是初冬。时差没倒过来,每天很早的就醒了。索性起床,泡上一杯红茶,安静看书,准备白天的会议日程。室外阴郁的天空渐渐发白,年轻的上班族从红砖公寓中走出,戴着绒线帽穿行街头,踩着一地的落叶。街灯依旧亮着,小雨零落。这时候更能体会红茶的好——香甜、温暖——让人不再留恋舒服的被窝。
 
  那次旅行最远处到了北极圈里的小岛,去参观一个石油精炼厂。六七级的狂风卷着飞雪肆虐,极夜之中,太阳光芒惨淡隐匿于地平线。冰海之上停着一艘巨大的邮轮,感觉詹姆斯.邦德随时可以从天而降,一展身手。我们在室外快冻僵了,直到返回室内,喝到一口红茶才回了魂。那些穿着背带裤的工人们,每隔一段时间也必然返回室内,抖落身上的雪,喝杯红茶吃一块松饼,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那次旅行回来,我便喜欢早上泡一杯红茶,唤醒身体。世界上最爱红茶的是英国人,他们管红茶也叫“醒神茶”。红茶独特的花果香气,消除嘴里的苦味,让寡淡了一夜的身体重新恢复感知。
 
  杨绛先生说钱钟书毕生的嗜好,便是早上喝一大杯牛奶红茶。最初用印度的“立普登”茶叶,后来回国买不到,便用三种国内红茶自己DIY拼配,“滇红取其香,湖红取其苦,祁红取其色”。滇红是产于云南临沧凤庆的红茶,湖红主产湖南安化、新化,祁红则是安徽祁门的红茶。
  17世纪中国茶叶开始由荷兰人销往英国,最初便是红茶。最初,英国人一直认为绿茶与红茶是两种茶树的叶子。直到植物猎人福琼去武夷山采集茶种,才搞清楚,绿茶和红茶的差异在于工艺。绿茶是不发酵的茶,红茶是完全发酵的茶。
 
  发酵是上天送给人类味蕾的一大馈赠。通过这个神奇的生化过程,粮食可以流出美酒,猪肉可以变成火腿,而茶叶可以产出花香、果香和木香。发酵的一大特征,就是根据发酵程度不同,香气和味道也不同。因为,发酵本身就是微生物合成各种香羒物质的过程。
 
  于是同一种材料,不同的发酵工艺,便可产出千变万化的结果。我们的舌头也因此大为收益。
  中国六大茶类,根本区别也就在于发酵程度。绿茶是零发酵,红茶是百分之百发酵,中间则是半发酵。按照发酵程度排列,依次是黄茶、白茶、乌龙茶。普洱茶比较特出,是属于后发酵的。普洱茶饼做好后,慢慢陈化发酵。随着发酵度加重,香气也愈发浓郁。红茶的香是特殊的,普遍带有一些熟透的水果的味道,或像苹果,或像青柠。
 
  中国的红茶家族阵容强大,有滇红、正山小种、武夷工夫红茶、祁门红茶、浮梁红茶,还有湖红和宜红。香气口感各有特色,正山小种由于工艺特殊,还带有马尾松淡淡烟气香味。英国人在香味的追求上格外执着,用大吉岭红茶加入一些其他红茶拼配,有的尚嫌不够香还要加入佛手柑精油。一泡之下香气大盛。于我而言,香则香矣,但缺少一些回甘。中国审美以含蓄为上,喜欢不说破,曲径通幽,似有若无。
  绿茶如君子,清冽中带着寒气;红茶则如成熟的女子,风韵卓然,浑身充满了诱惑。
 
  在西方文化中,人类的起源便是源自“诱惑”。亚当、夏娃偷吃了苹果,于是繁衍了人类。我们有喜怒哀乐,有生老病死,相见欢,别离苦。诱惑是根源,是乐趣的起点,也是“原罪”。
 
  还是喝茶吧。尤其是早上那杯红茶,胜过多少甜言蜜语。喝完之后,还得提起一口真气,走出家门,降妖除魔。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