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茶道

  生长在云南的我们,不知不觉的练就了一双洞幽查微的双耳,接着又练就了一双洞幽察微的眼睛与嘴巴与双手,然后就是从事了必须洞幽察微的茶叶事业。
 
  有了感觉,就萌发了对茶的的感情,有了感情便时常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做茶是件耗精费神的事,可爱茶者总是“乐此不疲”,茶青一到,迫不及待地就想看个究竟,然后凭着经验设定了个制作方案,在青叶变化时,自己似乎也加入其中变成了一分子,然后像一位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战况如何就得看指挥才能如何了,一号茶做成后,总会觉得有些不足之处,然后又设想着下一次的精益求精,但每次都绝不会是十全十美。如此,制作工艺的改进便永无止境,由于对茶的痴爱,许多人把自己的人生定位在了制茶业,锻炼成一个个的善解人意又重感情的人。
  
  在茶叶制作过程中,萎凋的程度如何,先是用眼看,待鲜叶表面色泽稍稍转暗,叶张由硬挺转为稍许疲软,这时将鲜叶向阳的一面翻动到阴的一面,阴的一面翻转到向阳的一面。日光的萎凋程度都在制作者各自的标尺下予以衡量,标准各自有些差异,这些尺度最后往往是以嗅觉在决定的。做青阶段,眼观鲜叶色泽、坚挺与疲软、叶色的绿与黄、厚与薄、体积的大与小用以判断做青程度的十之七八。耳朵听着摇青时发出的声响,判断着摇青程度的适度与否,用手触摸感知鲜叶的含水量,老嫰程度。含水量较低时,有如触摸绸缎面的感觉,那鲜叶的品质可就不一般了。茶叶的收官任务总是交给我们的嗅觉,青味、青香、清香花香还是果香的产生是每号茶的必然,而花香的类型,果香的类型是在不经意间露出苗头,嗅觉的灵敏程度成了把关的要点。
 
  审评茶叶首先看它的外形紧结程度如何,眼睛看得到,手也可衡量,抓起一把在掌心轻轻的抖动,茶的质感便有了反应,久经锻炼的手,可以随时称出审评所需的重量,不管是粗松的,或是紧结的又或是细碎的。掀起杯盖,在一瞬间,鼻子的嗅觉细胞经过商量,给出了茶的香气类型、纯度、高低,然后又衍伸到茶叶的生长环境,是正岩、半岩、洲茶还是其它地域的。嗅闻叶底,又可知鲜叶是否接受阳光的青睐,亲睐程度如何。轻啜茶汤,滋味的醇厚度,以及苦、涩、甜、辣在舌根、舌心、舌尖、舌周围尽情发挥着它们的表现欲。
 
  
责编:火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