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那条茶马古道

  顾名思义,茶马古道就是连通内地茶产地区与边境游牧民族之间进行茶马交易的一条古老交通要道。而在位于湘中雪峰山北麓的安化县高城村,就延绵着我们南方仅存的这么一条茶马古道。那是我家乡的那条茶马古道,早在明朝时期就有一大批的晋陕甘商人,他们不顾路途的遥远,辗转来到了山峦迤逦的安化茶产区,种茶收茶,通过一条狭窄的马驮险道与一条茶叶集市街,经过那条十分险峻的九曲十八弯资江主支流河水,水路并举,源源不断地将安化茶叶运往青宁蒙新等西北民族边境地区。
  山外车鸣声不绝,山间铃响马帮来……这是一位外地游客来我家乡安化茶马古道旅游时而发自内心的感慨。其实,对家乡这条古老的茶马古道,我亦是神之已久。择日,我便与几位朋友相约,一大早就从安化县城东坪镇租用了一辆“的士”,沿着资江河水顺流而下,前往那心神向往的地方——江南镇高城村。一路上,那百里的花廊与灵动的河水,那绿意葱葱的山峰与鳞次栉比的茶企,那雄伟壮阔的电站与修葺一新的农舍,多少给我们那一路的颠簸旅行增添了许多乐趣,平添了许多话题。
  大概四、五十分钟之后,我们便进入了江南镇通往高城村那条向天而行的盘旋公路,公路是坡多弯多,坡陡弯急,弄得我们是左偏一下右偏一下,脑壳都被转晕了。好在那位“的士”司机是本地人,面对这样的路况,他自然是面不改色心不惊,轻车熟路,一路高歌猛进,还算是平平安安,也总算把我们这几个“蜗居”在小城里的家伙送达了目的地。
 
  乍眼望去,高城村就像是一个被托举的小山村,建在山头的山头上,虽说农舍不是很多,但这里自从成为“省级重点旅游景点”开发后,公路纵横了,高档宾馆入驻了,新建的商店茶企不少了,游客更是纷至沓来,络绎不绝。我们的车刚停放在停车坪里,旁边几家店子的接待员就迅速探寻而来,争抢介绍着茶马古道的旅游景点与旅游路线。
  我们驻足站在路边向下看,山山相依,林密如海,云雾缠绕,胜似仙界。而坐落于此处的高城村,地势较缓,三面环山,山林茂密,似云海里凸现出来的一块绿洲。一块经过了一番精雕细琢的“茶马古道”石碑,吸引着众多的游人在争相拍照留念。而那条保存良好的石板路,虽说不是很宽也不是很长,但夹在那一溜长的杉木皮木板屋中间,格外显眼,好像是一架通天的天梯,直冲云霄。屋檐边上的一条潺潺小溪,沿着那盘根错节般的怪石嶙峋,转弯抹角的,碰碰撞撞的,发出有节律的哗哗声。那家家的屋梁上都悬挂着几支百两茶,十分抢眼,好似是他们的镇宅之宝。而在那些沟沟洼洼、田田坎坎上,栽种着不少的蔬菜与瓜果,那些鸡鸭在草坡上自由自在,那些牛羊在草岗上若无其事,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时不时会传来一长串“嘚嘚嘚”“铃铃铃”的马蹄与马铃声,那条石板路上便立刻呈现出一对人与马在并肩而行……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把我们“吹”到了攀岩之处。这与其说是攀岩,还倒不如说是穿越一条长长曲曲的、高低不平的,既惊险又富有挑战性的山谷。那山谷既窄又长,还有蛮高,两边全是崖岸峭壁,一些不知名的树呀藤呀茎草呀,横七竖八地长在石缝里,凉风习习,阴森至极。山谷的中间那些长满了青苔的石头,大小不一,东倒西歪,密布得有的地方只能让人侧身穿行,几处斜着的大块石头,不得让人低头猫腰,那完全躺卧着的几块怪石,只能借助他人之力才能攀爬而上。山谷中幸儿有一潺潺细水,或鸟虫的蟋蟋声,才显得山谷里有点儿生命的迹象。当然,这山谷也搭帮地方政府修建了一条用铁链铸成的“安全通道”,搭建起了无数个石桥、拱桥与木桥,要不然谁有这么大的熊心豹胆来攀岩,想都不敢想。
 
  我们好不容易攀岩完,人早已是筋疲力尽了,汗流浃背了,上气不接气了,不过幸好已到达了茶马古道的出发地。我们正准备继续前行时,大家都觉得太累了,也实在是太饿了,便径直来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农家庄园,各个狼吞虎咽般呷了几碗饭,便斜靠在坐椅上呼噜了一下。
  也不知是哪一个作孽鬼,还没等我们大伙再好好地休息一下,就吵闹着要出发。于是,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茶马古道的出发地,穿过一长廊和一石桥就开始上山了。山路很陡很窄,左边是用于骑马的山道,右边是游人步行的阶梯。午后的太阳好烫人,树林里散发出来的温度有蛮高,伴随着林中虫鸟那此起彼落的蟋蟋声,大伙的脸颊上已渗透出了大把大把的汗水。突然,一阵沁人心脾的微风送来了丝丝凉意,眼前便出现了一座木桥,一股山涧穿桥而过,一湾碧池清澈见底,一条丝带飘逸在山林间。
 
  一路上,那深深的马蹄印依旧清晰可见,石板上留下的游人污渍显然未干,虽说这条长长的茶马古道实在是特难行、特难走,但大伙在关怀、牵手和想象中叙说不断,似乎亲身感受到了当年马帮们翻越这座座山峰的艰辛,也想象到了当年马帮们驮着黑茶、千里长路、风餐露宿、险象环生的那段寻常日子……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