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母亲,陪妈妈采茶

 
  赵自力/文  姜盼盼/朗读
 
  母亲一生勤劳,年纪大了还侍弄着小茶园。茶园就在菜园旁,母亲常常是打理完菜园去茶园。几十棵长势旺盛的茶树,在母亲眼里是茶,更像花。
 
  茶叶的季节性很强,什么时候采什么茶是有规律的。每年的清明前后,母亲必定选一个晴朗的日子去开园,我们管开年第一次采茶叫摘头茶。我提着竹篮,走在母亲后面,一路享受着清风吹拂,风里带着茶叶的香。来到茶园一看,那些墨绿色的老枝上冒出了新芽,胖胖的,嫩嫩的,轻轻一捏都能挤出水来。我欣喜地采摘着嫩芽,不时送到鼻子下闻闻,那种清香真地醉人。
 
  我望着满园的茶叶,想早点下手,又想多采些,从这棵茶树一会儿就转悠到那棵茶树。俗话说“头茶好喝不好摘”,那些嫩嫩的芽儿,采摘起来总是不上手,总感觉手大芽小,好不容易摘了一把,还从我的指缝间漏掉了一些。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感觉腰酸,采一会儿站一会儿,看似轻松的采茶,要坚持下去也要有耐心。
 
  再看母亲,她总是不紧不慢地采,采完一棵接着去采下一棵。一把把嫩叶纷纷落进篮筐里。半天下来,母亲明显采得比我多。我坐在草地上休息时,母亲笑着对我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采茶是个慢活儿,不怕慢,只怕站;不怕站,只怕转。”我劝母亲也休息一会儿,母亲说她不累,就继续一棵棵地采。母亲戴着白色草帽,在茶树丛里就像一朵茶花。
 
  我不好意思休息了,顾不得累便母亲并排站在一起采茶。一垄茶树,我和母亲分别站在两旁,慢慢往前采。母亲采摘起来格外仔细,她说有些嫩叶这次摘漏了,下次来就老在树枝上,怪可惜的。母亲低着头,稍稍弯着腰,一手抓住茶树枝,一手去采摘嫩茶。那些嫩嫩的茶叶躺在母亲宽大的手掌里,然后落进竹篮。母亲尽管老了,精神却非常好,见人就笑呵呵地拉上几句家常,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在陪她采茶似的。我们一边采茶,一边谈笑着,母亲跟我讲着过去的事情,我则说些生活上好笑的趣闻。阳光暖暖地照着,春风不时吹拂着脸颊,整个人感觉非常舒服。
 
  陪母亲采茶,陪着她慢慢变老,其实是一种福气。
责编:飘云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