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斗茶?

  斗茶,又叫“斗茗”、“茗战”,它是古时有钱有闲文化的一种“雅玩”。即比赛茶的好坏之意,是惠州传统民间风俗之一。斗茶始于唐代,始创于的广东惠州,又一说为以贡茶闻名于世福建建州茶乡。斗茶是每年春季新茶制成后,茶农、茶人们比新茶优劣的一项茶事活动。一场斗茶比赛的胜败,犹如一场球赛的胜败,为众多茶农、茶人所关注。唐称“茗战”,宋呼“斗茶”,名异而实同,都具有强烈的赛事色彩。什么是斗茶?

  到了北宋,“斗茶”已成惠州民间习俗,这又有东坡的诗文为证。东坡游罗浮,品尝了景泰禅师的卓锡泉,作《记》说:“岭外唯惠人喜斗茶,此水不虚出也!”此俗直至民国年间依然在惠城中盛行。斗茶是在品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品茶也称品茗,由主人邀请三五知己,将泡好的茶,盛在小酒杯一样大小的茶盅内,像饮酒那样细细品尝。斗茶则与此不同。斗,惠州话有争斗的意思,也有在争斗中逞强获胜之意。当时一个文化水平较高的私塾老师曾以“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来概括斗茶的涵义。

  参加斗茶的人,要各自献出所藏名茶,轮流品尝,以决胜负。比赛内容包括茶叶的色相与芳香度、茶汤香醇度,茶具的优劣、煮水火候的缓急等等。斗茶要经过集体品评,以俱备上乘者为胜。

  斗茶的场所,一般多选在比较有规模的茶叶店。这些店大都分前后二进,前厅阔大,是店面;后厅狭小,兼有小厨房——便于煮茶。有些也兼有房间,老板家人也住在里头。当然,一些街坊、工友好此道者,几个人小聚谈到茶道,也有说斗就斗的。有些人家有较雅洁的内室或花木扶疏的古旧庭院,或其家临江、近西湖的,便都是斗茶的好场所。

  斗茶多选在清明节期间,因此时新茶初出,最适合参斗。斗茶的参加者都是饮茶爱好者自由组合,多的十几人,少的五六人,斗茶时,还有不少看热闹的街坊邻舍。如在茶店斗,则附近店铺的老板或伙计都会轮流去凑热闹,特别是当时在场欲购茶的顾客,更是一睹为快。

  宋代是极其讲究茶道的时代,上起皇帝,下至士大夫,无不好此,并著书立说,加以理论化。如风雅皇帝宋徽宗赵佶撰《大观茶论》,蔡襄撰《茶录》,黄儒撰《品茶要录》……社会上一些文人雅士也流行一种“斗茶”的生活情趣。据宋、明人写的笔记记述,斗茶内容大致包括以下三方面:斗茶品、行茶令、茶百戏。

  斗茶品。二人或多人共斗,主要是两方面:一是汤色,即茶水的颜色。“茶色贵白”,“以青白胜黄白”(蔡襄《茶录》)。二是汤花,即指汤面泛起的泡沫。决定汤花的优劣有两项标准:第一是汤花的色泽,汤花的色泽与汤色是密切相关的,因此两者的标准是相同的;第二是汤花泛起后,水痕出现的早晚,早者为负,晚者为胜。

  如果汤花细匀,有若“冷粥面”,就可紧咬盏沿,久聚不散,这种最佳效果名曰“咬盏”。反之,汤花泛起,不能咬盏,会很快散开。汤花一散,汤与盏相接的地方就会露出“水痕”(茶色水线)。因此,水痕出现的早晚,就会成为汤花优劣的依据。

  有时茶质虽略次于对方,但用水得当,也能取胜。有时用同样的水煎茶,最能检验茶质优劣。这种斗茶,必须了解茶性、水质,以及煎后效果,不能盲目而行。宋代范仲淹有首《斗茶歌》说得好:“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芝兰,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

  行茶令。茶令如同酒令,主要用以助兴。宋人王十朋有诗云:”搜我肺肠茶助令。”自注说:”予归,与诸友讲茶令,每会茶指一物为题,各举故事,不通则罚。”(见王十朋《梅溪文集》前集四《万季梁和诗留别再用前韵》)当然,所举故事内容必与茶相关相涉,可以互问互答,答错便输,输者只能闻闻茶香,眼巴巴只好看赢家品味香茗,也算聊以自慰罢。宋代”词中大家”(清王士祯语)李清照与其金石家的丈夫赵明诚有搜访古器图籍的共同爱好,这对贤伉俪在严肃治学中也时有高雅情趣的遣兴,那便是行茶令。

  从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和他们的诗词以及赵明诚的题跋中,都时时处处提到茶。可见李、赵之娴于”斗茶”技艺,因而在比赛彼此记忆力时也自然接受了”斗茶”风习的影响。但十有八九赵不敌李,常以败北而告终。

  茶百戏。茶百戏即”分茶”。宋人杨万里的《詹庵座上观显上人分茶》,专咏茶百戏。其诗云:

  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

  蒸水老禅弄泉水,隆兴元春新五爪。

  二者相遭免瓯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纷如擘絮行太空,影落寒江能万变。

  银瓶首下仍尻高,注汤作字势嫖姚。

  究竟采用什么方法,使盏面茶汤出现怪怪奇奇变幻无穷,今天已不能起宋人于地下而请其现身说法,但在当时不乏见之于笔记杂著中。如宋陶谷《荈茗录》所记:”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这当然只是大体形似,于想象中得之。同书还记载有位福全和尚善于分茶,”能注汤幻茶,成一句诗,并点四瓯,共一绝句,泛于汤表。”则更神乎技矣。

  宋人斗茶之风的兴起,与宋代的贡茶制度密不可分,民间在向宫廷贡茶之前,以斗茶的方式评定茶叶品级等次,胜者作为上品进贡。斗茶分割出来独立作为一项游戏,当时只局限于文人雅士之间。元代以后,此风渐推向民间,至晚清复归消歇,因为这毕竟属于士大夫阶层和有钱复有闲的”精神贵族”的一种”雅玩”,老百姓忙著管住一副肚肠还来不及,哪来这种闲情逸致!

  不过,无论如何,中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茶,又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叨陪末座的”七件事”之一,并且早已成为炎黄子孙的”国饮”,无论从物质到精神,茶已成为人们”不可一日无此君”的亲密伴侣。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