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人喝茶的那些小趣事

 

  宋代官府实行“榷茶”,即对茶叶施行专卖制度。宋室南迁之后,出于“养兵”故,“榷茶”更为严厉,茶课成了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之一。如高宗末年国家财政收入为5940余万贯,茶利占6.4%,孝宗时为6530余万贯,茶利占12%,由此可见茶课之丰厚,而士民负担却重得惊人。尽管如此,南宋士民依然苦中寻乐,在喝茶的习俗上为我们留下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谁说南人不煎茶?

  孝宗乾道年间,有人讥讽说“南人未知煮茶”,还写了小品文刊登在临安的“小报”上,估计作者是北方人。老百姓不认字,倒还不怎么样,读书人坐不住了,纷纷拿起笔杆子造舆论进行反驳。陆游写诗称“汲水自煎茗”,“雪液清甘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言下之意,我陆游就是南方人,我一直就是煎茶喝的。果然不愧文人大家,一出手就力道惊人!

  岳家吃茶还悔婚。

  现在的南方人,未来女婿或媳妇上门,要给准岳父母或准公婆敬茶,喝了茶,亲事就算定了。

  可南宋人不是,他们喝了茶仍然不算数。如“东村定昏(婚)来送茶”,而田舍女的“翁媪”却“吃茶不肯嫁”。也就是说,邻村有个小伙子托媒人来送茶求婚,而女方家长则大耍赖皮,茶照喝,嫁女嘛,免谈。见过耍赖的,没见过这么耍赖的。

  不请喝茶要理论。

  客人光临寒舍,请喝茶是起码的礼节,这是现在。在南宋可不一样,由于茶叶是官府在专卖,和盐一样金贵,“不可一日无”。那个时候,来客敬茶的礼节在民间尚未形成,当然,上层社会是有此礼节的。有趣的是,赵炎在宋人笔记中居然发现一个农民也对此礼节很较真:“田客论主,而责其不请吃茶”。即有个种田的人去别家做客,就因为人家没有请他喝茶,他就找主人理论,责问主人为何不请他喝茶?

  租牛耕地也送茶。

  一般农民家庭养不起耕牛,到了春耕时节,得去地主家租牛。那么,南宋人租牛需要多少钱呢?答案是不花钱,“裹茶买饼去租牛”,裹点茶叶,再买一些饼子,送给地主,就可以把牛牵回家了。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因为土地本来就是地主家的。

  南宋土地兼并严重,所谓农民,其实自耕农极少,而雇农、佃农居多,本来就是给地主家干活,自然无需花钱租牛。送茶送饼,则是地主盘剥农民的又一种伎俩罢了。

  为了茶香费思量。

  南宋时的花茶已经很普及了,南宋人赵希鹄说:“木樨、*、玫瑰、蔷薇、兰蕙、桔花、栀子、木香、梅花皆可作茶。”但是,由于官府专卖,花茶作为稀罕消费品,老百姓根本喝不到,也喝不起。

  为了能喝到香茶,民间老百姓颇费了一些脑筋,“民间试茶皆不入香,恐夺其真。若烹点之际,又杂珍果香草,其夺益甚。”一方面,茶叶本来就有香味,如果加入自制的香料,怕损了茶叶原有的香味;另一方面,又羡慕富贵人家喝花茶,有人就在煮茶的时候,放入珍果香草,结果呢,煮出来的茶反而不像茶了。(赵炎)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