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席之间,春秋为虚,花枝为实

  
 
  秋来,该换茶了。
 
  暑热渐渐退却,心也安然开来,取出前年藏的白茶饼,隔了窗棂吹进的淡淡秋意,细细的看,色沉心润,愈发地欢喜了。
 
  藏茶,有时候,是收敛那些不能忘却的欢喜,或者是不能忘记的人,待到某年某月,再去重新打开封印的回忆,一杯滚水,便鲜活如初。
 
  隔年的莲蓬,在案子上待得日久了,有了些许灰尘,且今年的新鲜莲花莲子也上得桌来,便换了下来,或许年龄大了吧,竟然觉得这粉粉白白的荷花着实好看,比那份带了枯槁的古雅更容易得人欢喜。
 
  来来去去的人都说,这花朵儿真让人爱的不行了。成把的小荷花骨朵,剪了长长的梗,扎成一束倒挂在书架上,慢慢风干。
 
  小莲蓬也挑选四五只用麻绳子扎起来,倒挂了,与荷花朵儿一起风干,那些香味就渐渐的掺进去秋日阳光的味道,虽然颜色慢慢的暗淡,香味也日渐消散,但是却成了另一道风景。
 
  岁月的痕迹,与那些线装的书是极其相配的。
 
  这些莲蓬可以放在实木画框里,挂在白墙上,就有了萧萧远山清秋意,即便是身居闹市,也能听到禅寺的钟声。
 
  在夜里,在这支淡淡的枯槁的莲藕上,也在眼前这一盏清茶之中。若有老友来访,相对而坐,一盏茶便复活了旧日时光。若一人独对,淡淡墨痕一帘书香倒也不辜负这一杯茶的温暖。
 
  此刻,禅便是茶,茶便是禅。
 
  好茶,配得起山间明月,配得起松涛晚钟,配得起一竿修竹,配得起一壶春秋。
 
  尘世,虚无,入境,出尘。
 
  仿佛,生命在此更迭交替。
 
  原来,这茶席之间,茶盏,花枝皆为实,蕴含其间的韵味精神则为虚。
 
  烹茶人的一招一式皆为茶汤所御,此为实物,而事茶过程中的专注、无我则是最为宝贵的心悟。
 
  枯莲座,无尘心,一杯茶,一壶春。
 
  饮罢,这日子便也过去了一个春秋。
责编:飘云
阅读"茶席之间,春秋为虚,花枝为实"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