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相传在明代洪武年间,安徽休宁县松罗山有一寺庙,名叫让福寺,寺门前摆着两口年代久远,却始终没人清扫的大水缸,水色碧绿,睡莲飘香。一天,来了位异人,看了看水缸后就要出巨资买下,并约定3日后取货。异人走后,老和尚看着这脏得要死的水缸,心想卖的东西总要干净一点吧,于是让小和尚把缸内的水倒了,又刷得干干净净。不料,3天后异人来了一看,直拍大腿,摇头叹息着说:“这水是天上王母娘娘的茶水,有灵丹妙药之功,可是你我都无法消受。你可在倒水的地方种上茶叶,其灵也如天上。”和尚植茶如所示,所产茶果然香味异常,有“盖龙井”之称。后来,休宁地方流行瘟疫,寺僧以茶泡水相赠,施药治病,无不灵验。从这个传说中可以看出茶与佛是有相当密切关系的。

  在我国久远的历史长河中,寺院产茶,和尚种茶、制茶却是真有其事。从明、清的书籍上,我们就可以看到当时南方的大寺庙,有分工精细的种茶僧、薅茶僧、采茶僧、制茶僧,各司其职。再往前查,被后人称作“茶圣”的唐代陆羽,他的童年就是在晨钟暮鼓、袅袅香烟中度过的,他的第一位启蒙老师是竟陵龙盖寺的和尚。他就在这个环境中种茶、采茶、汲水、烹茶。

  茶佛千年,佛教与茶叶有缘,因此中国古代多数名茶都与佛门有关。如有名的西湖龙井茶,陆羽《茶经》说:“杭州钱塘天竺、灵隐二寺产茶。”宋代,天竺出的香杯茶、白云茶列为贡茶。乾隆皇帝下江南在狮峰胡公庙品饮龙井茶,封庙前18棵茶树为御茶。

  一屯溪绿茶站名松萝茶,是一位佛教徒创制的。明代冯时可一《茶录》记载:“徽郡向无茶,近出松萝莱最为时尚。是茶始于一比丘大方,大方居虎丘最久,得采制法。其后于松萝结庵,来造山茶于庵焙制,远迹争市,价倏翔涌,人因称松萝茶。”

  武夷岩茶与龙井齐名,属乌龙茶系,有“一香二清三甘四活”之美评。其中又以“大红袍”为佳。传说崇安县令久病不愈,和尚献武夷山茶,这位县官饮此茶后竟出了奇事,一百病全消。为感激此茶济世活人之德,县官亲攀茶崖,把一件大红袍披于茶树之上,故此茶以“大红袍”名之。不论此说是否合情理,武夷茶与佛门有缘则是真实无伪的。

  安溪铁观音“重如铁,美如观音”,其名取自佛经。普陀佛茶产于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浙江舟山群岛的普陀山,僧侣种茶用于献佛、待客,直接以“佛”名其茶。

  茶与佛教有缘的起始,大概与佛教提倡坐禅有关。世称茶有三德,其一就是坐禅时通夜不眠,佛教取这为已用。同时,僧侣们也视饮茶为一种幸福,是长寿之道。饮茶能达悟道,得到佛的庇佑。旧时杭州龙井茶室有这样一幅墨迹;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日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吃茶去”三字,至今仍作为日本一些著名茶室的招牌。

  感茶佛之千年缘,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题词:“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