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茶诗词

  我国不仅是茶的祖国,也是世界茶诗的源头。翻开各种史籍,大量咏茶、赞茶诗、词、歌、赋跃然纸上。
  这类关于茶的诗词,可分为狭义的和广义的两种,狭义的指“咏茶”诗词,即诗词的主题是茶,这种茶叶诗词数量略少;广义的指不仅包括咏茶诗词,而且也包括“有茶”诗词,即诗词的主题不是茶,但是诗词是提到了茶,这种茶叶诗词数量就很多了。现在一般讲的,都是指广义的茶叶诗词,而从研究祖国茶叶诗词着眼,则咏茶诗词和有茶诗词同样是有价值的。我国的广义茶叶诗词,据估计:唐代约有500首,宋代1000首,再加上金、元、明、清,以及近代,总数当在2000首以上。
  中国最早的茶诗,是西晋文学家左思的《娇女诗》。全诗280言,56句,陆羽《茶经》选摘了其中12句。
  吾家有娇女,姣姣颇白皙。
  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
  其姊字惠芳,眉目粲如画。
  驰鹜翔园林,果下皆生摘。
  贪华风雨中,倏忽数百适。
  心为荼 剧,吹嘘对鼎沥。
这首诗生动地描绘了一双娇女调皮可爱的神态。在园林中游玩,果子尚未熟就被摘下来。虽有风雨,也流连花下,一会功夫就跑了几百圈。口渴难熬,她们只好跑回来,模仿大人,急忙对嘴吹炉火,盼望早点煮好茶水解渴。诗人词句简洁、清新,不落俗套,为茶诗开了一个好头。
  最早的咏名茶诗,是李白的《答族侄们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
  尝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如白鸦,倒悬清溪月。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
  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
  丛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举世未见之,其名定谁传。
  示英乃禅伯,投赠有佳篇。
  清镜烛无盐,顾惭西子妍。
  朝坐有余兴,长吟播诸天。
以茶而言,此诗说细地介绍了仙人掌茶的产地、环境、外形、品质和功效。他写仙人掌茶的外形、品质和功效等等,绝无茶叶生产专用术语,而是诗人形象化的描述,并以浪漫主义的手法、夸张的笔触,描绘了此茶的环境等等,如:“仙鼠如白鸦,倒悬清溪月”,“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在众多诗人当中,据统计宋代诗人陆游咏茶诗写得最多,有300余首。而写得最长的,要数大诗人苏东坡的《寄周安儒茶》,五言,120句,600字。这首诗开头说在浩瀚的宇宙中,茶是草木中出类拔萃者;结尾说人的一生有茶这样值得终生相伴的清品,何必再像刘伶那样经常弄得醺醺大醉呢?此诗赞茶云:
  灵品独标奇,迥超凡草木。
  香浓夺兰露,色软欺秋菊。
  清风击两腋,去欲凌鸿鹄。
  乳瓯十分满,人世真局促。
  意爽飘欲仙,头轻快如沐。
  在从多咏茶诗中,形式奇特者要数唐代诗人无稹的《一言至七言诗》,双称“宝塔诗”: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典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此诗奇巧,虽然在格局上受到“宝塔”的限制,但是,诗人仍然写出了茶与诗客、僧家以及被他们爱慕的明月夜、早晨饮茶的情趣。
  在众多咏茶诗中,影响最大的要数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全诗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写孟谏议派人送茶,因为茶好,天子首先要尝新,接着便是王公大臣,到山人家觅茶。这里写天子王公,一方面是赞扬茶,另一方面也是埋下伏笔。第二部分,是诗的主体,先写闭门自煎,“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煮茶的过程,碧云清风,何等享受。煮出来的茶,白花浮光,何等赏心悦目!接着便连写喝下七碗茶的不同体会,产生不同境界。正由于卢仝道出了这七种绝炒境界,此诗亦被称作《七碗茶诗》。卢仝说喝第三碗便浮想联翩,才思文涌,七碗吃下去,真是飘飘欲仙了。第三部分,许多文章往往省略不引,其实,诗人胸襟正在于此,诗人喝茶,也临仙境,但是,诗人毕竟扎根民间,心系黎民,笔触一转,想到茶农,“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天子尝新,王公要抢先,世人嗜饮茶,但千万不能忘记茶农,不能忘记他们所受的巅崖之苦。正由于诗人的仁爱之心,对苍生的关怀之意,卢仝博得茶之“亚圣”的称号。
  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
  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
  闻道新年入山里,蜇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门反送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
  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吃碗吃不得也,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
  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还是苏息否?
  茶词从宋代开始,诗人们把茶写入词中,写得最多为苏东坡、黄庭坚,还有谢逸、米芾等。如苏轼《行香子·茶词》:“绮席才终,欢意犹浓。酒阑时,高兴无穷。共夸君赐,初拆臣封。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斗赢一水,功敌千锺,觉凉生,两腋清风。暂留红袖,少却纱笼。放笙歌散,庭馆静,略从容。”
  我国的茶叶生产,在清代后期,逐渐衰落,20世纪50年代以来,茶叶生产有了较快的发展,因此,在茶叶诗词创作也出现了新的局面,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茶文化活动兴起,茶叶诗词创作更呈现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尤其老一辈革命家、文学家、诗人及茶界名人等为人们留下了许多诗韵盎然的新作。
  如朱德的《看西湖茶区》、《庐山云雾茶》,董必武的《游龟山》,陈毅《梅家坞即景》,郭沫若的《初饮高桥银峰》等,此外赵朴初、吴觉农、庄晚芳、王泽农、陈椽等都写过茶诗,并以深刻的寓意,清新的笔触,把我国传统茶诗词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责编:isundust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