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人生之味

 品茶人生之味

  喜欢喝茶是受父母的影响。年幼时印象里母亲总是给父亲泡上一壶茶,用那个大大的白搪瓷的缸子,日日如此。茶叶,则是廉价的茉莉花茶。还记得孩提时,自己总是猫着腰揭开那大大的茶盖,每每都要猛吸一口,至今茉莉花茶的幽香还停留在胸腔中,多少年了都未曾淡去,就像自己喜欢隔着毛玻璃看下雨的场景,美得令人窒息。

  时下女孩子多喜好喝花果茶,自己却固执地喝着碧螺春。碧螺春产于江苏省吴县太湖的洞庭山一带,所以又叫“洞庭碧螺春”。此茶外形卷曲如螺,是茶中的精品。虽说长于北方但对于南方温润的气候有着莫名的喜欢,也曾到江南的茶乡去作了一回采茶姑娘。也就从当地茶农口中知晓了相关于碧螺春的一个美丽传说。相传采茶姑娘把采下的茶叶放在胸口的衣襟内,新鲜的嫩叶由于得到体温的热气,挥发出浓香,故称“吓煞人香”,后来康熙皇帝南下苏州,下榻在太湖边,苏州池方官员以此当地名茶进献,康熙嫌这个名字不太文雅,赐题“碧螺春”为名。

  中国人饮茶的历史可谓久远。还记得陆羽在《茶经》中写到:“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有人曾把“茶”字拆解开来,说是让“茶”字回归自然:“茶”字由草字头、“人”及“木”字三部分构成,“人”字在草字头之下,“木”字之上,意为人在草木间,孰能不喝茶,也表示引导人类回归大自然。文化名人林语堂又说:“人们或在家里饮茶,或去茶馆饮茶;有自斟自饮的,也有与人共饮的;开会的时候喝茶,解决纠纷的时候喝茶,早餐之前喝,午夜也喝,只要有一只茶壶在手,中国人到哪儿都是快乐的。”记得去年看张元导演的影片《绿茶》。那晶透的玻璃杯中上下翻飞着的碧绿茶叶,像极了现代人的心态,大家都在寻找一个事业或是爱情或是婚姻的平衡支点,找准自己的定位,寻找前行的线索,哪怕是丝丝绊绊,哪怕云深雾里,或许这与茶道中所吟诵的意蕴同出一辙吧。时下,都市男女热衷于在咖啡中寻找精神小资的感觉,孰不知,茶道、茶经所折射的文化心态更能符合中国人的中庸之道。

  喜欢品茶,没有理由。喜欢碧嫩的叶子在开水里腾舞……悦心,愉人。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