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女人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曹雪芹老先生这话,说得真是爽极了。因而我想,一杯清水在手,添入香茶几许,这样的女人,莫说喝茶的美妙手法,但是喝茶的优雅坐姿,就不知怎样慕煞男人啊。尤其是她们不紧不松地端起明清风格的茶盅,不快不慢地饮下沁人心脾的茶水,那美妙与优雅,早已令男人大感秀色可餐而又不敢有所冒犯。喝茶的女人

  是的,相对于在酒精的鼓励下逐渐六神无主继而七窍生烟的男人,喝茶的女人不是他们旗鼓相当的酒友,更非他们比肩称雄的对手,但女人的可爱,便在于如此:我喝我的清茶,你饮你的烈酒。喝茶的女人

  说喝茶的女人可爱,还在于比之嗜好洋酒与偏爱洋烟的同姓,她们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胃袋也不是为了老板的钱袋而只是为了自己口袋在进行消费。在这一点上“清茶女人”与“烟酒女人”似乎有着本质上的差别。沈嘉禄先生在《烟酒小姐》一文里,曾经有过这样的描述:“特别是女性客人,那随手拈来的姿势,呷一口泡沫细腻的啤酒,看得我恍如置身于十里洋场,那情调正够得上怀旧了”。喝茶的女人

 

责编:米渣
阅读"喝茶的女人"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