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人爱“叹茶”,“叹”的是什么?

  广东人爱喝茶,谓之“叹”茶。很多人刚听到这个说法,心里会想,这喝茶就喝茶嘛,叹什么呢?其实,一个“叹”字,是广州方言,有品味、享受之意。喝的是寻常的茶,叹的是悠闲慢生活。在如今这样车轮滚滚,拥挤繁忙的生活里,悠闲对我们来说,早已是一种异常奢侈的东西了,难得啊!

  今天,我们精选了两篇文章,来和大家说说广东人的叹茶慢生活。
 
  广东人“叹茶”,有一定的历史和文化渊源。
 
  中国自古饮茶之风盛行,很多人出行都带着精致的茶具和茶团,随处可以煎烹,三五知己,边饮边聊,一聊就是半天一天,可以说是信息交流,感情交流,心灵享受。
 
  后来,由于战乱和灾荒,中原人(即现在客家人的先祖)大举南迁,带来了许多的中原文化习俗,其中也就包括茶文化。所以千百年来,广东一直保持着饮茶的古风。茶楼、茶居、茶馆很多,早有早茶,午有午茶,叹茶的人络绎不绝。进得茶楼,热气升腾,云蒸霞蔚,香气扑鼻。
  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茶,饮起来心情也不相同。
 
  有人衣食无忧,茶的味道对他来说,自然是和他的日子一样,有滋有味。而生活拮据一点的人,叹茶又是一番情怀。茶到苦处,感叹人生之不易,几杯下肚,甘中带苦,苦中有涩,涩后回甘,其味永,犹如夕阳古道,看浮云过眼,往事回首,有甘有苦,荡气回肠。或三五至交,围炉而坐,执掌而谈,情趣盎然,然而相见时难别亦难,曲尽人散,乍暖还寒,则是另一番喟叹了。
 
  有一家几口围坐而“叹”,也有形影相吊,孤坐独“叹”,各有各的心情,各有各的味道。我见过不止一家,四代同堂经常上茶楼叹茶,老人行动不便,子孙们就用轮椅推着去,种孝悌,份亲情,人情温暖,人见人叹。
 
  佛教禅宗有个故事,说是有个年轻人在生活中遇到了挫折和失意,无法排遣,去向释圆法师求教。
 
  释圆不说话,而是叫弟子送来一壶温水,手抓一把茶叶,往杯子里一放,再用温水去冲泡,端到年轻人面前,请他饮用。
 
  年轻人喝了一口,觉得这茶没有味道:“怎么一点香气也没有?”释圆说:“这是很好的铁观音,怎么说没有香气?”
  于是又叫弟子送来一壶沸水,用同样的茶叶,冲入半杯沸水,茶叶立即在杯中上下翻滚、沉浮,过一会儿,又冲入一些沸水,茶叶再二次翻腾、沉浮,这样反反复复,杯子里的香气四溢,充满禅房。年轻人喝一口,味道甘洌,口感爽滑,不禁大为称奇。
 
  释圆解释说:“是水的温度决定了茶叶的翻腾。温水泡茶,茶叶只浮不沉,不会散发出清香,只有沸水,才能使茶叶几经升沉,香气弥漫,使我们感受到四季的种种滋味。”
 
  一杯清茶,使年轻人感叹不已,顿时明白人生平顺,波澜不惊,就不会有滋味,只有几经沉浮,才能品出人生百味。
 
  过去有一种专门给报纸写专栏的文人,有的写杂谈之类短文,有的写连载小说。他们的作品,大都在叹茶聊天中得到灵感,当堂写下一篇几百字文稿。效率高的,至可以同时给几家报纸写专栏、写连载。总之,茶楼成了某些人一个重要的生活空间。可以交流信息,可以知人论世,即使独酌独饮,也在闹中求静,盘算自己的生计。
  茶使人们发出心灵的颤动,所以一个“叹”宇,真是点睛之笔。
 
  刘禹锡在湖南常德居住时,收到朗士元(大历十才子之一)寄来的新制茶饼,品尝着,写下“生拍芳丛鹰嘴芽,老郎封寄谪仙女。今宵更有湘江月,照出菲菲满碗花”的诗,感叹友情的芳香。
 
  广东的茶式很多,不光是喝茶,也有点心之类,如春卷、虾饺、糯米糕、糯米鸡、蒸排骨、油条、烧饼、叉烧包……凡百十种,任意挑选。有人坐就是一个上午,去晚了就得排队等候。
 
  关于这个“叹”字,包含有品尝和叹赏之意。叹赏,是对茶的一种情结,往往泡上一天半天工夫,谈天说地,或独自消遣。
 
  我时常想,广东酒徒也有不少,为什么饮酒不叫“叹酒”?文雅一点的叫饮酒,俗二点的叫喝酒,酒量大的称“酒坛子”、“酒鬼”,没有酒德叫“酒棍”、“酒癞子”;不用下酒菜的谓之喝寡酒,有心事的叫喝闷酒,甚至越喝越胡涂,饮益精明的并不多。茶就不同,茶可清心,所谓“叹”,大抵慢品细咂,醒眼观世,清净自在。而酒后吐真言是一种醉态,两者不是一码子事。“叹”字含义的深邃,于此也可掂量出来。
责编:米渣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