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古茶树的文化价值

  在世界上,中国是最早发现和利用茶叶的国家,茶的种植和利用过程中所产生的文化社会现象形成了中华文明中独具特色的茶文化。古茶树是中华茶文化的根,研究茶文化应该从古茶树的价值谈起。

  中华灿烂的文化遗产浅谈古茶树的文化价值

  人类对茶文化的研究时间还不长,相比之下茶的产生、发现和利用却是很久很久、因为茶树的产生是在茶树发现之前很久,茶树的发现却是在茶树的利用之前很久,茶树的利用又是在茶树见诸于文字之前很久。

  茶树所属的被子植物起源于中生代早期,而山茶科植物的化石的出现是在中生代末期,其中山茶属种群发生在中生代末期至新生代早期,所以植物学家分析认为,茶树起源至今已六七千万年了。在中国,茶的发观和利用始于上古时弋,“神农尝白草,曰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迄今已有5000年至6000年文字是人类进入文明叫代的象征,茶见诸文字是公九前200年左右,至今2000多年,可见,从茶树的产生——茶树的发现——茶树的利用——见诸于文字,其时间之漫长,空间之浩大。

  古茶树是人类个其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创造的一种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它的起源、进化、利用和传播等构成了古茶文化研究的—个重要内容。

  何谓古茶树?2005年3月在云南召开的古茶山国际研讨会上通过的《云南省古茶树保护条例》建议稿指出:山茶树是指分布于天然林中的野生古茶树及其群落,半驯化的人工栽培的野生茶树和人工栽培的百年以上的古茶园(林)。据统计,全世界的山茶科植物共23属,计380余种,而我国就有15属260种,其中大部分布在西南、云南现有野生型,过渡型,栽培型千年以上古茶树30余棵,占全国的40%以上,100亩以上连片古茶园面积达20余万亩,有古茶树王国之称的云南所拥有的野土型、过渡型和栽培型古茶树、古茶园,在中国和世界具有唯一性,是重要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只有重大的科学价值,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

  茶树起源的实物依据浅谈古茶树的文化价值

  茶起源于中国,自古以来为世界所公认。

  1824年印度阿萨姆省发现行野生茶树后,国际学术界曾产生过茶树原产地之争议,主流观点认为,有无野生茶倒是确定茶树原产地的重要依据,但不是唯—依据。应当把野生茶树的存在、发现和利用综合起夹分忻才能确定,中国是最早发现和利用茶的国家,这已为大量的史实所证明,而文物依据在当时却成了一个争议的焦点。随后大量的事实证明,我国有1O个省区198处有野生大茶树,最有说明力的是云南古茶树群的发现。

  1993年4月在云南思茅举办的第一届中国普洱茶叶节期间召开了“中国古茶树遗产保护研讨会”,九个国家和地区的181位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界的专家学者对占茶树、古茶园,特别是对澜沧邦崴古茶树进行了多学科的研究,根据生物进化和遗传与变异的理论,通过对茶树的分析和研究,专冢们认为,古茶树分为野生型、过渡型和栽培型,其中过渡型是较进化的野生型和较原始的栽培型的综合。邦崴古茶树是野生型和栽培型之间的过渡型古茶树,树龄已千年。与会专家还在微观上对邦崴古茶树的染色组型进行了分析研究,并与云南大叶种和印度阿萨姆种的核型进行了对比,发现邦崴古茶树堆型的对称性更高、根据植物染色体进化的理论,邦崴占茶树较云南大叶种和印度阿萨姆种更原始,起源更早,澜沦邦崴古茶树的发现和研究及其前后发现的勐海巴达野生型古茶树,镇源千家寨古茶树群,勐海南糯山栽培型古茶树,澜沧景迈山古茶园,构成了一个野生型、过渡型和栽培型的完整的茶树起源利用的体系。云南现已发现的古茶树、古茶园是研究茶树起源和利用的活化石,是证明茶树原产地在中国。中心云南的实物依据。

  我国六朝以来的茶史资料表明,中国茶叶最初兴起于巴蜀。古时巴蜀的范围较大,居住民族中除巴人和蜀人之外,还有濮人等许多少数民族。考古学专家黄桂枢先生通过对澜沦邦崴周围的新石石器考察和民族学资料研究,认为邦崴古茶树是古代濮人(布朗族先民)驯化的,经过驯化使野生型茶树可供人利用,使之成了野生到栽培之间的过渡型茶树,史料表明,澜沧景迈山的万亩古茶树倒是布朗族的祖先所栽培,在布朗族地方史《奔闷》中记载着他们的祖儿叭岩冷倡导种茶的史事,在古老的《礼先歌》中唱道:“叭岩冷是我们的英雄/叭岩冷是我们的祖先/是他给我们留下竹棚和茶树/是他给我们留下生存的拐棍”邦崴古茶树、景迈古茶园不仅对揭开人类发现和利用茶的历史内幕有重要的意义,而且还为研究澜沧江沿岸古代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和文化提供了新的内容。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处在兼营农、猎的混合式经济社会里,相信人在某一动物、植物或其它物件有亲缘关系的信仰观和物崇拜,对人的心理和社会产生过重要的影响。浅谈古茶树的文化价值

  古埃及人崇拜太阳,因为太阳是光和生命的源头。埃及文学史上有一篇最长最美的诗篇《太阳颂》,其中写道:“呵/伟大的太阳/生命的源头/东方/由于你的升起/显得光芒万丈/世界/经你略加装点/立刻容光焕发”。关于太阳创世,诗中写道:“伟大的造物主动/您为女人造卵/您为男人造精/您把精卵合成一个小生命,……”这是人类最早的有天物崇拜的文献。

  由于茶给人类带来健康、利益和文化享受,在我省一些少数民族中也有茶崇拜的史实。德昂族的咏茶古歌《达古达楞格莱标》(意即祖先的传说)中写道:“茶叶是崩龙(德昂)的命脉/有崩龙的地方就有茶山/神奇的传说唱到观存/崩龙人的身上还飘着茶叶的芳否”。关于茶的创世,古歌中写道:“……一百霉两片茶叶在狂风中变化/单数叶变成了51个精悍的伙子/双数叶化为25对半美丽的姑娘”,他们在茶神的指引下组建家庭繁衍后代。这既是一首咏茶古歌,也是中国的《太阳颂》、创世说。

  云南人学著名历史学教授林超民先生认为,对茶叶利益的追求,导致对茶树的崇拜,对茶树普遍的崇拜,又发展为对茶王树的崇拜,从而将茶崇拜推向新的高度和境界我省普洱茶古六大茶山,因茶而兴盛,以贡茶享誉京城,于是人们把茶当作“衣食父母”,举行茶王祭祀活动。人格化了的坤,不如神化了的人,这个人就是诸葛亮,这就是六大茶山普遍流传的“武侯遗种”、孔明兴茶的故事。茶崇拜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中华古茶文化的一大特色,它对开展我省茶文化旅游有重要的价值。浅谈古茶树的文化价值

  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们所追和珍视的,除了物质利益和感情生活,还应有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为此,我们不但要把人类所拥有的一切珍贵的自然、文化遗产保护下来,还要不断地修复和完善那些已经损坏的自然文化遗产,古茶树的保护就是其中一项重大的工程让古茶树,古茶园能在我们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上长久地拥有自己的位置。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