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茶的从容

  淌过一阵紧是一阵的秋风,天气倏忽而冷。低过十度的空气沁沁的凉着,渐有入肌入骨的架势。

  早晨出门时,儿子乐陶陶地呵着气:“妈妈,现在嘴里又开始冒烟了。”踩着上班铃赶到学校,一路小奔窜到办公室,准备去教室前先倒上一杯水灌下去。伸杯到饮水机取水即饮,禁不住寒噤了一下,呵,太凉了,这样的痛快贪图不得,毕竟不是十九二十的年纪。只好倒去半杯又兑上小半扑突突冒着气地开水,小喝一口,温吞吞没有任何味儿,连温度都与口舌一致,倒是应了这一成不变的生活般。想想还是泡茶比较好喝。

  喜欢喝茶。秋日的午后,约三两知己,将茶具一一展开,在漏过叶缝的暖煦微斜的阳光里,听着咕嘟嘟的沸水声;在一片氤氲的悠悠茶香里,或聊些家长里短,或静默无语;就着桌前的一小碟点心,几颗杏梅,浅饮轻酌,泯一口淡淡茶香,望着阳光的线条一路缓缓西去。在风风火火的日常步履中能够这般从从容容消磨一下午时光,人生况味就此一得。

  也喜欢看茶。几年前曾有机会带着孩子们到茶园春游。清明前后的茶园一片新绿,半米高的茶树嫩芽儿簇簇丛丛拥挤着从枝桠间冒出来,盈盈满目,好不热闹。有阳光的日子,茶园里采茶人埋首勾身分外忙碌,片片嫩尖新茶被采茶人翻飞的指尖从柔柔的细枝条上掐落,铺撒在竹篾小筐里。鲜嫩葱绿的尖芽儿衬着篾筐的土黄,在阳光下闪着熠熠之光,那样的生动可人。

  新茶的鲜绿固然叫人喜爱,泡茶时看着经过高温烘炒,变得黑绿干瘪的茶叶在水中悬浮翩舞偶尔也会让我失神。那原本槁枯的生命在水中鲜活起来,那干瘪的身躯渐次丰满鲜艳起来,几近曾经的盎然生机,此时内心竟然莫名掠过一丝感动来。

  绕过一阵紧凑的忙碌时段,总算能呼吸一下了。平摊在靠椅上,便想起了喝茶。柜子里翻翻还找着了一小桶观音王,这可是泡功夫茶顶好的茶叶。却没有茶具??泡功夫茶对于水温、时间、过程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只好因陋就简,从抽屉踅出一个白瓷杯来,无盖倒有勺配着。将茶叶搁在平日饮水的深蓝杯中,静候在电热水壶旁,不过三五分钟便有扑腾腾地热气冒出。一遍水洗茶暖杯,看着茶叶身躯稍展。二遍水注入杯中,只待半分钟的光景,片片茶叶回旋舞蹈一番尔后沉入杯底。用汤匙压着杯口,将滚烫清黄的茶水倒入白瓷杯里,清香丝丝缕缕流溢鼻端。小酌一口,香气布满唇舌,再搁一颗红枣入唇,好不惬意!

  品茶,食枣,阅读几段文章,办公室的时光也是如此从容舒缓。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