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茶马古道起源于何时?茶马古道文化与茶马古道路线


  在长期的贸易活动中,滇藏茶马古道上许多交易市场和驮队、商旅的集散地,逐渐形成了一批商贸集镇,进而成为居民生息的市镇。这些市镇就像一颗颗明珠,将滇藏茶马古道串联而起,成为一条多元文化的纽带。
 
  从香格里拉向德钦方向,在金沙江两岸群山耸立,江水激流、道路蜿蜒的地方,有一个被誉为“金色的沙坝”的地方——奔子栏。奔子栏是滇藏茶马古道上的咽喉重镇,也是曾经十分繁荣的一大商埠。过去奔子栏以最能干的“马脚子”,即赶马人而闻名,他们一人能赶八匹甚至十五匹骡子,马帮都喜欢雇佣他们。就这样,这些“马脚子”就跟随各族马帮来回奔走,带回了各民族的文化。
 
  归属芒康县的盐井,是滇藏茶马古道入藏的门户。那里的盐井盐田遗存是目前世界上仅存的最原始的制盐设施之一,也是滇藏茶马古道上唯一存活的人工原始晒盐风景线。所谓的盐田,其实是在汹涌的澜沧江边搭建的一些土木结构的平台。顺着盐田之间的小道下坡,盐水井就挖在江边。这儿的盐水井有的深近10米,工人们身背圆柱形的木桶,将卤水存储在盐田边的槽沟里,其他的工人将卤水从槽内舀出倒入盐田里。经过一天的暴晒和江风的吹拂,第二天,盐田里就会结晶出白色的盐粒。依山搭建层层的盐田气势雄伟,创造了世界上独特的景观。
  通常认为,滇藏茶马古道是从普洱北上,经南涧、大理、香格里拉、德钦、碧土至西藏邦达,在邦达与川藏茶马古道会合,会合后,再分为若干条道,一条向西南,经然乌、察隅,进入印度北部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在此连起滇缅印道和海上丝绸之路;一条由邦达经昌都西行至拉萨,再分为两路,一路经江孜等地进入尼泊尔、锡金、不丹诸国,另一路经日喀则、拉孜、萨嘎、普兰等地到印度和尼泊尔。
 
  历史上,茶马古道是因唐代的茶马互市而起,滇藏茶马古道则是在原蜀身毒道、古西域道、唐蕃古道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藏区人民常年食用牛羊肉和奶酪,需喝茶清热解毒消腻,随着唐蕃古道的繁荣及唐文成公主进藏,饮茶开始在吐蕃上层流行,后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边区少数民族对茶叶需求量的增加,云南人亦欢迎藏区来的优质大牲畜和皮货等,故贸易开始逐步繁荣。
  宋代,以茶、马、绸、盐等为主的“互市”成为汉藏交往的重要内容,无论是朝廷或是民间都很重视,认为“茶马互市”既为朝廷提供一笔茶利收入解决军费之需,又能通过贸易维护西南边疆的安定。因与北方的辽、金开战,朝廷还设置了“茶马司”,满足国家对战马的需要。元帝国建立后,为加强对康藏地区的治理,让前往西藏的交通畅通,把以“茶马互市”为主干线的进藏线路设置驿站进行管理。
 
  从此,滇藏茶马古道的战略意义更加突出,到后来“茶马互市”从直接由中央政府经营,逐渐引向任藏汉民间自由互市。明代,茶马互市又开始兴旺。朝廷也非常重视藏区对茶的海量消费,于是明皇实施“以茶制边”的政策。在青海、四川的境内设茶马司,向甘、青一带藏族部落首领封赐加官、颁发金牌信符,令其以马易茶。明末,云南各族人民进行了17年的抗清斗争,因战乱,对西藏的茶叶供应少了。后来清兵入滇,达赖喇嘛立刻遣使要求恢复茶马贸易。
  到了清代,“茶马古道”更加畅通,据载,仅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2年),滇茶销西藏就达三万担。乾隆以后,茶马古道更为繁荣,但“茶马互市”的场景逐渐被“边茶贸易”制度取代。随着经济的发展,茶马古道沿线的商品种类大为增加,不仅藏区对茶叶的需求持续增加,而且对布料、铁器以及生产和生活资料等商品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内地对藏区马的需求下降,但对皮革、黄金、虫草等需求大幅增加,汉藏之间的贸易范围更为广泛。
 
  在此情况下,清朝在经营上改官茶为商茶,更加促进了滇藏茶马古道沿线各民族民间贸易的繁荣发展,从此,由康藏地区大寺院、大土司、大商人组织的商队马帮络绎不绝。
 
  时光荏苒,曾经滇藏贸易之中扮演首要角色的滇藏茶马古道,已被滇藏公路慢慢取代,而行走其中的马帮,也变成了穿行于滇藏公路现代化的“车帮”。但是嵌在滇藏茶马古道石板路上的马蹄印仍然清晰可辨,就像这条古道,仍然蜿蜒在山重水复之中,承载着历史的脚印。滇藏茶马古道的故事,也仍然在各民族的传说和歌声中传唱着,成为滇藏茶马古道最久远的延续。(原题:滇藏茶马古道历史沿革)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