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随想,品茶的随想

  有一个茶叶筒,放在我垂手就可探得的地方,筒身除图案外,基本是以绿色构成的,就是那种新新的散发着春意的绿色,就象刚刚探摘后加工好的新茶,舒柔漫卷地在盖碗中漂浮起来,被茶碗内壁的白瓷衬托的分外碧绿的那种颜色,圆圆的筒盖以均等的距离分布着五个字:“可以清心也”。奥妙在哪里呢?这五个字不论你先念哪个,都是一个可以表达喝茶特点的句子。

  所以我很喜欢这个茶叶筒的设计,但我不是买椟还珠的蠢人,我知道那个筒身里还应当有更具灵魂的一种东西——茶叶,每当我看到茶叶筒里还有很满的茶叶时,我就会欣喜,反之看到茶叶日渐稀少时,恨不得把茶叶筒种在地里,让她从里面直接长出茶树来。

  由于身处北方,荷包里也缺乏足够品新纳鲜的银子,新茶、名茶的特性以及颜容总体对我来说还是陌生的,偶有喝好茶的经历,也具备喝出那种幽香、深邃滋味的功力,但由于这种好事不常有,所以很是羡慕飘逸之人在焕发出神采后腋下习习生风的感觉,虽这种极致境界未曾有过,但那种生津回味嘴含幽香的感觉倒是常有的。

  其实我喝的茶很普通,虽装腔作势故作高深地以“茶”为题做一论述状,但我知道是无法尽详茶的精妙的,本篇极像本人,就是一个北方人爱喝的茉莉花茶,很大众化的,上不敢企及“毛峰、云雾”的俊朗,下不斜睨茶梗末的满天星状。

  《神农百草》中曾有“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解之”的记述,“荼”即“茶”的古名字。茶树原产于我国的云贵高原。

  此段话极像喝功夫茶的开始,令人有不胜繁琐之意,我钟意茶是从很小就开始了,欣赏茶叶那种平民化亲众的姿态,所以至今还保持着这一嗜好,这可能是我成长中唯一可以取悦于别人的一个优点,抽烟喝酒的习惯也同时伴随着我。想起成家前的一件事,老父极爱干净,每日黎明即起不辞辛苦地来我狗窝洒扫庭院,很是气愤我的懒汉状,为我总结三项罪名:抽烟喝茶看电视(看电视其实是我那会儿打任天堂游戏机时常有的废寝忘食之举,老父简单归结为看电视),我心有不甘,即和老父辩解:从远的地方来说,您归结的这几个缺点都能证明我是好的,起码能说明我不在外面跑着不归家,不用您多费心,第二点,你把我喝茶(父亲是不想让喝太多的浓茶)都算做缺点了,可见我这个人真的是没什么缺点可供你指责的了。后来,父亲就专门为我放置了个桶,嘱咐我喝完的茶叶倒在里边,让他可以浇花时使用算作对花的追肥吧。只是如今他倾力施肥过的儿子已分庭而立了,想是父亲再无法为我归结缺点总结罪状了,反而可能巴不得我携儿带妻地住在他那里,把这些缺点来个发扬光大呢!

  常去茶叶店买茶,便认识了一个茶商,他很热情地为我推荐新茶,当然经营茶叶的店主都知老主顾的偏好,不是很好的茶不会轻易劝告主顾更改口味。于是便买回一斤极浓郁芬香的茉莉花茶,可反复冲泡多次,欲再次购买时,恰逢店主不在,虽极力描述了形状特点,但买回的不是上回的那种,使我极具忧闷,多次从店外路过,仍不见老板身影,便生出了一份怅然的感觉,现余下的那些茶叶,被我小心地存放着,非开心之时不轻易喝,茉莉花茶的好处就在这里,虽可能是陈茶但仍能喝出香气,不似绿茶时效性很强,如新嫩之时不慧眼品味,就如韶华远逝的女人一般,只剩下残存的风韵可以追忆了,当然,任何女人不论何时都是美丽的,这里指的是婀娜多姿和仪态万方的比较,都是可爱的样子。

  说到买茶就想起了梁实秋先生在一篇短文描述的情景:“一日过某茶店,索上好龙井,店主将我上下打量。取八元一斤之茶叶以应,余表示不满,乃更以十二元者奉上,余仍不满,店主勃然变色,厉声曰:‘买东西,看货色,不能专以价钱定上下。提高价格,自欺欺人耳!先生奈何不察?’我爱其憨直。现在此茶店门庭若市,已成为业中之翘楚。”

  这上面的店主真是可爱,这样的人才配卖茶,那种用纸巾加几层纱布就扬言是抗“非典”的十八层口罩的奸商真是该汗颜了,当然他们可能是颜上不会出汗了,每个毛孔都被铜臭堵住了,将来排不出汗来岂非要加重肾的负担?我无意诅咒他们,因为他们为我这里谈到的茶香带来了污秽之气,所以不该谈起他们。

  我很爱进茶店里边看看,尤其是那种老字号的茶店,厚重拙扑的柜台,一层层货架上码放着手工包好的见棱见角的半斤装各样茶叶,空气中漂浮着茉莉花味的茶香,店员说起话来随和亲近,莫非茶和书一样都能使人从中得到一种陶冶?

  茶文化的产生是由儒家积极入世的思想开始的。两晋南北朝时,一些有眼光的政治家便提出以“以茶养廉”,以对抗当时的奢侈之风。魏晋以来,天下骚乱,文人无以匡世,渐兴清谈之风。这些人终日高谈阔论,必有助兴之物,于是多兴饮宴,所以最初的清谈家多酒徒。如:竹林七贤。后来清谈之风发展到一般文人,但能豪饮终日不醉的毕竟是少数,而茶则可长饮且保持清醒,于是清谈家们就转向好茶。及至唐朝,陆羽自成一套茶学、茶艺、茶道思想,著成《茶经》,《茶经》非仅述茶,而是把诸家精华及诗人的气质和艺术思想渗透其中,奠定了中国茶文化的理论基础,《全唐诗》中,描述茶叶并留传至今的就有四百多首。

  茶叶不外乎绿茶、红茶、乌龙茶几种。绿茶沏后清汤绿叶,是不发酵的茶类,有西湖龙井、开化龙顶、黄山毛峰、庐山云雾、洞庭碧螺春等等;乌龙茶绿叶红边,既有清茶的清香,又有红茶的浓、鲜、醇,介于不发酵的绿茶与全发酵的红茶之间的一种半发酵茶,有安溪铁观音、黄金桂、佛手、奇兰等;红茶沏后红汤红叶,发酵茶类,祁门红茶很有名气,除此之外还有普洱茶、沱茶、砖茶等。

  茶是个很怪的角色,讲究起来吧,她有水温、茶具、水质、礼仪等等诸多的繁琐,有些茶要用透明的玻璃杯来观赏,借以观看叶芽在水中的轻舞,不亚于欣赏一种水中花般的愉悦;用盖碗来喝茶,看着白瓷中的碧水,泛着嫩绿的茶叶,真是能看到生命最初的质朴,一种感叹岁月流逝的的伤神;用泥壶来喝,茶未沾唇,便被造型各异的泥壶先醉倒,心中已是一份清凉了。

  喝茶要喝到“香、清、甘、活”,甚至讲这些时都不要用喝茶这样的话来说,甘泉沏香茗,要用品茗这样的话来说才雅,都知道皇帝老儿要用玉泉山的水来喝茶的故事吧,喝茶要讲究起来,那是说也说不完的各种讲究,过份了,就是人为物所牵,喝茶便不再是一种“可以清心也”的乐趣了,但喝茶总要知道些什么,比如虽攀不上人生成功耀眼的山巅,但私下总可以有一份想象的快乐吧?雨水、雪水被称为“天泉”,书上说泡茶之雨以秋雨为最佳,因为秋天天高气爽,空气洁净,故水味清洌。雪夜喝茶,更多的是一种情趣,“融雪煎香茗”、“夜扫寒英煮绿尘”、“扫将新雪即时烹”,让人不由得在寒夜生出一份温暖。

  身为一个北方人却在这里喋喋不休讲着茶叶,可能会让懂行的朋友笑话。《茶疏》中说:“黄河之水,来自天上,浊者土色也,澄之即净,香味自发。”但我们这里却是个污染名列全国前茅的城市同时也是严重缺水的省份,所讲述的雪夜烹茶大概只能作为一个心中的美好而长存下去了,我不能接下酸雨去泡香茗吧?街市两旁矗立着古色古香的茶馆,大大的“茶”幌子迎风摇摆,门口花枝招展的小姐脸上绽放着职业的俏丽的笑容,这个地方不是我能进的。

  我本闲散性情,并不刻意追求形式,也许自然才是一种重要,喝茶不必讲究,只为她能为你心中带来的那一种清幽,拂去骨中的一种疲乏。

  茶存于我心,心中有泉,我用心泉去泡我的香茗。

  《茶录》中说:山顶泉清而重,石中泉清而甘,砂中泉清而冽,土中泉淡而白。流于黄石为佳,泻出清石无用。流动者愈于安静,负阴者胜于向阳。真源无味,真水无香。

  人与茶同舞,真源无味,真水无香!文/烟蓑雨笠

责编:ahao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