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艺的历史

  “茶艺”一词最早出现于中国台湾,茶艺是人们对茶认识到了一定阶段,茶文化发育到成熟时期的产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排在最后,但饮茶之俗早在史前就有了。“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当时神农发现茶,还只是认识到茶的药用,如“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春秋战国至汉以前,茶是作食物用的,多制作羹汤饮食之,茶的药用和食用时期不存在茶艺。茶作为饮料比较普及是从汉代开始的。西汉王褒《僮约》中记有“烹茶尽道”“武阳买茶”,可见当时饮茶比较普及还有了茶市饮茶到唐代掀起髙潮,陆羽《茶经》里说:“汉有扬雄、司马相如,吴有韦曜,晋有刘琨、张载远、祖纳、谢安、左思之徒,皆饮焉。滂时浸俗,盛于国朝,两都并荆渝间,以为比屋之饮。”唐朝封演的《封氏闻见记》记载说:当时饮茶习惯“穷日尽夜,殆成风俗,始于中地,流于塞外”。当时茶已成为许多百姓生活中的日常之饮,饮茶风气的盛行,是茶艺诞生的基础。
 
  唐代陆羽总结了唐及唐之前的茶事生产,吸收唐代文人茶艺成果的基础上,创制了第一套成套的茶具,开创了中华茶艺的先河。陆羽主张精行俭德、修身养性的品茶精神,倡导人与自然相融的生态茶美学观。在陆羽毕生推广下,民间的腌茶、混饮之法退居其次。他博采众长,发展文人士大夫煮茶基础上创立的煎茶法逐渐被世人认同,并在文人士大夫中开始流行。据《茶经》介绍,煎茶法的程序有:备器、炙茶、碾茶、箩茶、择水、起火、候汤、投茶、育华、酌茶、啜饮、洁器、贮器等。至晚唐时,巳出现“点茶法”,丨即以茶瓶滴注而得名,其关键就是茶瓶。点茶法风行于宋代,故有“唐煎宋点”之说。
 
  蒙古族入主中原后,忽必烈在今北京建大都,开始学习中原文化,但由于游牧民族质朴豪放的秉性,对繁琐的宋代茶艺不感兴趣。而中原的士大夫处故国残破、民族压迫环境下,也无心以茶艺表现自己的风流倜傥,而是藉茶表现自己的气节,磨砺自己的意志,或表达抑郁之情。这两股不同的思想潮流,在茶文化中却暗暗契合,即都希望茶艺简约,返璞归真,这也是对陆羽所倡导的生态茶美学观的传承。于是,在制茶、饮茶方式上出现了重大变化,团茶数量剧减,散茶则大增。
 
  明代朱元璋洪武二十四年(^乂)罢造团饼茶,有力地推动了散茶的发展,泡茶法的方式开始流行,即直接用沸水冲泡的泡饮法,开创了后来流传至今的开水冲泡饮法的先河。在此基础上,简约的散茶茶艺变为整个社会的生活文化,普及到各个社会阶层,产生了五花八门,异彩纷呈的茶艺,如闽、粤、台的功夫茶茶艺,四川的盖碗茶茶艺,北京的花茶茶艺,杭州的龙井茶艺等。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湖南山灵水秀、文化底蕴深厚,历代以来人才辈出。在特定的自然、人文社会环境下,产生了经世致用、兼容并蓄的湖湘文化。也造就了湖南最鲜明的雅俗共享的文化。一座城市经历的时间越久,市民生活的传统,市井气息也就越积越浓厚,发酵成文化性格里显然的特征,一代一代传承了下去。吃不在精,在热闹,玩也不在精,同样在热闹。你看看长沙的茶楼酒肆,洗脚城麻将馆,里头是蒸蒸的人气。长沙人消费着这个时代,亦消费着他自己的生命。长沙人喜欢自己的自在,因有了自在,长沙人性情中更有本真。
 
  与此同时,高雅的文化在湖南也不乏追求者和生存的土壤,散落在三湘四水的古朴典雅的茶楼一直坚守着一份民族文化的从容,现巳渐渐被更多的年轻人所接受,在悄悄地改变和丰富人们的休闲生活方式,甚至精妙、雅致近于繁琐的茶艺也同样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审美趣味。
 
  湖南茶艺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正由历史上的自在随意走向五彩缤纷的文化艺术境界,充分体现出与经世致用一脉相承的一种兼容并蓄的拿来主义的文化精神,湖南几乎就成了中国民族茶艺的一个巨大的展示舞台。银苑的桃花江播茶茶艺,润华茶楼的成都铜壶盖碗茶艺,御茶园的闽台功夫茶艺,湖南茶叶有限公司的君山银针茶艺,怡清源的潇湘八景茶艺、石门夹山的禅茶茶艺、南岳的寿茶茶艺、益阳的“千两茶”茶艺等,不一而足,纷纷亮相于茶馆和各大会议及博览会上,甚至走出国门,成为展示湖湘文化的一扇大门。如今,湖南人民的生活中,茶艺又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责编:火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