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茶夫人”

  我这人,一不会抽烟,二不会喝酒,惟一的嗜好便是饮茶。

  这一习惯自我考证,多数是祖传。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去茶馆喝茶,那时候的茶馆可不像现在的茶社讲究,仅几张方桌几条木凳就喝将起来。大人们边喝边聊,我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桌上的小吃也。及至成人,馋瘾渐退,才真正喜欢上茶,茶的身份也从“小妾”提升为“夫人”。我和“茶夫人”

  夫人者伴侣也。食可以无肉,饮不可无茶。上班的第一件事便是冲水泡茶,出差也让她跟随左右。若是一天不饮茶,便坐立不安,整日没精神,就连目光也感觉锈而涩。这种形影不离、朝思夜慕的感觉,不正是情侣、夫妻的情态吗?

  喝茶就得喝好茶,如同找老婆一般,要找就要找个既漂亮又有品味的。所谓“好茶”,可不是不问品相、口感的随意去喝,只为解渴,那叫“牛饮”,惟有上升到“品茗”的层面,才可称之为好。也就是喝茶须考究茶的品种、等级;泡茶的水质、水温、器皿等,甚至饮茶的环境和氛围。前几项是品茶的味道,而后一项,喝的却是情调了。

  你用一只洗净的透明玻璃杯,注入少许的开水,等它稍凉后,放入上好的绿茶,以防娇嫩的茶叶烫熟。约十分钟,杯中之茶叶片半卷半舒,茶色微微渗出,这是“醒茶”阶段。之后方可冲入开水,此时你便可品啜“把玩”了。你一旁静观茶叶一片片舒展开来的媚态,恍若一群绿衣仙女忽升忽降在翩翩起舞,还不时飘来一阵阵茶叶特有的清香;又仿佛是五线谱上的音符,正无声地演奏一曲无标题音乐,那是让你忘却一切烦忧的天籁之音。你的灵魂已经不知不觉中沉浸在梦幻之中。你不认为这是一种高档的精神享受吗?不是一项高雅的休闲方式吗?在这色和香的两重诱惑下,你的唇便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欲望向她亲近。

  泡上一杯茶,偎在满是阳光的沙发里读书,或是雨夜伏案写作,那美到极至的感觉,颇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绪。我还爱与朋友泡茶吧,说说话,谈谈诗,听听音乐,何等惬意。真可谓:“登斯楼也,则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气洋洋者矣。”只要将一个“酒”字换成“茶”,我等和千年前的范仲淹不是同等快活吗?

  过于沉溺的爱,必然伤身伤神。我因饮浓茶过度,那一年患上肾结石,痛得我死去活来。好了后,痛定思痛,发誓戒茶,可是没过多久,又是杯不离手。没有茶的日子那还叫生活吗?不怕你笑,我这一辈子是离不开“茶夫人”了。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