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贡茶


  有一种普洱茶叫“女儿贡茶”,关于它的由来,民间野史有专门记载。
 
  据说,这种进贡给皇帝享用的茶饼非常昂贵,它的矜贵不在于茶汤的色泽有多瑰丽,口味有多醇和,唇齿有几度回甘,而在于采集的方式。
 
  这种茶的采集方式绮丽暧昧,它不是用手,而是用嘴巴摘取。首先,采茶人必须是清一色的处女。在男人眼里,处女纯净,全是未经凡尘的天使,像贾宝玉说的,她们是水造的肉骨,有天然的芳香。采茶时节,她们在茶树丛中穿梭,像一只只飞舞的彩蝶,衣袂带起阵阵清新的风。她们凑近茶树,用松针那样茂密的睫毛,扫去叶子上的露珠,然后伸出红色蜜饯一样的舌头,衔着茶树的新芽,衔咬而摘。这样,每片新茶都沾带着处女的口涎。
 
  男人是品茶的主体对象,男人趣味就是卖点。对他们而言,处女的口涎是无价之宝,这样采得的茶叶自然是人间极品。尽管此品的药效至今仍然语焉不详,但喝它的男人都感觉春意攻心,顷刻间浮想联翩,难以自持。
 
  这等好事不可能由普洱专美,其他茶种也纷纷效法“女儿贡茶”。有种贡品绿茶来历更玄,据说沾过处女的体液,这是野史的另一流派。何种体液?就是处女胸部的粉汗。茶叶怎么沾得上粉汗?原来,采茶的时候,每个女孩都用胸兜盛载着摘下来的茶叶新芽。尽管采茶场面一派诗情画意,但采摘茶芽毕竟是件体力活,女孩子们摘着摘着,不禁娇躯发热,香汗淋漓,汗水连随体温一起沁入胸兜,氤氲浸染着新采的叶芽,就这样给茶叶进行了无比金贵的第一道加工。
 
  说来说去,两种贡茶都与处女有关,之所以攀上价格高位,完全是男人想象力的抬举。换言之,令人啧啧称奇的,不是茶叶本身,而是男人旁逸斜出的想象力。当初一定有一位弄臣口舌生花,向皇上哄抬过处女口涎或粉汗的神奇功效,这种功效是形而上的,要嘴、脑并用,方能品出妙处。
 
  这样的“女儿贡茶”,万一落到女人嘴里,就是明珠暗投。啥香啥臭,女人寸心自知,口涎粉汗都不过是障眼法,一杯茶还就是一杯茶,多了那么些子虚乌有的“味料”,喝着只会徒添烦恼,哪有添香的份儿?
 
  但是,落到男人嘴里,一杯茶就是一杯欲望,杯中盛满狂乱的意念:里头有处女绸缎般的脊背,蜂蜜般的肩膀,花蕾般的乳房,柔软无瑕的四肢……男人对未成熟少女的阴暗癖好,犹如杯中袅袅升腾的热汽,难以遏止,又不便明目张胆,只好若隐若现。
 
  品“女儿贡茶”的第一秘诀是全神贯注,思绪凝聚,钻入非非之境。这一条,是我对野史的一点补充。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