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与下午茶

  想到下午茶,总要联想到过往的英国淑女,她们可不能象今天的曼哈顿女郎那样喝着马提尼大放厥词。她们更多是用小勺搅动精美瓷具中的奶茶,也许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一句微妙的言语,就可能象艾略特在诗中说的那样,搅动她们的宇宙。

  现代人朝九晚五地辛勤工作,午餐都是快餐式,哪里还有什么悠闲的下午呢。这倒也不是说现代人就不一起吃喝聊天,但是都被顺应现代节奏的方式取代了,比如下班以后去酒吧喝酒,其实也是解压。或者周末贪睡之后到饭馆吃顿早午餐----倒有些象中国的早茶,可以吃上一阵子。平日白天的交往呢,也有“powerlunch和ladywholunch的说法,powerlunch,权力午餐,显而见吃起来是很累的,因为是谈正事的。ladywholunch,午餐女士,是指那些富太太们,只有她们白天没事,穿着讲究地去吃慢悠悠的午餐,不过比起过往时代的淑女了,还是匆忙的多了。

  要说下午茶,现在伦敦纽约高级酒店里也不是没有,可是毕竟与下午茶配套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礼仪已经没了。度假的游客也许才能有懒散的闲情,所以下午茶成了高级茶馆高级酒店里的一个项目,别的时候还真没功夫也没兴致。旅游书会幽默说,“下午茶----英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之一,在如下饭店可以享用……”。在纽约也曾与朋友在第五大道的高级女装店HenryBendal喝英式的下午茶,这是古典townhouse改建的时装店,在三楼靠窗设置了茶座,购物之后喝杯茶吃些小点心,倒很是惬意,而且餐具讲究,点心也是标准的英国三明治和scone。美国人当年因为茶叶事件揭竿而起,摆脱了英国,所以茶文化毕竟不那么深入,还是喝咖啡的多,虽然咖啡呢又比不上欧陆的好。

  不过看奥斯丁小说改编的电影,或者反映维多利亚时代的电影,就不记得他们还喝什么别的。不知多少戏都是喝着茶说话。《艾玛》《理智与情感》,都有一场场的喝茶。那时代的淑女,当然不能象今天《欲望城市》中的女郎那样大晚上的跑到酒吧去喝什么马提尼。传统的英国人吃的一般般,可是特讲究仪式,所以把在家中喝茶弄得成了个事,茶具倒比茶和点心其实还更引人注目,因为茶不过是加糖加奶的红茶,点心也不过是scone,三明治,蛋糕等惯例的几种,倒是茶具摆得一桌,显得有滋有味,也成了英国传统的一种象征。

  说到维多利亚题材的电影,IvoryMerchant是拍维多利亚英美人的“专业户”,这个制片导演组合其实一个是印度人,一个是美国人。《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出来时很是新鲜,拍多了就让人觉得有些烦。后来改编福斯特小说《HowardsEnd》倒也受到好评,里面的两姐妹,是英国新旧之交年代的知识女性,是还能每天悠哉悠哉喝下午茶的最后一代了。即使家道中落,她们还是能在家里享受下午茶的。

  后来姐姐嫁给了资本家,她虽然是新女性,但是毕竟还没新到得自食其力的地步。而这部以反映英国阶级分明社会在上世纪之初的状态的小说,里面写了比两姐妹有钱的资本家,也写了比两姐妹低阶层的巴斯特夫妇,都有喝茶,用的茶具可就不一样了。对中上层阶级,喝下午茶除了需要,还是一种社交消遣,晚上8点还要吃晚饭的。而下层阶级两者就并到一块了。至于现在她们这样的姐妹,必得是职业女性,哪里还有功夫5点钟在家里喝茶吃点心呢?

  前两年有部电影《与墨索里尼喝茶》(TeawithMosolini),讲的是二战时佛罗伦萨的英美侨民的故事,如对意大利感兴趣可以一看,里面有不少意大利名胜的镜头。佛罗伦萨是爱好艺术的英国人的旅居之地,意大利人是喝咖啡而不喝茶的,所以喝茶就成了影片中那英国有钱老妇人的“英国性”的象征,墨索里尼敷衍她,也特地按照英国的方式请她喝了一回茶,而且是很戏剧性地推出茶具,使她对墨索里尼抱有幻想,后来意大利跟英国成交战国了,她终于发现即使跟墨索里尼喝过茶也没什么用,做为敌对国侨民,她和朋友们被集中了起来,而她被带走的时候,恰恰也是在喝茶,这时候谁还管什么茶不茶的,跟前面那场戏当然是呼应。

  说到下午茶,气氛总是女性的,因为它的传统由英国上流社会女性开始。旧时男性出外社交的机会更多,而女人们白天在家没事做,晚饭又吃得晚,所以下午茶自然就形成了,邀来好友,吃喝,聊天,显摆一下自己的趣味,都是同等的元素。英语中还有afternoontea与hightea之分,hightea中的高字可不等于hightea规格比下午茶高,反而是六点钟把茶与晚饭合并到一起吃喝的意思,更多是平民的习惯,桌上会加了面包奶酪鱼。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