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贡茶,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由于北苑贡茶精美而良好的品质以及统治阶级的极力追捧,它不仅成为宋代茶业繁盛的物质性标志,而且也成为独特的文化现象,推动着宋代饮茶风尚与文化潮流。北苑茶文化成为宋代茶文化中大有可观的一环。
北苑贡茶,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一、北苑茶文化之所以风行,不单单是因为统治阶级垂青,朝堂众臣也十分青睐。
 
  (一)统治阶级的喜爱与追捧。
 
  “以别庶饮”的北苑贡茶,从头到尾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皇室贡品。
 
  宋代君主对北苑贡茶的推崇和嗜欲,群臣文士的言传身教,使得北苑茶成为人人趋之若鹜的珍稀物品。
 
  也促使福建地方茶官不断挖空心思制造贡茶,源源不断地向朝廷输送,并且愈加精细奢华。
 
  雅好茶事的宋代文人士大夫们怀着极大的热情去品赏把玩,宋代茶诗中涌现出大量描写赞美北苑贡茶的作品。
 
  如杨亿的诗:
 
  “灵芽呈雀舌,北苑雨前春”。
 
  蛰雷未起,北苑的官员和茶农就已经入山祭祀,击鼓喊山,以示采茶的隆重。
 
  这种独特的“喊山”活动也成为北苑茶文化的一部分。
 
  北苑贡茶不仅是珍稀的茶叶贡品,还成为了封建社会权力的象征,彰显着皇室的威望,凝聚着文人士大夫的社会价值和人生价值。
 
  北苑茶文化归根究柢是一种充满着贵族气息的宫廷茶文化,带有皇权至上的强烈印记。
 
  它的蓬勃和留存有赖于统治阶级的引导和推动。
 
  (二)引得朝堂众臣“竟折腰”。
 
  宋代推行“重文轻武”的政策,文人士大夫的地位和待遇普遍比较丰厚。
 
  宋代皇帝经常将贡茶赐给大臣们和皇亲国戚,借此来表示皇恩浩荡以及自己的爱惜人才之心。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皇帝赐的茶。
 
  只有与皇室关系紧密的功臣、重臣才能得到,这也表明只有近臣、宠臣才能得到皇帝的赏赐之恩。
 
  因此,能得到宫廷的赐茶,对于宋代士大夫来说是非常难得的,同时也是非常荣幸的。
 
  欧阳修曾有幸获得宋仁宗赏赐的一饼小龙团茶而感恩至极,倍加珍惜。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简单的茶,而是皇帝对他多年来鞠躬尽瘁的肯定。
 
  与此同时,北苑贡茶也是宋代人际交往中最珍贵、最雅致的赠品。
 
  北宋诗人王安石十分看重亲情,将皇上赐予的龙凤团茶的一部分寄给弟弟,以茶之贵重衬托出兄弟之情深。
 
  晁补之有幸获得友人黄庭坚赠予的小团龙茶,身为粗官的他不免感觉受之有愧,也为之激昂不已。
北苑贡茶,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二、北苑贡茶除了受到统治者及众臣的喜爱外,还凭借自身超凡脱俗的茶性引得不少文人为其挥笔提文。
 
  (一)宋朝文人借茶抒怀。
 
  宋代是文化繁荣、理学昌盛的时代。宋代文人更注重内心的塑造和道德修行的培养。
 
  这种善于审己、勤于修身的思辨精神往往在“即物求理”中得到高扬。
 
  正所谓微言含大义、微物寓深意,即便一件微小的事物,他们也能从中悟出道理,继而思索宇宙与人生。
 
  茶,生长于幽林深谷,性寒品洁,并具有消食散滞、提神益思的自然特性。
 
  自古就被视为静心清神、精行俭德的文化符号,被赋予了和雅淡远、返璞归真的传统审美体验。
 
  这些人文属性高度契合了宋代内倾自省的时代心理和热衷于哲思的修身方式。
 
  在宋朝的茶诗当中,文人墨客将茶上升到高蹈脱俗的境界,以茶为媒介吟咏情志,在袅袅的茶香中修身养性、完善人格。
 
  作为宋茶中的佼佼者,北苑茶也成为诗人们最为青睐的抒写对象。
 
  他们在品赏北苑茶的同时,静思玄想,或契阔长谈。
 
  通过诗歌抒发高洁的志向和人生的哲理,以及自身品格修养的理性锻炼,在一品一饮中寻找自然、淡泊、淳朴的心灵乐土。
 
  北苑茶也完成了从物质性向精神性的质的超越。
 
  (二)宋朝文人以茶拟人。
 
  宋代文人将茶赋予了丰裕的文化内涵,并将它人格化了。
 
  在宋代茶诗中,诗人们将北苑茶比作君子,借此来颂扬端庄不屈的傲气和超凡脱俗的品格,从而表达自己高洁勉励的操守。
 
  苏轼认为,建茶具有君子的秉性,森然苦硬又中和纯正,令人可敬可爱不可怠慢。
 
  就像敢言直谏的汉代大臣汲黯和宽饶,具有内有气骨又真味悠长的君子风范。
 
  在宋代文人的笔下,北苑茶多与“洁性不可污”的君子形象融合为一。
 
  紧接着苏轼做了个鲜明对比,把草茶放置在建茶的对立面,将其比作奸佞小人。
 
  草茶如徒有虚名的在朝小人,妖邪谄媚、顽劣轻浮,即使其中有好的品种也像汉代丞相张禹一样谨小慎微,缺乏骨鲠之气。
 
  诗人将建茶与草茶比照君与小人,赞赏了具有浩然之气的正直忠臣,贬斥了玩弄权术的卑劣小人。
 
  这种褒贬分明的态度是对当时社会政治环境的批判,也是诗人对道德品性修行的自省和鞭策。
 
  茶性的清雅平和与人性的高洁旷远相辅相成,体现了宋代文人对自身品德修养的重视和对超凡脱俗的精神境界的追求。
 
  (三)宋朝文人赋茶以灵。
 
  宋代文人更加倾向于内心的修炼和觉悟,高度重视个体生命价值。
 
  尽可能在官场仕途之外寻求心灵上的自然平衡,以及自身人格的完善。
 
  北苑茶浸润着儒、释、道合一的隽永思韵,品饮北苑茶自然而然就成为文人们放松身心、提升思想境界的最佳方式之一。
 
  宋代修身自省观念的融人,使得北苑茶从高端的皇室之物升华为隽永深遂的精神范畴。
 
  与天地山水的旷远寂静、内心修行的超尘脱俗联系在一起。
 
  宋代文人将品茗、谈茶作为敛情约性、塑造人格的重要途径,他们在松涧清风中、疏林朗月下烹茶细啜。
 
  感受万物冥化、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情性得以陶冶和重生,心境得以洗练和升华。
 
  在淡雅的北苑茶香中,文人墨客对自身进行观照和参悟,在大自然的宁静清幽中澄心静虑。
 
  这不仅是宋代文人反思人生、修身养性的过程,也是其坚持操守、锻铸灵魂的过程。
北苑贡茶,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三、文人们为北苑茶文化所做的贡献,产生了许多娱乐活动,进而促进了宋朝都市的繁荣。
 
  宋代手工业和商业发展迅速,出现了一大批繁荣兴盛的都市,城市经济高度发达。
 
  这些都奠定了宋代社会风情的物质基础与生活内涵,尤其深刻影响了社会各阶层的日常行为和存在意识。
 
  皇室及士大夫阶层生活优越奢华,一般市民也比较崇尚享乐。
 
  他们重视日常生活中的艺术元素,追求俗世的轻松和愉悦,社会生活意识和生存方式呈现出游艺化的趋势。
 
  词、杂剧、傀儡戏等迅速发展,各种以娱乐为目的的文艺形式兴起。
 
  作为北苑茶文化中极具特色的斗茶习俗,就是这种游艺化精神的典型反映。
 
  斗茶,还有一个名字叫“茗战”,是宋代流行的集竞技性、娱乐性和艺术性于一体的评茶活动。
 
  在每年进贡新茶之前,北苑都要先行斗试,评比茶叶品质以决出胜负。
 
  所斗之茶拥有优良的品质,茶味胜过醍醐,茶香胜过兰芷。
 
  所用器皿和所用之水都非常精美和讲究,茶人们的茶技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过程中还特别强调了斗茶比赛的公允性和激烈程度,众人的眼睛审视着,手指比划着,赢者飘飘然如登仙,输者无地自容若降将。
 
  宋代的斗茶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活动,更是一种宋人享受生活、追求艺术的方式。
 
  对于宋朝人来说,斗茶不仅仅是斗茶的品质、水的优劣、茶技高低的游戏娱乐活动,更是一种艺术性的审美享受、一种精神的聚会。
 
  斗茶之习逐渐远离了挑选贡茶的初衷,成为一种耐人寻味的社会文化现象,实际上凸显了宋朝人生活的艺术化、诗意化。
 
  能用北苑之龙团贡茶,和好友们玩一番斗茶,乃是宋人人生的一大赏心乐事。
 
  宋人对待生活多持有和光同尘、与俗俯仰的心态,注重于追求个体生命的意义。
 
  能在日常的品茗及茶艺活动中摒弃现实的烦忧,获得生活的乐趣,享受艺术的人生。
北苑贡茶,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北苑茶文化不仅是地域性的特色文化,而且具有强大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引颈着整个宋朝茶文化的出现和兴盛。
 
  宋代茶诗正是剖析北苑茶文化精神内核的最佳媒介,同时它又充裕了北苑茶文化的表现形态和内在蕴涵。
 
  透过星罗棋布的宋代茶诗卷帙,我们能清晰体会到宋人多层面的精神世界。
 
  特别是以北苑茶为观照客体对内心的自省以及对艺术美的探寻,深刻领略到宋代独特的文化品格和审美情趣。
 
  通过以上三点对宋代相关茶诗的剖析说明,我们可以感受到时代的品格和社会的心理。
 
  从而透彻的领悟北苑茶文化的思想内核,在侧面反映出对宋代茶文化及宋朝文人的艺术思想的深层认知。
 
  宋代文人士大夫们写下了无数关于北苑贡茶的文学作品,尤其是众多交口称誉的诗篇。
 
  如林逋的:
 
  “石碾轻飞瑟瑟尘,乳花烹出建溪春。”
 
  大量有关北苑的茶诗对北苑茶文化的发展流传起到了推涛作浪的作用。而文人的介人,也提升了北苑茶文化的内在思维和精神意蕴。
责编:dudongmei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