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茶文化探究

  《红楼梦》中的茶文化探究
 
  《红楼梦》对茶有突出的描写。作者将茶的知识、茶的功用、茶的情趣,全部熔铸于,《红楼梦》中,其描写茶文化篇幅广博,细节精微,作用巨大,蕴意深远;文采斑斓,远远超乎中国所有古典小说之上,为中国小说史上所罕见,以致有人说:“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
 
  《红楼梦》描写的是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茶文化,幽雅的茶事显得富贵豪华。富贵人家喝茶,他们当然喝的是上好的茶。首先是六安茶。小说第41回《品茶栊翠庵》中,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六安茶产于安徽六安县霍山,与龙井、天池并名,为清代贡茶。其次是“老君眉茶”,也出自于该书第41回,是妙玉为贾母特备的一种名茶,一般认为指的是产于洞庭湖的“君山银针”。该茶嫩绿似莲心,清香淡味,最受文人墨客欢迎。清代也将其作为贡茶。这位长寿贾母喝着这象征长寿的轻君眉,当然会很高兴。第三是普洱茶。小说第63回《寿怡红开夜宴》,林之孝向袭人索取“普洱茶”,晴雯说的“女儿茶”也是普洱茶的一个品种,是盛行清代宫廷和官宦人家的名贵贡茶。第四是龙井茶,小说第82回,宝玉读书回来,急急忙忙去潇湘馆见林黛玉。只见“黛玉微微一笑,因叫紫鹃:‘把我龙井茶给二爷沏一碗,二爷如今念书了,比不得里头。’”一杯散发清香的龙井茶,盛满了黛玉对宝玉的浓情厚意。第五是枫露茶,这是宝玉最喜欢喝的一种名茶,很可能是曹雪芹杜撰的一种超凡脱俗的名茶珍品,以烘托主人公宝玉的不凡,见于小说第8回《奇缘识金锁》:……这枫露茶也确实不平凡,二般茶泡了三四道,早已味同嚼蜡,这茶才刚刚出色出味。第六还有一种外国名茶,名叫暹罗国茶,第25回《通灵宝玉蒙蔽遇双真》中,王熙风给大观园少爷小姐们送了暹罗国进贡的茶叶,自然显,得珍贵。还有种名叫“千红一窟”的仙茗,那更是作者艺术杜撰,一般人是无法消受的,只有宝玉在梦中才能品尝。说的是宝玉在秦可卿的房中昏昏睡去,梦见一位警幻仙子为他引路至太虚幻境,大家人座,小丫环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淳异味,纯美非常,因又问何名?警幻道:“此茶出自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红一窟。”
 
  以上7种名茶,泡出来的茶水颜色微绿,清澈如镜,其味道也清香纯正,甘润解渴,乃茶中之珍品。除千红一窟和枫露茶外,其余5种都是贡茶,不但有本国的贡茶,而且还有外国的贡茶,反映了清代主要贡茶和名茶的现状,堪称是一份“清代贡茶录”。另外,《红楼梦》所写的茶,大多不是绿茶,而是红茶和花茶,这与北京天寒,社会上不讲究喝绿茶,而专喝红茶、花茶有关。
 
  “名茶还须好水泡”,这是茶圣陆羽的饮茶经验谈。在《红楼梦》书中,烹茶之水尤为讲究,并被人们喻为广大雅趣。贾宝玉《冬夜即景》的诗中曰:“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妙玉招待黛玉、宝钗、宝玉喝茶,烹茶的水是她五年前收的梅花雪。此梅花雪贮青瓷罐里,挖地三尺埋入地中,夏天取用。雪本是纯净高洁的,加上梅花高雅傲雪的风范,烹出来的茶汤,令人深感雅韵悠然,无限神往。饮茶这般讲究的境界,可见中国茶道的不一般了。
 
  有了名茶好水,还要讲究烹茶艺术。《红楼梦》对此也有描写:”妙玉自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曹雪芹在这里虽未写明用什么燃料,但一般用橄榄核成炭火烧水泡扶最佳。而且名茶冲泡要掌握好开水温度,一般宜用七八十度开水冲泡,使茶叶清醇幽香,茶叶品质又不受损坏。这些描述,不禁令人赞叹,作者深得饮茶之道。
 
  《红楼梦》中的茶文化探究
 
  《红楼梦》对茶有突出的描写。作者将茶的知识、茶的功用、茶的情趣,全部熔铸于,《红楼梦》中,其描写茶文化篇幅广博,细节精微,作用巨大,蕴意深远;文采斑斓,远远超乎中国所有古典小说之上,为中国小说史上所罕见,以致有人说:“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
 
  《红楼梦》描写的是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茶文化,幽雅的茶事显得富贵豪华。富贵人家喝茶,他们当然喝的是上好的茶。首先是六安茶。小说第41回《品茶栊翠庵》中,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六安茶产于安徽六安县霍山,与龙井、天池并名,为清代贡茶。其次是“老君眉茶”,也出自于该书第41回,是妙玉为贾母特备的一种名茶,一般认为指的是产于洞庭湖的“君山银针”。该茶嫩绿似莲心,清香淡味,最受文人墨客欢迎。清代也将其作为贡茶。这位长寿贾母喝着这象征长寿的轻君眉,当然会很高兴。第三是普洱茶。小说第63回《寿怡红开夜宴》,林之孝向袭人索取“普洱茶”,晴雯说的“女儿茶”也是普洱茶的一个品种,是盛行清代宫廷和官宦人家的名贵贡茶。第四是龙井茶,小说第82回,宝玉读书回来,急急忙忙去潇湘馆见林黛玉。只见“黛玉微微一笑,因叫紫鹃:‘把我龙井茶给二爷沏一碗,二爷如今念书了,比不得里头。’”一杯散发清香的龙井茶,盛满了黛玉对宝玉的浓情厚意。第五是枫露茶,这是宝玉最喜欢喝的一种名茶,很可能是曹雪芹杜撰的一种超凡脱俗的名茶珍品,以烘托主人公宝玉的不凡,见于小说第8回《奇缘识金锁》:……这枫露茶也确实不平凡,二般茶泡了三四道,早已味同嚼蜡,这茶才刚刚出色出味。第六还有一种外国名茶,名叫暹罗国茶,第25回《通灵宝玉蒙蔽遇双真》中,王熙风给大观园少爷小姐们送了暹罗国进贡的茶叶,自然显,得珍贵。还有种名叫“千红一窟”的仙茗,那更是作者艺术杜撰,一般人是无法消受的,只有宝玉在梦中才能品尝。说的是宝玉在秦可卿的房中昏昏睡去,梦见一位警幻仙子为他引路至太虚幻境,大家人座,小丫环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淳异味,纯美非常,因又问何名?警幻道:“此茶出自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红一窟。”
 
  以上7种名茶,泡出来的茶水颜色微绿,清澈如镜,其味道也清香纯正,甘润解渴,乃茶中之珍品。除千红一窟和枫露茶外,其余5种都是贡茶,不但有本国的贡茶,而且还有外国的贡茶,反映了清代主要贡茶和名茶的现状,堪称是一份“清代贡茶录”。另外,《红楼梦》所写的茶,大多不是绿茶,而是红茶和花茶,这与北京天寒,社会上不讲究喝绿茶,而专喝红茶、花茶有关。
 
  “名茶还须好水泡”,这是茶圣陆羽的饮茶经验谈。在《红楼梦》书中,烹茶之水尤为讲究,并被人们喻为广大雅趣。贾宝玉《冬夜即景》的诗中曰:“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妙玉招待黛玉、宝钗、宝玉喝茶,烹茶的水是她五年前收的梅花雪。此梅花雪贮青瓷罐里,挖地三尺埋入地中,夏天取用。雪本是纯净高洁的,加上梅花高雅傲雪的风范,烹出来的茶汤,令人深感雅韵悠然,无限神往。饮茶这般讲究的境界,可见中国茶道的不一般了。
 
  有了名茶好水,还要讲究烹茶艺术。《红楼梦》对此也有描写:”妙玉自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曹雪芹在这里虽未写明用什么燃料,但一般用橄榄核成炭火烧水泡扶最佳。而且名茶冲泡要掌握好开水温度,一般宜用七八十度开水冲泡,使茶叶清醇幽香,茶叶品质又不受损坏。这些描述,不禁令人赞叹,作者深得饮茶之道。
 
  茶礼茶俗是《红楼梦》茶文化描写中的重要部分,大约分为以下几类:
 
  似茶待客。《红楼梦》中凡是有亲戚朋友来,一般都有以茶待客的描写。贾母、宝玉等人到翠栊庵,妙玉以各种名茶、名水、名茶具招待客人。第26回,贾芸进见宝玉,袭人端了茶来,贾芸忙站了起来,笑道:“姐姐怎么替我倒起茶来!”第1回,甄士隐命小童献茶,招待贾雨村。第3回,王夫人命丫环捧茶招待刚来贾府的林黛玉。最为隆重的以茶待客之礼是元妃省亲的时候。这位皇妃娘娘回归贾府时,礼仪太监请元妃升座受礼,顿时两旁奏乐声起,随即举行“茶三献”隆盛礼仪。每一次献茶都要叩头礼拜,三献之后,元妃随即降座,奏乐方止。
 
  以茶作祭。茶祭自古以来就是丧礼的重要部分。《红楼梦》中亦有茶祭的描写,郊第14回,秦可卿死后,王熙风向办理丧事的仆人交代了六项任务,其中之一就有“贡茶”一项。第15回,当秦氏的灵柩停在铁槛寺里时,和尚也要向亡人奠茶。第58回,贾宝玉听说演小旦的演员药官死了很是悲痛,即以清茶一杯祭亡灵。
 
  以茶定亲。婚礼中茶是少不了的物品。男方送给女方的聘礼叫作“下茶”、“茶礼”,女方吃了男方的茶,就表示已定亲。《红楼梦》第25回,王熙风在怡红院遇见林黛玉,就问起日前赠送遣罗国茶是否品尝了。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茶叶,就来使唤人了。”风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众人听了一齐笑了起来。
 
  以茶赠友。将茶叶作为礼品送给亲朋好友,在中国古代是民见不鲜的事。《红楼梦》中也有不少记载。第24回写王熙风送暹罗贡茶给林黛玉。第26回写宝玉给林黛玉送茶。丫头佳蕙笑道:“我好造化,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丫头呢。见我去了,林姑娘抓了俩把钱给我,也不知多少。”林黛玉奖赏送茶丫环,是表示对宝玉的谢意,其中茶叶所蕴涵的脉脉深情,只有他们两人才能领会。
 
  饮茶之道还讲究配以杯、壶、盘成套茶具。《红楼梦》多处描述种种精美的茶具,可谓是古今茶具文化的一次博览会。先说一般的茶具,小说中几乎每一位富贵人家居室里都摆着一套精致的茶具。如贾母的花厅上,摆设洋漆茶盘里就放着旧窑十锦小茶杯。王夫人居坐的正二室里,也是茗碗瓶茶具备。女婢们用精致的茶盘托着茶盅为主人客人送茶,如宝玉的女仆袭人就用“连环洋漆茶盘”送茶水。连元妃奖给贾府兄妹的灯谜奖品也有茶具,一柄茶筅。这些茶具都极为精致,反映了富贵人家的豪华气派。
 
  更使人目炫心惊的是妙玉栊翠庵里茶具。仅贾母、宝玉、黛玉采到栊翠庵,妙玉就拿出10种不同的茶具招待客人。一是给贾母献茶用的“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二是这小茶盘里装着成窑五彩小盖盅,这是明代成化午间景德镇官窑所产的茶具,妙玉亲自以此茶具献茶给贾母,正寓意着“去龙献寿“的含义,表示对这位寿高福厚的老寿星的尊敬;三是给随贾母同来的众人的茶盏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四是煮茶的风炉;五是煮茶的茶壶,妙玉亲自在风炉上煮茶,想必这茶炉茶壶也很精致;六是妙玉贮藏梅花雪水的“鬼脸青”茶瓮。这些可都是古奇珍玩,摩挲这些茶具,你不自觉就有一种古意翩然之感,这些茶具积淀了多少文化底蕴?用这些茶盏饮茶,稍稍一呷,就呷出一个远古芬芳,翻开古今中外茶具谱,有哪一种茶具能与之相媲美?
 
  茶味服从于艺术,艺术融入于茶中,让人们品出茶中之味,艺术之味,这正是曹雪芹的一大绝招。《红楼梦》里有不少茶诗茶联,以茶入诗词,风格独特,充满浓厚生活气息。如第50回芦声雪庵十一美争联,宝琴与湘云对成一联:“烹茶水渐沸,煮酒叶难烧。”第16回中,宝玉为潇湘馆题联:“宝鼎茶因烟尚绿,幽窗棋罢措犹凉。”第23回的《四时即事诗》四首中,有三首与到品茶,趣味盎然。如《秋夜即事》诗云:“静夜不眠用酒渴,沉烟重拨素烹茶。”这些咏茶诗(联),把《红楼梦》中的“茶道”推向了高潮,具有极大艺术魅力,反映了我们华夏民族历史久远的饮食文化。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