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翁佛缘茶语

 
  《三翁佛缘茶语》:时至甲午年清明次日,我方生心提笔。近半年了,慎独时、吃茶时、工作时、睡觉时,每每回忆起三翁之间的那些佛事与茶事,令我禅悦,助我快乐,有时促我大笑。原想私下再独自持续这种快乐,迫于答应向俩翁汇报心路过程之原由,加之佛友、茶友们急于同享,今方叙说。
 
  三翁茶汇,非老鼠会,是金鼠之人禅公、茶翁、茶羽三翁慧荟。甲午小年午时,佛缘、茶缘、鼠缘合和,中国南传佛教领袖祜巴龙庄勐尊者一一禅公,昆明百茶堂堂主艾田一一茶翁,自在禅茶堂堂主德明居士一一茶羽,三个同辈金鼠之人汇聚百茶堂,延续着禅茶非—味的善智因缘。
 
  三者中,论出世为人,我为最小;论茶道修为,茶翁为我师;论佛门辈份,我为禅公门下一名在家护法居士;故凡遇佛事、茶事,常被两名师呼来唤去而不知东西。深思,定是过去世三翁诸多佛茶因缘所致。源于此缘,蛇年尾的某茶席中,我想,甲午马年将至,可否恭请禅公助我俩善度甲午年从而马上避邪?我问茶翁:当否?茶翁复:善好!善哉!我邀请,您办理如何!真是有茶能使茶小鬼(茶羽)推磨,好吧!加之佛使神差,便成就了甲午小年三翁自娱自诩的佛茶趣事……那天的昆明,极佳的天象还是带有一丝寒意,早在门前等待的茶翁,同我—道护持禅公进入百茶堂。才进入茶堂就被百茶堂早已燃烧的火盆和艾粉们的恭敬之心所感染。借此,我分别介绍各有缘艾粉同禅公结缘。禅公入座茶席,茶翁主茶,禅公拿出自带的武夷岩茶,欲请茶翁冲泡驱寒。茶翁识茶观人,马上便知禅公不但喜茶,而且爱吃发酵茶,便拿出99年自藏小青饼请禅公品味,我深知禅公不但是个令人喜欢的大佛爷,且还是个品吃任何食物时,其吃相的自然显现,都会令人深受感染,不知道的肯定误认为此食物一定好吃。其实,禅公是个大吃货、大玩家、大儿童、大慈善家、大智慧者……最后俗称大佛爷。来百茶堂,他拿出自带茶,其目的不是为斗茶而来,是智慧地叫茶翁拿出最为上好的看家茶来品玩。几款茶的品尝间,众说好茶,禅公轻咳几声,才知禅公在昆开会受寒。茶翁马上请出看家好茶一一【千两柱茶】,意想—则为禅公治咳嗽,二则请禅公品尝,几碗入喉后,咳止,禅公连连称赞:“好茶!好药!好吃!”;茶翁马上发心供养:“大佛爷北京见官途中每日吃喝,咳嗽定好,另外封包好的一大袋柱茶和两个金瓜您回到寺中自用,请德明居士帮您保管并带到版纳,好吗?”,我暗喜!马上承诺:一定办到,一定办好!上当了吧!茶翁!上贼船了吧!禅公!
 
  茶毕,三翁各自带着自己收获的喜悦,入百茶堂佛堂,由禅公主法,禅公佛门弟子护法,按照南传佛教仪轨,借大佛爷福德,同为我俩凡世喜茶子鼠诵经赐福,做甲午马年善行功德滴水回向:“愿三翁多世之功德,成为一切有缘家亲导向快乐、远离一切不善的强有力助缘!”佛事圆满,茶翁深感身心轻盈喜悦。借此,我问大佛爷:马年我等鼠辈如何?大佛爷如是语:我们共同做了功德滴水回向,很好啊!对夫人好,对子女好,孝敬父母,您们会更加快乐!我暗喜:还好我和茶翁有共同之处便是孝顺、爱茶同时更爱听闻夫人唠叨;心想:马年‘’马上听夫人话‘’马上……。
 
  不出半月,百茶堂热闹非凡,茶翁连连叫苦一一【自从茶翁以茶和版纳总佛寺大佛爷结上茶缘后茶柱就没有清闲过,蹭者、索要者、寻茶者纷至沓来,众爱茶粉因茶快变成了仙家了,而老翁也成为“半茶郎中”,只差诊脉开方了。感慨:茶真好!茶除了给我们口腹之乐、精神欢悦之外又新增了驱病之功,如今世上还有什么饮品具有如此多的功效,非茶莫属!看到大佛爷右肩外露大杯畅饮,我心欢喜!!吃茶去!】。
 
  时隔一月有余,带着众贤友们的供养资具,带着茶翁供养禅公的千两柱茶和金瓜,汇同妙云居士、淡然居士,赶往西双版纳各禅林。出发前,并未告知禅公何时到版纳,刚落脚版纳,便接到都罕听长老来电:大佛爷过问他的茶带来了吗?我感惊奇一一大佛爷竞比我还渴茶,这可要命了!敢请二佛爷监工,命我快速送到长老室,大佛爷等候吃茶……入长老室,大佛爷叫随从备水,推迟外出参访时间,准备品尝千两柱茶:是大佛爷点茶?否!是大佛爷渴茶了?否!是大佛爷审查,审查我是否偷了供养茶,审查我是否偷梁换柱,大佛爷开口便是真实话:千两柱茶变小了!我如是交待:我可没有偷吃啊!大佛爷真心话:小了点不怕,马上泡壶吃。我暗自偷笑:总算过关了!心想大佛爷比我嘴馋。大佛爷大杯大口吃茶,观看吃相,闭目中大口马牙说茶话:真的……好茶……医病良药,就是小了一点点。他马上吩咐身边的几个待者一同品尝:这是昆明艾老师供养的好茶。我小杯小口小心吃茶……心醉地想:这那是品茶啊!分明是禅公和茶翁两堂分头审本“贼鼠”啊!还算本“贼鼠”只会偷藏世间二物:佛陀的止观禅和出自茶翁之手的好茶。品尝审茶间,禀报了三翁联心制作的甲午年纪念禅茶的进展情况,顺意拨通了茶翁电话,告知茶已送到,请禅公接听:哈罗!您好!我们正在吃茶,好茶啊!我的病好了,欢迎您到版纳玩。电话里,茶翁一高兴,又决定赠送禅公一只完整的千两柱茶。从那天起,我嫉妒啊!我时刻惦记着,惦记着三翁的再次汇聚,让我们共同等待吧!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