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红茶情

  当餐厅侍者问我:“先生,您要咖啡或是红茶?”我几乎都是毫不考虑地点叫后者。

  如此选择,与其说我喜欢茶的味道,还不如说我更喜欢喝茶时的气氛与感觉,以及因为红茶,所让我联想到很是宽广的红茶世界。我对茶有所偏好,跟曾经多次前往英国旅游,多少住过一段时日不无关系。

  既然去游玩,当然得住旅馆。英式旅馆的特色之一,就是房间内一定会摆着煮开水用的电热水壶、一整套(通常为四人份)的茶具,以及一大叠分类整齐,至少包括四种品牌茶叶的茶包。不管你如何使用都不需要另外付费,而且第二天,服务人员一定将用掉的茶包补充齐全。

  记得第一次住进时,见到如此规模庞大的泡茶阵势还真吓了一跳,心想,一天怎么可能喝得了那么多?尔后比较了解英国人的饮茶文化后,我就知道一定喝得完,如果按照正统的英国喝茶模式,那一叠茶包实在不够看,恐怕还没到晚上,就得请旅馆服务员补充了。何谓正统的英国喝茶模式?下午茶恐怕是大家最为耳熟能详的,实际上,下午茶只是其中之一,在这之前,其实已经喝掉三摊,分别为:刚起床时就要喝的早茶,吃早餐时所喝的早餐茶,以及在午餐前喝的十一点钟茶。现在就从一般人较陌生的早茶说起。

  坐在床上 享受早茶

  按照英文直译,早茶应该在清晨喝。那究竟是什么时间?六点、七点?是指天已经亮了,还是刚破晓的时间呢?当某位富裕朋友的管家,慎重有礼地用抑扬顿挫的口音问:“先生,明天需不需要早茶?”而我初次听到这个很像专有名词,但又词意不明的英文字时,还真是颇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天知道这种茶该怎么喝?如果答应了,他会不会在清晨将我叫醒,然后去喝所谓的“早茶”呢?

  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后,管家告诉我:“先生,您只要拉拉床头垂下的绳子,我就会将早茶送到您的房间。”

  这句话总算让我比较放心。至少我已经知道:早茶绝对是在我醒来后才喝,而且喝茶的地点就在我房里。

  第二天清早醒来,我马上依言拉动床头的绳子。五分钟后,管家已经一身西装革履地端着整盘早茶进入我房里。我想起身接过,他立即开口请我坐着别动,然后将整个茶盘--不,应该说是有矮脚的茶几放在床上,就刚好放在我身体的正上方。原来早茶是舒舒服服坐在床上享用的,连床都不必下呢!

  虽然早茶内容只有一壶红茶和两片小圆饼,但才睁开眼就能躺坐在床上享用热腾腾的加奶红茶,礼数真是周到得叫人感动不已。

  那是我第一次喝早茶,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后来我曾经跟另一位住在伦敦的朋友聊起:“恐怕只有富豪才喝得起英式早茶,一般人哪有这等荣幸,获得这样的伺候呢?”

  没想到他很不以为然地回答:“寻常人士还是可以喝啊,当先生的可以泡茶给太太,太太也可以泡给先生,两个人在床上一起喝,一起迎接新的一天到来。”

  不过他也补充:“一般上班夫妻,平常大概也找不出这种时间呢,只能在周末假日喝喝罢了。”除非是自己泡,或是有亲密的人很乐意地去帮你服务,否则很是美妙的早茶还真是难得享受。绝大多数英国人所喝的都是早餐茶,我待在英国的每一天,也几乎都喝得到。

  优雅的早餐茶与简速的十一点钟茶所谓早餐茶,就是在吃早餐时所喝的茶。但它的正统喝法,不是一边吃早餐一边喝茶(当时应该先喝的是牛奶或果汁),而是在吃完冷盘后才喝。如果很多人同桌吃早餐,那就是泡壶茶由大家共享。喝茶时,还是以稍微烤过、横切涂满牛油或些许果酱(也可以两者一起涂)的英式烤饼佐茶。尽管我的朋友认为将“吃早餐”与“喝茶”混在一起,实在欠缺优雅,但他也坦承的确有不少现代人,已经在形式上将早餐与茶分别简化,或者合而为一,以节省时间。

  至于十一点钟茶,内容就跟早茶一样简单,它只是英国人在午餐前预先填填肚子的茶点而已(英国人吃午餐的时间通常较晚,吃的分量也不多)。我曾多次见到伦敦人在工作场所喝这种十一点钟茶,那种匆忙的喝法,恐怕会令讲究红茶品味的人皱眉。

  不管早茶或早餐茶,都得先泡在壶里,再倒进下窄上宽的有柄茶杯享用。这也是冲泡及喝红茶的基本物件。但某些人所喝的十一点钟茶,已经简化到用马克杯装盛热水,并将茶袋直接投进杯里。我想这是因为正在上班,有所不便的权宜之策吧。

  华美的下午茶文化

  在分秒必争的伦敦都会,不是每个人都有闲情逸致去摆开阵势,悠哉享受宛如19世纪生活的早茶、早餐茶、十一点钟茶。那时代的英国人,喝法最为正式隆重,无论形式与实质,都能展现出英国红茶那种华丽及优雅精神的,就是下午茶。当他们与朋友聚会,邀约一起喝下午茶时(尤其是具有社交意义的下午茶),绝对不可能随便为之。过程中,从茶叶的选用、茶具品质、冲泡要领、摆设方式、场地气氛等等,均有所讲究。遇上精研此道的茶痴,每一项都能说出长篇大论的道理。

  先从茶叶说起。在伦敦,即使是一般的红茶店,通常也兼卖茶具(例如怀塔连锁店),红茶的种类就已经琳琅满目到让你不知该从何挑选。如果,你进去的是福托姆.梅森这家以自创品牌红茶闻名的百货公司,或是像川宁这种开设于1706年的老店,保证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地瞠目结舌,甚至怀疑架上所陈列的那一罐罐、一包包、一袋袋、一瓶瓶包装精美,而标签各有不同的玩意,真的都是红茶吗?红茶商品的种类有这般复杂吗?再听听店员与顾客的对话,通常面对面只谈天气的老英,这时会问起茶的产地?几月采收的(茶的号数)?混合比例如何?口感怎样?与这相同的对话也会在下午茶的场合里出现。那画面可能是客人喝了一口茶之后,闭目深思,接着开始称赞茶叶的口感,然后主人便很自豪地引经据典解释起来。

  在这里,我可能得说明一下“混合的比例”。许多款红茶,其实都是将不同产地、不同季节或不同特性的茶叶,依不同比例相互混合。像我们比较熟悉的伯爵茶,其实是以中国茶叶为主、印度茶叶为辅,再加上一种名叫佛手柚的精油熏制而成。英国红茶公司都聘请专业的茶叶鉴定师为其调制混合茶,因此各家公司的产品各有特色。在著名的混合茶中,颇受英国人欢迎,对观光客而言也是很容易买到的,是哈洛斯百货公司所出品的哈洛斯14号混合茶。

  当然不是每个人家里,都能辟建出栽种四季花木的庭园,春天看看郁金香、黄色水仙花,夏天欣赏蔷薇、向日葵,如此一边赏花一边进行下午茶(甚至是在庭园里的维多利亚式木造凉亭里喝茶赏花)。这种英国古典剧里常见的画面,绝对是喝下午茶的最理想环境。但是几人得享如此尊荣呢?不过没关系,只要主人具有慧心巧思,寻常空间一样可以经营出很有品味,很是华美、温馨的喝茶环境来。

  关于下午茶气氛的酝酿、情调的培养,英国人做得既用心又彻底,连一丝细节也不放过。例如:某回我受邀到住在伦敦市内马里波恩的友人家喝茶,这一带属于高级住宅区,他的房子布置得有模有样,我看在哪个角落进行下午茶,都很有高雅浪漫的品味,但他坚持,一定得到某房间的窗台前喝,因为在那里,才可以清楚看见摄政公园的大片绿草地与树林。

  还有,屋子只能称为“普通”的主人,可能会很认真地告诉你:墙面上那幅画,眼前的茶具,甚至铺在下面这方桌巾,各有哪些特色与典故。喝红茶,其实是不太需要糖罐,更用不上古代贵族叫唤仆役所用的手摇铃,但主人仍然煞有介事地摆在桌上,说这也是必要的摆设之一,能让整体的模样,搭配得更加协调、好看。我曾经很怀疑地请教:“如果你一个人喝下午茶,也会摆出这些小玩意吗?”对方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这是一种乐趣,而且下午茶就是要这样喝嘛。”

  红茶的口味,每个人的感受或许不同。它的等级差别,好不好喝,固然会有所谓的“专家意见”,但对饮茶者而言,这只是风仁见智的评定,重点还是在于自己适不适合。

  茶杯里的内涵

  我爱红茶,所喜欢的当然不只杯中那些红色的液体,还包括因为要喝它,所构建出的一切物质环境。这就像你到伦敦的丽池大饭店喝下午茶,会让你特别感兴趣与感动的,应该不是你所喝的茶口味如何,而是精美的茶具,豪华的厅堂,谨慎恭敬的侍者,甚至盛装在你周边喝茶的红男绿女……。不过,还是有超出物质环境以外的事物,那是在喝红茶时,可以一并见到的英国人很得体、很成熟,注重品味与美感,并知晓该如何经营的生活态度。

  我想,这就是一种文化吧。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