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茶:既有功夫又有茶

         功夫茶,既有功夫又有茶,而且是先问功夫后说茶。少林武功,禅在前,武在后,称禅武,其理一也。中国功夫讲究内在修为,武术宗师更是特别强调武德。日本茶人推崇“茶禅一味”,这句话眼下是茶客们的口头禅。

  某报刘主编思维活跃才华横溢,也是一位好茶之人。有次我俩喝泡陈年武夷正岩野茶,不知不觉喝高了,以至于息心忘虑相对缄默,醺醺然几欲乘风归去。后来他对我讲:你也写点东西,说说茶吧。

  眼前有茶道不得,卢仝题诗在上头。唐代诗人卢仝被冠以“茶仙”的衔头,与他写的那首著名的茶诗——《七碗茶歌》有关:“喉吻润、破孤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卢仝对茶的领悟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这是实实在在的实证功夫。

  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擅茶,笔者与他有过多次茶叙,其间禅味重重,彼此心领神会。两周前与同事到弘法寺拜见方丈师,大和尚还向我化缘茶叶,大和尚说他曾喝过几泡好茶,笔者都在场。我视这种善缘为佛缘茶缘。

  经常有朋友见面时会冷不丁来一句,某个时候在某个地方与你喝过一泡好茶,至今记忆犹新云云。朋友言之凿凿,境渺渺之愈远,情悠悠而自知,说的人多了,我也就笑笑不上心了。

  茶能映照出一个人的心性,同样的茶不同人泡,出来的味道各不相同。话说茶圣陆羽自小由庙里的和尚收养,老和尚有次应召进宫,嗜茶的老和尚在皇宫喝茶,喝来喝去总说不及“羽儿泡的茶”,大惑不解的皇帝暗地里召来陆羽,让陆羽在屏风后煮茶再由他人奉上,老和尚喝后连声说,这才是“羽儿泡的茶”。

  我说茶会认人,朋友问此话怎解。其实你得对茶有诚敬之心,茶叶好比是一位活生生的茶仙子,女为悦己者容,你真心喜欢她尊重她,自然而然的,她就会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你。

  笔者对茶持开放态度,不偏好某一味。我常跟茶友说,不同的茶,各有各的好,能喝出茶趣就行。

  笔者曾经跟终南山一位禅师喝过茶,那次喝的可真是通天彻地,深入经藏,个中况味峰回路转,难以尽言,在此只能略过不表。

  两年前在一场合,我偶遇深圳普洱茶藏家王先生,他低调寡言但内心明了,在圈内颇有名气。在品尝了他存放十多年的易武正山野生古树普洱茶之后,本着交流的心态,笔者直言这泡茶的不足之处。没想到王先生听完蹦出一句:“你可以喝我的老茶了。”

  第二天他拿出一饼完整的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红印”,据说那饼茶市值十万大元。王先生不吭声,只等看我喝完茶后的反应。真人面前没有假,好话不讲,茶一入口,我便鸡蛋里挑骨头,不客气地挑出这饼茶的瑕疵。

  王先生闻言二话不说,转身又拿出一饼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号子茶”,这饼茶品相完好,明显是藏家收藏的古董级普洱茶饼。

  茶艺师小心翼翼地摆弄一番,一杯茶下肚,大家又想听我胡诌。茶客清楚,会品茶是一回事,可要完整表达出对茶的真实感受有时还挺费劲。这道茶有很明显的淡味,圆融无碍不挂喉,表明茶已臻化境,可费解的是,舌尖有细微的粗糙开裂感。我示意泡第二杯,喝完再说。第二杯依然如此,于是我断定:水有问题!众人回头一看原来用的是自来水,而那台过滤器又不怎么争气。

  人走茶凉。那次品完茶,拍拍屁股走人,没有拖泥带水。此后与王先生一直没有联系,相忘于江湖,挺好。

  高僧品茗茶,名士能鉴水。当年苏东坡用三峡下游的水充当中峡水,进献给王安石被揭穿,成了一段历史佳话。名士遍游名山大川,收尽奇峰打腹稿,像陆羽这样的方家自然有资格品评天下名泉了。

  水为茶之母,聊茶绕不开要说说水。有一次笔者曾在深圳银湖住处后面接了山泉水,和友人一起与梧桐山的泉水做了比较。大家认同两者除了共同的甘活特点外,银湖山的泉水要比梧桐山的泉水清冽,大概是梧桐山近海的原因吧,影响到山泉水略有燥硬之感。

  镇江南泠泉,号称天下第一泉。此泉原在扬子江中极难汲取,据说要在子午二辰,用一定长度的绳子系上特殊的铜瓶,才能汲到这种“盈杯不溢”的真泉水。

  山移水改,清代南泠泉登陆。现在的南泠泉在长江南岸一公园内,离著名的金山寺不远。几年前笔者曾慕名前往探寻,发现那个由石栏围着的方池,了无生气,静静地呆在那里供人凭吊,说是泉水倒不如说是池水更贴切。看到这般模样,在下顿感诸行无常,实在不可执着。由此笔者鉴水品茶的追逐心渐渐止息,再难提起,皆因不欲劳神之故也。

  茶与酒走的大致是不同的路,茶性平和,酒偏刚烈。爱喝茶的人常说,多一帮茶客,会少几个酒徒,劝人少喝酒多饮茶。于我而言,喝茶喝酒,悉听尊便。茶仙卢仝喝到第七碗茶时飘飘欲仙,境界十分高妙。酒仙李白斗酒诗百篇,同样很了不起,《将进酒》末尾一句:与尔同消万古愁,落点在一个“愁”字,可见酒能助兴亦可解愁,至于酒入愁肠愁更愁,则另当别论了。

  眼下社会转型导致大众心理起伏不安,淡泊恬然成了稀缺的个性,大概是动极思静,人们又开始渴望淡定。而茶有八德能除腻去烦闷,常喝可怡神助文思,使人脱尘笃实。于是众人目光逐渐指向了茶,君不见当下茶馆遍地开花,市场上茶叶炒成了天价。

  鲁迅先生说 “有好茶喝, 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此话不假。喝茶也可以培植我们的福德,可以喝出慈悲心。茶泡久之后味道转淡,环境气氛变化茶跟着变,这些都是正常的事,不可强求。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就能做到宽以待人,而不求全责备了。

  喝茶表面上看是世俗生活,看深一层它又包含了文化精神活动,人们同样可以把喝茶提升为一种宗教体验。茶通禅,禅通大千世界,茶性就是这样通达无碍。

  喝茶讲究品,而品味又是个体的生理和心理活动,有身体知觉参与,当然少不了灵性支配。我们常说的“体会”“体悟”这两个词,都有个“体”字,都离不开我们的身体,也就是说需要我们去做真实体会,实证参悟。所以品茶高手深知,喝茶能否品出真味,对我们的身体状态和内在修为有相当高的要求,如果身心不够清净舒畅,心智昏蒙,身体经脉又不通的话,那么别说品茶的气韵,就算茶的香味喝起来都会大打折扣。

  喝茶当然也能练功做功课,性命双修。喝茶的同时可练内家功,练习导引吐纳提肛等。茶为媒,茶又可作为过河之筏,引人入道。

  功夫茶,既有功夫又有茶,而且是先问功夫后说茶。少林武功,禅在前,武在后,称禅武,其理一也。中国功夫讲究内在修为,武术宗师更是特别强调武德。日本茶人推崇“茶禅一味”,这句话眼下是茶客们的口头禅。但若是功夫不到家,茶归茶,禅归禅,两者八竿子打不着,茶之真味还是欠奉。

  怎么算功夫到家?功到自然成。到那时候眼界大开,本元真性现前,性性平等,性性相印,你对茶性、水性、人性、佛性的理解也就毫不含糊,那光景才真是茶禅一味,佛家叫明心见性。

  如何用功?还是赵州从谂说得好:吃茶去!
 

责编:isundust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