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共有6条,分别通向北京、西藏、泰国、老挝、缅甸、越南和印度。除了进京和进藏的2条线路外,其余都通向了毗邻的国度。
 
  有一条具有悠悠近2000年历史沧桑的古道,起源于普洱,也一度延伸到东南亚以及南亚,不仅见证了普洱茶贸易的盛衰,更推进了古远的民间国际贸易,这就是与丝绸之路重合的一段茶马古道。在这条古道上,沿途高山逶迤,峡谷纵横,风光旖旎,而顺着这条古道一直走,再穿过大盈江、瑞丽江,就会汇入一条悠远而美丽的河流:伊洛瓦底江。由此茶马古道也走进了一个美丽的国度,并途经这里,走到更远的国家,这就是缅甸。
 
  蜿蜒的伊洛瓦底江是缅甸的母亲河,延续着缅甸的生命动脉,曼德勒就在它的东南方,美丽的江水养育了曼德勒,成就了这个缅甸的第二大都市。
 
  在曼德勒,不得不看昔日雍芨牙王朝的最后一个首都因瓦Inwa,因瓦城内,还有村庄,大部分只是草房,有些许居民,以粗劣的农耕维生,如果去对时机,到时可以看到倒映着佛塔的水田,在田间劳作的村民,还有在河边浆洗的妇女,渡过小河,坐上马车,这里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一切都那么的幽静而甜美。
  曼德勒的宗教中心实皆山SagaingHill,这是著名的佛教圣地,清晨天刚亮,山间就会传来寺庙的钟声,红色的僧侣,粉色的尼姑排着队,手里拿着钵,赤脚,挨家挨户化缘,大家都是乐于布施的,会准备米饭、水果、茶等物品,阳光明媚的时候,化缘结束,资历较高的僧侣平均分配物品,随后僧侣们在寺庙里每天只能吃早饭和午饭,从午后到午夜,除了喝水外,不再吃任何东西,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而“不朽之城”阿玛拉普拉Amarapura,也曾经是雍芨牙王朝短暂的首都,1849年,当时的蒲甘国王KingBagan的大臣乌本UPein提议修建一座由全柚木搭建的桥,并开始建设,历时三年,终于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高3米,全长1200米,“之”字形横跨于东塔曼湖之上的乌本桥UPein’sBridage,整桥共用去1086根直径40公分的实心柚木,连接着KyauktawgyiPaya和Taungthaman村庄。承载了近200年的风雨,现在的木头已经呈灰色,仍可以看到柚木柱上,刻满了海誓山盟,甜言蜜语,所以,乌本桥也有另一个名字“爱情桥”或“情人桥”,恋人们会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走过桥上六座亭子,象征着佛教中的“六和精神”——身和同居、口和同语、心和同志、德和同守、见解和共同进步、利益和共同享有,也以此桥作为他们爱情永恒的见证,为“不朽”证实。日落时分,橘红色的夕阳洒落在伊洛瓦底江上,桥倒映在水中,站在桥中央,听河水缓缓流过,美得无与伦比。
 
  数百年的烽烟已尘埃落定,滚滚的尘嚣亦埋藏于历史的阴霾中,梦里,我站在MandalayHill山顶,为曼德勒祝福,颂经声从远处传来,曼德勒,在微笑。
 
  蜿蜒的伊洛瓦底江继续流淌,最后冲进安达曼海,最后经过的一个城市,仰光。它是缅甸联邦的原首府,它也被称为最和平的城市。
 
  仰光三面环水,东面是勃固河,南面是仰光河,西有伊洛瓦底江入海的莱河。仰光河的南部,沿东西两河之间向北扩展,是繁华的商业区,一条条笔直宽敞的大街上,花圃里鲜花盛开,人行道上绿树成行,裸露左肩、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赤脚在街上行走,这里像极了一个巨大的公园,当然,市内的所有公园,也都是免费向本国人民开放的。
 
  在仰光,不得不看经历了2500多年风雨沧桑的瑞光大金塔,大金塔主塔周围有64座小塔环绕烘托,所有塔身均贴满金箔,形状与大金塔相仿,组成壮观的金塔之林。小佛塔大多是平民所建,佛教徒的信念中,建佛塔可以造福终生,修福来生,所以人们如能积攒一点钱,大多要花在建塔拜佛上面,我认识不少仰光的朋友,辛苦了一年,把一年的积蓄,换成金箔,只为佛塔添金增色。
 
  围绕着大金塔的每一尊佛像,都代表着一个星期里的一天,人们按照自己出生的日期(星期几),向佛祈福,并按自己的年龄数,用水冲洗佛像几遍,随后就会在佛像旁席地而坐开始祈祷。在大金塔的周围,也看到很多被香火供奉的榕树,它们具有一定的直径,年轮,就会被用香火供起来,树上都挂有佛龛,里面供奉着神明,经常有人在榕树下坐禅、诵经、祈祷。佛经上说,菩提树是和佛祖释迦牟尼一起出生的,同时又是释迦牟尼坐禅修行悟出真谛的地方,而榕树与菩提树又为同科植物,所以在缅甸人的心目中,榕树是“活的佛塔”,是“圣树”,他们相信世间的一切,都可能是佛陀转世。而我,始终相信,瑞光大金塔,就是仰光的一切。
责编:水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