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饭

  茶、饭。这两个字写下来也觉得可亲,但是它们彼此却未必相亲。一般认为,茶与饭是不相容的,就是说,不应该一边吃饭一边喝茶,或者饭后立即喝茶。连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苏东坡,那么洒脱的一个人,对茶的领会又是一等一的透彻,也这样认为。他提出饭后用中下等茶泡的浓茶漱口,可以达到“烦腻既出而脾胃不知”的效果。无独有偶,《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父母也是这样教育黛玉的,要她每顿饭后一定要过一会儿才能喝茶,才不伤脾胃。

  虽然吃饭时不应该喝茶,但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茶和饭这两个冤家又哪里分得开?古时有“三茶六饭”的俗语,形容茶饭周全、生活富足。广东话里至今有“三茶两饭”的说法,泛指日常饮食,一日三餐。三茶两饭,比起三茶六饭来,饭少了四顿,茶却不曾减,是不是暗示茶惊人的重要性?却也有趣。

  粗茶淡饭,应该是“三茶六饭”的贵族生活的反面了,但是因为好歹有一杯茶,仍然带着质朴、自尊的美感。至于“茶饭无心”,则是说人心绪不宁,和“坐卧不定”程度相仿,说的还是茶和饭,而不是饭和菜,也不是酒和饭,或者饭和水果。

  周作人那篇著名的《喝茶》里的文字,那“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的名言,就是讨论了茶泡饭之后,笔锋一转,这样写道:“中国人未尝不这样吃,唯其原因,非由穷困即为节省,只少有故意往清茶淡饭中寻其固有之味者,此所以为可惜也。”这个结论武断而讨厌。

  我每年夏天就常吃茶泡饭,而且是用铁观音泡的茶汁来泡饭吃。我不是为了节省,也无意于故作风雅,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每年酷夏,只有茶泡饭容易吃得下去。

  我想,就是周先生所惋惜的,也未必全是事实。听说过“好看不过素打扮,好吃不过茶泡饭”的俗话,很中国很本土的说法,虽则毫不高雅婉约,但是表达的不正是故意往清茶淡饭中寻其固有之味”的审美追求吗?

责编:isundust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