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与茶

  赵佶(1082~1135年),即宋徽宗,神宗赵顼第十一子,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即皇帝位。宋徽宗在位期间,朝政腐朽黑暗。但他工书画,通百艺,在音乐、绘画、书法、诗词等方面都有较高的修养,对茶艺也颇为精通。他以皇帝之尊,编著了一篇《茶论》。后人称之为《大观茶论》。御笔作茶书,在我国历代帝王中是仅有的一个。
 
  《茶论》有序、地产、天时、采择、蒸压、制造、鉴辨、白茶、罗碾、盏、筅、瓶、杓、水、点、味、香、色、藏焙、品名和外焙二十目。从茶叶的栽培、采制到烹点、鉴品,从烹茶的水、具、火到色、香、味,以及点茶之法,藏焙之要,无所不及,都一一作了记述,有的至今尚有借鉴和研究价值。
 
  “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中澹闲洁,韵高致静,则非遑遽之时可得而好尚矣。”宋徽宗认为茶是灵秀之物,饮茶令人清和宁静,享受芬芳韵味。他自己嗜茶,提倡人们普遍饮茶。
 
  皇帝提倡,群臣趋奉。一些王公贵族,文人雅士,不仅品茶玩赏,而且想方设法翻弄出不少新的花样。当时流行“斗茶”,宋徽宗在《大观茶论?序》中描绘说:“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竟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闺之精,争鉴裁之别。”这“斗”出来的上品便是贡茶。
 
  由此,斗茶之风日盛,制茶之工益精,贡茶名品亦随之大增。仅设于福建武夷山区的北苑御茶院,贡茶品目就多达50余种。如此众多的贡茶,供皇帝御用,其实都是实物赋税,使茶农不堪负担。当时有说:“下民疾苦中,惟茶盐法最苦。”
 
  宋代还兴一种叫“分茶”的游艺。北宋初年人陶谷在《瞧茗录》中就有记述:“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散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茶百戏。”据说,有个叫福全的佛门弟子,号称有“通神之艺”,能注汤幻茶成一句诗,若同时点四瓯,盏面可幻成一绝句。至于幻变一些花草虫鱼之类,唾手可得。因此常有施主上门求观。福全颇有点自负,自咏曰:“生成盏里水丹青,巧尽工夫学不成。却笑当时陆鸿渐,煎茶赢得好名声。”宋徽宗这位“通百艺”的皇帝,也擅分茶之道。对此,蔡京在《延福宫曲宴记》里曾作了详细记述。
 
  当时,为了便于在“斗茶”和“分茶”中观赏茶面上的白沫变化,斗试者们对茶具选择更加讲究,普遍用黑釉器。这样,以黑衬白,当然最为适宜。宋徽宗对茶具的选择也很在行,在《茶论》中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他推崇的这种茶盏,外饰细长的条状纹,条纹在黑釉的陪衬下闪烁出银光,状如兔毫,故而又称作“兔毫盏”。宋徽宗为满足自己的享用,除在汴京(今河南开封)置官窑烧造外,还把钧窑(河南禹县)也定为官窑,专为宫廷烧造御用贡瓷,禁止民间收藏。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