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心比茶叶重要,从泡好一壶茶开始

喝茶的心比茶叶重要,从泡好一壶茶开始
  我从前在一家报馆上班,坐大办公室,是一百多人的办公室,光是打工的工读生就有好几位。
 
  在我们编辑台这边的工读生,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女,长得非常清秀可爱,同事都很喜欢她。她讨人喜欢的不是长相,而是性情,每天都好像怀抱什么样喜悦的秘密来上班,然后一直抱着秘密的微笑下班,她对待每一位同事都像兄姐,语调里有尊敬和体贴。
 
  我很少看到性情那么好的人。
 
  令我最难忘的是,她知道什么人是几点来上班,谁喜欢喝开水,谁喜欢喝茶,在最恰好的时间,她会泡一杯茶来。
 
  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发现桌上有一杯热腾腾的茶,天天都使我非常感动。我在还没有喝茶前,就会跑去跟她道谢:“小妹,真谢谢你呀!”然后就会看到一朵微笑像花儿开起来。
 
  报馆里的茶叶通常是粗糙不堪的,却因为她的细腻体贴,使我觉得那茶非常好喝。我时常对小妹说:“像你这么细腻的人,长大以后,世间哪有男子可以与你匹配呢?”
 
  后来,小妹因上学而不再来报社打工,我每天上班时,看到空的茶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怀念与感伤。
 
  如今,我离开报社也有十年了,上司与同事的脸都因为时间而模糊,但小妹的脸还非常清晰地越过时间,她泡的茶——那把粗茶泡得很好喝的茶——还常热腾腾地从心里涌出来。
 
  从那时候,我就知道泡好喝的茶不一定要好的茶叶,不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只要有细腻体贴的心和对待人的善意,再普通的茶里也有无尽的滋味。
 
  许多喝茶的人都不免会执著于用小壶喝茶,认为这才是“功夫茶”,用大茶壶或大茶杯泡茶的人是不会喝茶的,这是一个错误的见解。一个人用盖碗也可以泡出好茶,而大茶壶里也有特别的滋味。
 
  记得童年时代,乡间的十字路口,或寺庙车站的门口,都有大茶壶的“奉茶”,奉茶的茶叶都不会很好,是茶枝煮成的,也有一些是米茶、麦茶、决明子茶,但是用大碗一咕噜灌入喉中,一阵清凉到底。想到那些不知名的奉茶的人,他们用心煮茶,给过路人清凉的善心,就会非常感动。
 
  一直到现在,乡间的公园也有为人泡茶的人,他们带着一把大茶壶,几具玻璃盖杯,在乡下的凉亭冲茶给人喝,清晨或黄昏到那里去喝茶,一碟瓜子、一盘象棋,就会使我们感受到茶中也有情味。
 
  喝小壶茶,是明朝才开始的,明朝以前的人都以茶碗喝茶,寺院里则是用大茶壶喝的。想想,在唐朝数百人或千人以上的寺院,敲了木鱼或打了茶鼓,僧人鱼贯而入,排成几排,管茶的“茶头”和“茶座”,用一个大茶壶,倾注在茶碗里,大家安静地喝茶,提神静心以便等一下继续打坐修行,光是想想那样的场面就要令人动容。
 
  泡茶的人比泡茶的技术重要,喝茶的心比茶叶更重要。
 
  我曾经听过一个关于泡茶的故事:
 
  有一位女大学毕业以后,去应征文书的工作,被公司录取了,由于公司里没有文书的缺,经理就暂时安置她做泡茶的工作,领文书的薪水。
 
  一开始,她很开心,认为泡茶的工作简单,又可以领文书的薪水,很安心地为公司同仁泡了一段时间的茶。
 
  过了一年多,她心里开始嘀咕,自己是堂堂的大学毕业生,老是做着低三下四的泡茶工作,心里很不开心,不但端茶时表情郁郁,连泡出的茶也很难喝,弄得整个公司气氛僵硬,人心惶惶。有一天经理喝了一口茶就吐了出来:“堂堂大学毕业生连茶都泡不好,干脆离职算了。”
 
  少女听了很伤心,决定当天下午就提出辞呈。正在这时候,公司有一位重要客户来访,谈一笔数目很大的生意,经理便叫她泡茶出来招待客人。
 
  少女擦干眼泪,心想:“这可能是我在这家公司泡的最后一壶茶了,不如好好地泡,不要让人觉得我连茶也泡不好。”
 
  她非常专心细腻地泡茶,用灿烂的微笑端茶出去,客户只喝了一口就说:“呀!好久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茶了。能把茶泡得这么好的人,做任何工作都可以胜任的。”经理也喝了一口,久久说不出话来,这同样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和早上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故事的结局很好,公司做成一笔大的买卖,少女的辞呈被退回,立刻调任文书的工作。
 
  我喜欢的人生态度,是工作与泡茶是同一回事。一个能在泡茶时专心的人,工作也会专心。因此,泡茶给人喝是一种很好的供养,并不是卑微的事。
 
  我喜欢小壶茶、盖碗茶、大壶茶都能泡得很好,并且有好心情去喝。摆在我们眼前的小茶壶,可以为三五知己而倾注,如果我们能尽心地去爱朋友、体贴朋友,泡起人生的这把大茶壶就容易得多了。
 
  偶尔会想起十六年前为我们泡茶的小妹妹,她现在也是中年的人了,一定也经验了一些沧桑。我想,她一定很幸福地生活着,一直有花样的微笑。因为我深信:
 
  “能把茶泡得那么好喝的人,做什么都会成功的吧!”
责编:深水鱼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