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茶联:郑板桥茶联的审美韵味

  由于饮茶的雅致与闲适,常常和品诗融合在一起,这也是中国人的独特的人生意境,最能体现这种人生意境的就是饮茶的对联。因茶赋诗,诗中寓茶,慢饮茶,细品诗,其乐无穷。大家都知道郑板桥关于茶的一幅对联:
 
  坐,请坐,请上坐;
 
  茶,泡茶,泡好茶。
 
  这幅对联语言明白如话,通俗易懂,节律齐整。其中蕴含的讽刺当然与郑板桥的一次经历有关:一次他到镇江金山寺去游览,寺里招待他的和尚见他衣着简朴,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的游客,便很随便地说了声:“坐,茶。”郑板桥没理会他,却仔细地欣赏着墙壁上的书画。和尚见他如此,想这个人大概不是一般的俗客,于是就稍微客气地招呼说:“请坐,泡茶。”边说边走上前去请教姓名,当得知是鼎鼎有名的画家郑板桥时,立刻眉开眼笑,毕恭毕敬地逢迎说:“请上坐,泡好茶。”当郑板桥告辞时,和尚拿出纸墨笔砚,敬请他为金山寺题副对联,于是便有了上面那副近似打油诗的对联,顺势嘲讽了那种势利的社会风气。
 
  但郑板桥的这副对联着眼于世俗,与茶品、茶艺还是存在一定距离。更多的茶楼、茶馆、茶庄的对联,则更为直接地体现了茶的本体内容。如“清泉烹雀舌;活水煮龙团”,“瑞草抽芽分雀舌;来试人间第二泉”等较有韵味的佳句,还有直接以茶名嵌进的对联,如“入山无处不飞翠;碧螺春香万里醉”等,给人一种绿茶花红的感受、展现出了馨气扑鼻的自然意境和名茶的品牌意蕴。
 
  还有一些是人们根据历代骚人墨客留下的赞颂的诗句,或自然汇拢,或稍加改动,便成就了另一番情趣。如将钱起题的咏茶与李白的泳酒诗句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副新的对联:“阳羡春茶瑶草碧;兰陵美酒郁金香。”再如将苏轼名诗“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改为“欲把西湖比西子;从来佳茗似佳人。”则另有一番豁达的韵味。还有自创的颇具对偶美的“碧水印青山;碧螺峰上茶”,让人很轻快地徜徉在对茶产秀美风光的想象中。
 
  茶中流露出的是“情”。茶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早已把浓郁的茶香飘散到了国土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品茶抒情,寄情于茶的楹联也屡不胜数,浅近的有:“一杯小世界;品尝人世情”;典雅的如:“美酒千杯难成知己;清茶一盏也能醉人。”朴实的有:“酒醒翻饱茶香;花好月圆人寿。”这些茶联,都很好地融合了人的真情感触。
 
  茶作为招待客人、应酬焦油、联络感情都是必不可少的。就是镇江的一所江西会馆中有这样的对联:座中多是故乡人,喜一塌茶烟,好同适南浦朝云,西山暮雨;江上别开名胜地,近二分明月,试凭眺东流雪浪,北固晴霞。
 
  这是文化人利用汉语的独特性质,运用镶嵌、谐音、回文等修辞手法,将友情、意境与具体的人名、茶馆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构建成的一种意蕴无穷的独特对联、独特文化。在欣赏茶联的过程中,你也就慢慢地沾染上了一种韵味文化,陶冶了心境。
责编:火焱
阅读"趣味茶联:郑板桥茶联的审美韵味"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