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茶诗《一七令·茶》

诗文
 
  一七令·茶
 
  唐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茶。
 
  味香,形美。
 
  深受诗客和僧家的爱慕。
 
  白玉雕成的碾用来碾茶,红纱制成的茶罗用来筛分。
 
  烹茶前先要在铫中煎成黄蕊色,然后盛载碗中的浮饽沫。
 
  夜深之后与明月作陪饮茶,早上起来独自面对着朝霞也要饮茶。
 
  饮茶能够清除古今人身上的疲倦之感,特别是在醉酒后饮茶效果甚是好。
  这是一首一字至七字诗,俗称宝塔诗,以宝塔诗写作的诗歌,并非少数,但以宝塔体所写的茶诗,在中国古代诗中较为少见,弥足珍贵。这也是一首送别诗,因为白居易要升任东都洛阳,诗人与王起诸公举行欢送会,宴席上要各以“一字至七字”作一首咏物诗,标题只能用一个字,于是元稹写下了这首《一七令·茶》,白居易也当场写了一首《一七令·竹》。
 
  诗的开头,就点出了主题是茶,并借用“香叶”、“嫩芽”等词对茶叶本身进行描述,突出茶叶香清高、味甘鲜等特点。同时采用了倒装句的手法,表明“诗客”及“僧家”对茶的爱慕之意,让其在品尝的过程中,可以忘却尘世的烦恼,从而达到超然物外的境界。
  诗人分别借用“白玉”和“红纱”来形容茶碾和茶筛,可见这两个器具在当时是多么贵重。而“铫煎”、“碗转”等词是对煮茶工序的简单描写。“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茶与晨昏相伴,与朝霞明月共处,作为一首送别诗,这句话则是充满了伤感之情,“邀陪”“独对”等词都是对日后无人再陪伴一同饮茶,唯有明月与朝霞伴君左右的写照。
 
  诗从自然可见的茶叶外形描写起,直白言物,生发到茶道的意境和诗人的心态,最后一句点出了茶的最高理想境界,“洗尽”二字最能体现,茶能抹掉过去的不称心事,又使人在忘却中不疲倦。
 
作者
 
  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洛阳人(今河南洛阳)。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元稹聪明机智过人,年少即有才名,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并结为终生诗友,二人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诗作号为“元和体”,给世人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佳句。
责编:米渣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