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与空白俭约之美

 茶道与空白俭约之美 

  世上之美,因人而异,因观念而异。太极茶道流派艺术追求“和、俭、敬、美”,其中“空白和俭约之美”是一种独特追求。

  我们安排茶席,有茶壶、茶则、茶叶、茶碗之类,有些必不可少,自然不可或缺。而有些可有可无,则一概不列。俭约是一种美,留下空白,是为美留下时机、局面和想象。茶道不宜繁杂、琐碎,因为这背离茶道历史和文化本质。

  日本人仓冈天心所写《说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茶师千利休看着儿子少庵打扫庭园。当儿子完成工作后,茶师却说:“不够干净。”要求他重做一次。少庵于是再花了一个小时扫园。然后他说:“父亲,已经没事可做了。石阶洗了三次,石灯笼也擦拭多遍。树木冲洒过了水,苔藓上也闪耀着翠绿。没有一枝一叶留在地面。”茶师却斥道:“傻瓜,这不是打扫庭园最佳方法。这像是洁癖。”说着,他步入园中,用力摇动一棵树,抖落一地金色、红色树叶。茶师说,打扫庭园不只是要求清洁,也要求美和自然。这个故事是不是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许多完美有时不需要太复杂,简单、朴实中,也有一种更美丽元素在召唤着人们心灵。许多完美有时不需要太过“完满”,留下些许空白,却能够更美。太极茶道茶人素有“抱朴守拙”、“本真自然”理念,作为人生感悟,也会令人感慨良多。装修房子后,地板如果多次出现挤压拱起,这是太“美满”了。木工讲究疏密有致,粘合贴切,该疏则疏,不然易散落。高明师傅,总是恰到好处留一道缝隙,这样就能避免了挤压和拱起。为防热胀冷缩,每段火车铁轨之间也总是留下些许缝隙。

  留出缝隙,实际上就是留出了余地。众所周知,名画家,无论入画景物再多,也总要留出二三分空白;喝酒也一样,酒至微醺,乃最佳境界。清人《两般秋雨庵随笔》中言“功不可立尽,官不可做尽,恩不可市尽,寇不可杀尽”,这虽多少有些封建社会官场玩弄权术、明哲保身之味,但剔除其糟粕,其“不尽”之中蕴含空白之理,还是有些借鉴意义了。

  留出空白,留出余地,这既是为官为人之道,也是为人处事准则。留出空白、留出余地,就是要求我们茶人都去做一个豁达宽容之人。

  任何人对自己所做事情结果,不必期望太高,不要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好,好不好应由别人去评价。这样,抱着适可而止欲望,既能使自己保持一颗平常心,又可在遇到不公正对待时不会感到惊异和委屈。“知止而静”,就是宽容和豁达。豁达之人,往往是宽容之人。宽容总能得福。一个老妇人在她金婚纪念日那天,向来宾道出了她婚姻幸福之秘诀。她说:“从我结婚那天起,我就准备列出丈夫10条缺点,每当他犯了其中任何一项时,我都愿意原谅他。”有人问她,10条缺点到底是什么?她回答说:“老实说吧,50年来,我始终没有把这10条缺点具体列出来,每当我丈夫做错了事,把我气得直跳脚时,我马上提醒自己:算他运气好,这是我准备原谅之10条缺点中一条而已。”说白了,宽容不就是这位老妇人婚姻幸福最大秘诀吗?

  任何人不论他多么成功,无论他拥有多少财产,都会有遗憾,遗憾就是缺憾,就是人生幸福中些许空白。一个豁达宽容之人,自能做到知足常乐,学会顺其自然,懂得“适者生存”道理。其往往更能适应自身具体情况来生活,能够多一些满意,少一些不满意。

  多一些满意,少一些不满意,有时意味着须学会忘却。让自己在恶意、纠纷、金钱、物欲这些领域里,创造一些空白和俭约,保留一些空白和俭约,有时忘却是一种福,就不会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在“情绪旋涡”里迷茫和徘徊,就会尊崇人与人之间理解、信任和团结,从而除去私心杂念,坦荡面对人生。一如茶之品位,质洁、素雅、松弛。这样喝茶才是有福,这样做人,才会快乐和幸福。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