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茶馆与茶文化

  也许就是一夜之间,全国的各等城市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茶馆,就在许多不甘寂寞的年轻人还在为如何度过一个个无聊的夜晚而在大街上徘徊的时候,茶馆这种古老的、属于爷爷时代的大众休闲场所却已悄声无息的存在于我们生活的现代都市中。爷爷时代的老先生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没有灯红酒绿,没有纸醉金迷,在这个新世纪的初期,那些让人怎么也看不懂的浮躁一代居然在清静的茶馆中找到了精神的畈依。

  如果老爷爷们一时兴起,真的随意踱进街角某家看似古旧的茶馆,恐怕才能真正了解此“茶馆”非彼“茶馆”,这里的装修、服务、茶具、家什,当然还有那些后边添了几个“0”的价位,都会让爷爷们喳舌。是啊,风水轮流转,却无论如何也转不回从前两分钱一碗的大碗茶。

  追根探源,茶馆的的确确并不是一个新鲜去处。中国人自古就有饮茶的习惯,并且在长期的积累研磨中凝聚成了一种深邃的“茶文化”——随意,精致,清淡,冷静,中庸,儒雅,包容,空灵……这些都更符合中国人的精神品格。茶本身就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文化载体,茶馆也就成为中国历代文人墨客抒情感怀明志言情的绝佳场所。茶楼、茶肆、茶亭、茶坊,多少年来,中国的茶文化在大江南北演绎着各种风情,茶客们在种种屋檐下谈天说地,感物抒怀,好不痛快。

  中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即使是简单叙述恐怕也得洋洋洒洒不知几册书方能描述。而对于那些已将喝茶当作生活中一个必不可少环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茶叶、茶具、茶点这些需要耗费相当精力和财力的东西倒并不必十分讲究,只需邀上一、两知音三、四好友,清茶一杯,摆一响“龙门阵”,便觉十分的畅快。喝茶,品的便是这番随意。记得曾在家乡一条小街上发现一个老茶馆,门面颇不起眼,一幅对联却让人回味:“四大皆空,坐片刻无分你我;两头是路,喝一壶各自东西。”想想其中逍遥自在,感悟了,便觉是人生境界之洒脱极至。

  这类坐落在小城小巷里的茶馆大都不太讲究形式,进了门,找个空位坐下,自有跑堂的招呼上来,热情周到,价钱便宜,只需有“闲”,往往三五元甚至是毛儿块把就能打发一个半天。主人家也不嫌弃,新朋老友五湖四海能够汇聚于此,全靠的是个“缘”,这是何等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岂能用钱来计较?再想想,日本人把我们种茶的本事学了去,却没有学会我们喝茶的逍遥,庄子主张的“忘形忘我”、“大而化之”种种人生哲理,想必他们也是无论如何不能理解的。要不,他们怎么会把茶道发挥得精致如此以至到了繁琐的地步,从悬关(日式房屋的院子)就开始讲究,分分秒秒,坐姿品式,无一不成规成矩,诚惶诚恐地一天下来,人早已累得精神疲惫双眼朦胧,哪里还能品得出茶中滋味?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