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茶叶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及对中国的启示

  2016年5月25~27日,FAO第22届政府间茶叶工作组(FAO—IGG/Tea)会议在肯尼亚奈瓦沙举行。中国、印度、斯里兰卡、肯尼亚、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德国、英国和日本等20余个国家的政府和行业组织派出代表团参会,国际标准组织(ISO)、国际茶叶委员会(ITC)及欧洲茶叶和草药浸出物协会(THIE)等相关国际组织作为观察员参会,全体会议代表约100余人。中国代表团由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带队,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派员参加会议。
 
  1  会议基本情况
 
  FAO茶叶政府间工作组会议(FAO—IGG/Tea)是目前层次最高的政府间茶叶会议,主要着眼于世界茶产业格局设计,关注茶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协调世界茶叶生产与消费矛盾,保障茶叶供应数量和质量,建立健全茶叶标准体系等内容。
 
  会议选举肯尼亚为第22届会议主席、日本和中国为副主席。全体会议主要讨论了世界茶叶产销现状及发展趋势、农药最大残留限量(MRLs)、气候变化、保护小生产者利益以及数据统计、推进茶叶网站建设和政府间茶业发展合作等议题,肯尼亚、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介绍了本国茶产业发展情况。会议最后决定设立“世界茶叶市场分析和贸易促进”工作组,中国任主席国,其他参与的国家包括加拿大、印度、肯尼亚、英国、斯里兰卡等。并商定下届期间会议将于2017年8月在斯里兰卡举行。
 
  2  世界茶叶产销现状及市场展望
 
  FAO秘书处做了《世界茶产业现状及市场展望》报告。报告在总结分析2005—2014年世界茶叶生产、出口贸易和茶叶价格的基础上,展望了未来10年世界茶产业的发展趋势。
 
  2.1产销形势
 
  2015年世界茶叶总产量520万t。过去10年,世界茶叶总产量年增长率为4.2%,红茶和绿茶的年增长率分别为2.6%和6.4%。中国和印度的茶叶产量居世界前两位,其中中国茶产量为228万t,印度119万t。2015年茶叶总消费量接近500万t,世界茶叶消费量年增长率为4.3%。肯尼亚和斯里兰卡是最大的茶叶出口国,2005—2014年世界茶叶总出口量年增长率为1.6%。肯尼亚茶叶出口增速较快,中国、印度和斯里兰卡出口量增加缓慢。世界茶叶价格在前10年从持续增长到近年保持基本稳定。受世界经济形势影响,2014—2015年国际市场茶叶价格略有下降。
 
  2.2市场展望
 
  2014—2024年,世界红茶产量年增长率3.7%,主要增长来自印度、中国、斯里兰卡;红茶消费年增长率3.7%,潜力主要来自中国、马拉维、摩洛哥、肯尼亚、印度、斯里兰卡和越南等国;世界红茶出口格局基本保持不变,肯尼亚、斯里兰卡、印度、中国仍占据前4位。世界绿茶产量的年增长率可能达到9.1%,绿茶出口量年均增长速度约8.9%,中国仍为第一大绿茶出口国,越南、印度尼西亚、日本跟随其后。
 
  3  各工作组主要工作进展
 
  分组会议主要就茶叶/茶汤中MRLs标准工作组、茶叶贸易与质量工作组、有机茶工作组、气候变化工作组和小农经济工作组的报告和案文进行讨论和修订。
 
  3.1MRLs工作组
 
  该工作组在农药浸出率研究工作中取得重要进展。递交文件“GuidanceDocumentonRiskAssessmentUsingBrewFactorforFixationofMRLsofPesticidesinTea”至48thCCPR会议并讨论通过(2016年4月,北京),标志着以农药的茶汤浸出率为依据进行茶叶中农药风险评估和MRLs限量制定原则的确立,该原则为制定统一的MRLs标准的基础。中国以此完成虫螨腈、唑虫酰胺和茚虫威的风险评价,协调制定了茚虫威在药典Codex、欧盟和中国茶叶中的MRLs标准。工作组提交17种农药化合物至CCPR优先列表;完成各国茶叶中MRLs标准、禁限用农药信息收集和更新,以及新型污染物最新研究进展的交流工作。中国代表团继续建议多途径建立茶叶通用MRLs,缩小国际茶叶MRLs的差异,平衡世界茶叶贸易。工作组将继续推进各项工作计划,考虑成立非政府组织(NGO),提高工作组在Codex中的贸易话语权。
 
  FAO秘书处做了《茶叶中MRLs标准在国际茶叶贸易中的作用》的报告。报告指出,作为非贸易关税壁垒的一种技术性措施,MRLs标准的严苛程度与茶叶贸易量负相关,不同农药MRLs的变化对茶叶贸易的阻碍具有累加作用,MRLs标准对茶叶贸易的影响可达到与贸易关税相同的效果,国际茶叶MRLs标准的差异性成为阻碍世界茶叶贸易顺利进行的重要因素。目前主要的茶叶进口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制定了相关的MRLs标准,中国、印度、肯尼亚和斯里兰卡等茶叶生产国也开始制定本国的MRLs标准。建议通过茶叶/茶汤中MRLs标准工作组加强国际合作,协调国际MRLs标准,以降低茶叶贸易成本。
 
  3.2茶叶质量标准工作组
 
  茶叶商品质量是消费者关注的问题之一,也是造成贸易摩擦的原因之一。茶叶质量标准规范了市场的准入规范,对提高茶叶商品质量起到了一定促进作用。针对国际市场保有量最高的红茶和绿茶,各国间的质量标准还未完全统一。
 
  关于ISO3720红茶最低质量标准,目前斯里兰卡、印度、肯尼亚、越南、孟加拉国、卢旺达和阿根廷已完全执行该标准;坦桑尼亚、乌干达和马拉维正在推进执行该标准;中国部分执行该标准。由于中国茶多酚含量较低的小种红茶存在达不到ISO红茶最低质量标准的风险,因此在第21届期间会议上,工作组采纳了中国代表团的意见,建议茶叶进口国在执行ISO3720红茶最低质量标准时不包括中国的中小叶种工夫红茶和小种红茶。本次会议上,该标准还未完全确立。
 
  3.3小农户经济工作组
 
  在茶叶占国民经济比重较大的国家,小农户经济在国民经济中起了重要作用。由于处在茶叶价值链的最低端,社会经济回报率低,市场不确定度较大,再加上恶劣天气、气候变化和茶园病虫草害的影响,小农户经济遇到了很大挑战,可能成为影响世界茶叶生产的重要因素。
 
  该工作组建议建立世界茶叶小农户联盟(CITS),通过开展与政府和国际组织间的咨询合作,确定优先解决的问题和关注点,壮大世界茶叶小农经济;开展茶叶市场发展形势的研究和整个茶产业链的数据统计工作,提高茶叶市场的准入程度;多途径获取有关市场结构等方面的信息,寻求项目和资金支持,获取可持续发展技术和有效利用环境资源,鼓励技术转让和技术合作,以改善小茶叶种植户的生存现状。
 
  3.4气候变化影响工作组
 
  该工作组主要针对由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全球温度变化和降水量等气候因素对茶叶生长造成的影响进行系统研究。
 
  气候变化工作组收集汇总了印度、肯尼亚和中国的气候数据,分析了气候因素对茶叶生长和产量的影响。提出选种抗旱/抗高温茶树品种,种植遮阴树/遮阴林,选择适宜茶树生长的地域,以应对长期干旱;提高土壤蓄水能力,增加土壤植被覆盖率,基础设施上的雨水收集,选择干燥季节修剪茶树,以应对中长期干旱;实施土壤灌溉等保墒措施,做好旱季前杂草管理,以应对短期干旱的措施。
 
  3.5有机茶工作组
 
  世界有机茶园总面积较小,产量较普通茶园低30%~40%。中国是最大的有机绿茶生产国,中国的有机茶主要用于国内消费。印度是最大的有机红茶生产国,约50%的有机茶用于出口。斯里兰卡是第二大有机认证茶叶生产国,有机和生物动态茶园面积比例为该国总茶园面积的5%,几乎全部用于出口。
 
  该工作组收集有机茶生产关键技术进展、消费和贸易信息;积极参与国际有机农业发展的各项活动。继续推进有机茶标准和认证体系的互认工作,开展茶叶生产国间的联合研究和信息共享,拓展有机茶的国内和国际消费市场,支持发展绿色、低投入的茶园耕作系统,并逐步将其转变为有机茶园,以提高茶叶质量。
 
  4  对中国的启示及措施
 
  中国茶产业农业产值超过1500亿元,直接关系8000万茶农的生计,已经成为中国农业的核心利益之一。中国需要借FAO政府间茶叶工作组(FAO—IGG/Tea)平台,维护中国茶产业整体利益,促进茶产业健康发展。
 
  4.1对中国茶产业发展的启示
 
  (1)利用国际舞台搭建民心相通的桥梁,传播好互利共赢的中国声音。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茶叶生产国和消费国,第三大茶叶出口国,2015年,中国茶叶产量、消费量和出口量分别约占世界的43%、35%和18%。从本次会议各国关注的焦点看,印度、斯里兰卡等茶叶生产国忌惮中国扩大出口对其茶产业的冲击,英国、欧盟等茶叶消费市场的代表既担心中国茶叶产量的提高引起过度出口到消费国,同时也担心冲击其他茶叶生产国小生产者的利益。会上,中国代表团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有针对性地阐述,打消了茶叶生产国和消费国的各种顾虑:一是由于中国特有的茶文化和茶叶消费习惯,中国茶叶主要以满足国内市场为主。二是中国出口茶叶品类主要是绿茶,与各国以红茶为主的出口结构不产生冲突。同时,中国也提出日益多元化、更加开放的中国市场欢迎各国茶叶产品。各国对中国的发言非常认可,认为中国的态度是坦诚而负责任的。
 
  此外,中国代表团向与会各方介绍了中国政府重视茶产业发展、促进茶叶消费和保护小农利益所采取的政策,以及为促进国际茶叶合作所做的工作。主要包括将茶叶定为国饮,启动茶叶进学校、进工厂、进机关,宣传和普及饮茶健康理念等一系列活动,提高全国饮茶人口;通过对外援助帮助有需求的茶叶生产国提高种植和生产技术,实现互利共赢。FAO政府间茶叶工作组负责人在会下表示:中国代表团在会议期间的各项表态和发言起到了引领作用,非常出色,给大会带来了新气象。
 
  (2)承担茶叶大国责任,为茶叶生产国争取国际话语权。此次会议之前一直以为欧盟和日本不断提高农残限量标准的做法只是针对中国,通过此次会议了解到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拉维等生产国在出口中也面临同样的技术性贸易壁垒。中国代表团在大会上针对发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不公正的技术性贸易壁垒措施提出质疑:茶叶是检测叶片还是检测茶汤,农药是发达国家发明并卖给发展中国家但同时又要限定发展中国家使用,发达国家随意提高农药残留标准反而要求发展中国家提供相关科研证明。这些观点得到了印度尼西亚、马拉维等国家的拥护,他们在会后纷纷向中国代表表示由于他们国家小、产量少,发出这样的声音不会引起重视,中国所做的发言代表了他们的心声,体现了大国的担当,中国的声音也必定会引起各国的重视。
 
  (3)中国需要整合产业力量,统一茶叶对外宣传的形象和声音。中国茶叶有6大茶类,品种丰富、各有特色,政府、行业和企业对外宣传只突出其中的某一个部分,无法涵盖中国茶叶的全部精髓,许多国外消费者和进口商时常发出疑问,中国茶叶到底意味着什么。这说明尽管国外消费者知道中国茶叶但并没有从根本上了解中国茶叶,没有了解也就不可能喜爱和饮用。斯里兰卡茶叶宣传做法给了中国很大启示,其茶叶的对外宣传全部采用“锡兰茶(CeylonTea)是斯里兰卡送给世界的礼物”的宣传口号,并将锡兰茶做成了统一的形象标志,这样有利于国外消费者理解、记住、喜爱和饮用。
 
  4.2行动计划
 
  (1)建立应对FAO—IGG/Tea工作长效机制,维护中国茶产业整体利益。由农业部牵头,依托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组织相关协会、学会、科研院所和茶叶企业,全面参与FAO—IGG/Tea各工作组的工作,建立相关议题的应对专家人才队伍或咨询专家组,以便精准地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措施,为中国的茶叶产业发展营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尤其是支持中国担任主席的“世界茶叶市场分析和贸易促进”茶叶工作组的工作,聚合科研、协会、企业各方面力量,深入研究国际茶业市场需求规律和特点,提出中国茶叶出口整体产品布局战略,改进现有茶叶加工工艺和包装形式,稳定现有绿茶出口市场,促进红碎茶、工夫红茶、名优绿茶等中高档产品的出口。
 
  积极申请承办2018年召开的第23届FAO政府间茶叶工作组会议。当前正值中国茶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通过承办国际性茶叶会议有助于加强中国茶产业与世界各国的交流,加速中国茶产业的国际化进程。初步考虑,此次会议可紧密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广泛邀请中亚、西亚、东南亚、欧洲、非洲沿线国家参加,集世界茶叶科技发展论坛、“一带一路”茶叶之路论坛、国际茶叶与健康论坛于一体,并同时举办生产国优秀茶叶品牌展销推介、茶文化展示等活动,办一届名副其实的世界茶叶大会。
 
  (2)充分利用国际平台,促进中国茶叶出口。下一步,拟会同商务、检验检疫、供销等部门,加强部门沟通,形成部门合力,积极争取财政部门出台扶持茶叶出口的扶持政策。一是研究设立茶叶出口专项基金。借鉴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家经验,从茶叶销售、出口税收提取相应比例资金设立茶叶出口专项基金,重点支持中国茶叶行业“走出去”,统一组团参加国际上行业影响力较大的北美茶叶年会、英国茶叶贸易年会、迪拜全球茶叶贸易论坛、美国世界茶叶咖啡展、俄罗斯莫斯科国际食品展览会等活动,整体展示中国茶叶。二是开展与生产国和消费国的合作项目。支持行业组织在主要消费国市场开展产品展示展销、茶艺比赛、茶艺培训和交流推介等活动。三是加大对中国茶业博览会、国际茶业大会等活动的支持力度。吸引国际茶叶领域、尤其是欧美茶商来中国实地考察,增强其对中国茶产业的认识以及对中国茶的理解。
 
  (3)确定中国茶叶形象标识,凝聚行业力量。充分借鉴斯里兰卡锡兰茶、英国立顿荣等经验,统一中国茶叶形象标识。下一步,拟由农业部牵头,会同商务部、供销合作总社、文化部等部门共同研究中国茶叶对外宣传方案,设计中国茶叶统一的形象标识和宣传口号,制作对外宣传短片,供各级政府和行业组织对外宣传统一使用,对外扩大中国茶叶影响,对内凝聚行业力量。
 
  (4)推动设立“国际茶叶日”,讲好茶叶故事。在第22届FAO政府间茶叶工作组会议讨论中,中国提出,作为茶叶的故乡和茶文化的发源地,建议将中国“茶圣”陆羽的诞辰日(11月13日)定为“国际茶叶日”。通过设立“国际茶叶日”,在世界范围内宣传茶文化,推介茶产品,扩大茶叶影响,促进茶叶消费。会上,英国茶叶委员会主席非常赞赏中国对确定“国际茶叶日”日期的提议,各国代表也未提出异议。下一步,农业部将加强与FAO政府间茶叶工作组秘书处的沟通,争取在2017年在斯里兰卡承办的期间会议上作为正式议题提请大会审议。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