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萎缩盈利收窄 浙江茶叶的下一个“春天”在哪?

 春天,是一个属于茶的季节。但对浙江省茶农来说,“茶钱”变得不好赚了。
 
  “干茶每斤售价在一两千元不等。”杭州西湖区龙门坎村的茶农魏彩萍,不咸不淡地招揽着生意。魏彩萍说,谷雨前采摘的茶叶,品质跟明前茶相差无几,但现在的价格比早些年要便宜多了。四五年前,这个时候的西湖龙井每斤还能卖到三五千元甚至更高,就算去年,最便宜的干茶单价也在2000元以上。
 
  让魏彩萍更郁闷的是,茶叶价格下来了,销量并没上去。魏彩萍告诉记者,今年以来龙门坎村收茶的茶商少了许多,前些天还有个老客户告诉她,去年从她家买的茶叶都还没卖掉,今年也就不敢多拿。而魏彩萍自己家里,去年的陈茶也还有没卖出去的。
 
  茶叶的价格和销量都不如意,魏彩萍还不得不面临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她算了笔账,4斤半鲜叶炒一斤茶,一个采茶工一天的工资130元至150元。炒茶成本同样不少,炒茶师傅的工资每天要300元至400元。算下来,一斤茶叶采茶和炒茶的成本要500元左右,“还不算前期管理成本。”
 
  种茶赚钱,不像前些年那样简单了。而另一边,浙江省的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却每年都在不同程度增长,更有不少地方的茶农外出贵州、云南种茶。2014年,仅浙江省的茶园面积就达到287万亩,茶叶产量16.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4%、8.2%。
 
  经历了过去10多年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茶叶在成为浙江农民收入增长的一片“金叶子”的同时,也逐渐暴露出诸多矛盾,尤其是近年来高端市场的逐渐萎缩,茶叶产销失衡隐忧日益突显。如何做到茶产业的传承与光大?在实践中提出了新的问题。
 
  高端萎缩盈利收窄
 
  茶叶与消费者关系的改变,松阳县茗春茶叶农机化专业合作社的张光也深有同感,“礼品茶少了,自己喝的多了。”他种的400亩绿茶、350亩白茶,根据这段时间的销售,调整后,今年的茶叶价格是明前绿茶每斤500元,白茶每斤800元至1000元。
 
  高端市场的销量下滑,在浙江大学CARD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主任胡晓云的眼中,并不意外,“受茶叶投资热潮降温、游资炒作减少等因素影响,高端茶叶原本就是个‘泡沫’:购买高端茶叶的,很多都是作为‘礼品’;其销量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真正自己品茶、喝茶的。”
 
  然而,在这场“寒流”中,中低端的“大众茶”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以中低端茶叶交易为主的松阳浙南茶叶市场,2014年的交易总量达到了7.66万吨,总额46.15亿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7.52%和19.51%。
 
  浙江的众多茶企,也正在求变。宁波一家茶叶销售公司的经理钱玲燕告诉记者,去年以来,公司的整体销售下滑了10%左右,尤其是高端产品,销量萎缩近一半。“今年,我们主动转型,现在高端产品与中低端产品的比例由以前的2∶1调整到了1∶2。”
 
  茶产业的整体发展,还是要抓住最大的消费群体,还是要把眼光放在大众茶上。省农业技术推广中心茶桑技术科的陆德彪说:“我们非常看重的明前茶,价格高,但销量也小,一旦销售遇阻,茶农大多采取降价措施。这对茶农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相比茶叶价格的下降,茶叶生产和管理成本的提高,更加挤占茶企的利润空间。省茶叶协会的一份调查材料显示,杭州龙井茶三大产区,即便是最普通的龙井,每斤的人工成本也要200元以上。像浙江这样高的人工成本,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浙江受资源制约,劳动力紧缺,成本上升,现在在采摘、加工这块尝试采用机器换人的方式。目前,大宗茶修剪、采摘机械化水平超过90%,名优茶机制率达95%,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生产。”陆德彪说,“不过,效果也是各有优劣。”
 
  柯桥区兰亭镇是全省最早采用茶叶机械化生产试点之一。“机械炒茶在省工节本方面的效果,这几年的确让茶农得了不少实惠。”绍兴民胜机械有限公司的炒茶师傅王生厌说,“以前我一个人用4小时才能炒好1斤干茶,现在我用机器,一天能做出100多斤。”
 
  据介绍,目前茶叶机械作业已覆盖了茶叶辉锅、炒制、提香等各个方面。“以前不少名优茶都强调手工炒制,但现在,不管是大众茶还是名优茶加工,现在机械都已经能胜任。”省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吴海平说。
 
  不过,机械采摘的推广并没有机械炒茶那般简单。尽管机采比人工采摘的效率提高8至15倍,并降低50%至70%的成本,但采摘要求也高:茶树发芽时间要一致,长出的鲜叶要整齐……这意味着在茶叶培育过程中必须做到高标准。但浙江省大多数的茶园,分散到户的粗放式管理方式,标准化难度很大。
 
  所以,目前浙江的多数茶场只会在茶叶生产的中后期采用机械采摘、机械分选,前期高档茶依然只能依赖人工。“这里面有茶园建设标准化的问题,也有我们机械化设备研发上的不足。”王生厌说。
 
  拓市迎合大众潮流
 
  “在中西部大幅扩大种植面积的前提下,茶叶产量快速增长。在茶叶出口不乐观的情况下,我国的茶叶消费主要靠内销,广大饮茶者依然期望价廉物美的大众化产品。”日前在松阳举行的第八届中国茶商大会上,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姚国坤说。
 
  姚国坤建议,向大众消费产品发展,企业要调整好名优茶生产与大众茶生产的比例;同时重视茶叶电商的发展,特别是用好浙江原有的茶叶交易市场,用互联网的技术提升平台效应。
 
  “首先,茶产业应该调整茶类,推广新技术。”陆德彪说,浙江历来以产绿茶为主,不过前几年受进口英国红茶的影响,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开始饮用红茶,杭州的“九曲红梅”、绍兴“会稽红”等销路不错,而且因为红茶对鲜叶要求标准低一点,成本也降了很多。
 
  “这两年兴起的‘会稽红’,就是与武夷山红茶联手突围成功的例子。”绍兴会稽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煦朝,一手见证了“会稽红”的诞生。周煦朝介绍,“会稽红”采用“金骏眉”加工工艺制成,凭借良好的品质一举跻身国内红茶市场。
 
  短短一两年间,“会稽红”已经陆续进驻长三角各地茶馆。“会稽红共16款产品,品质从两星到五星不等,采摘标准分别是一芽三叶、一芽两叶、一芽一叶和单芽四个系列。”周煦朝介绍,这些不同星级的红茶售价从每斤408元至5800元不等,满足各个消费阶层的需求。
 
  “会稽红”等红茶的横空出世,在浙江的茶叶市场开始了一场从“满目皆绿”到“红绿相间”的产业转型,省内一些有眼光的茶农还开始涉足青茶(乌龙茶)和黑茶。而“互联网+”的出现,则让一些茶农、茶叶经销商开始动起了销售转型的脑筋。
 
  凭借着前些年浙江绿茶不断在全国各地推荐展销的影响,开化龙顶、景宁惠明茶、莫干黄芽等一批浙产茶叶在国内市场打开了局面。但是,不少茶商也渐渐看到了实体销售显露出来的弊端。“实体销售范围有限,品种的制约、存货的风险都有。”淳安县富文乡沁心茶业的汪光军说,今年他已着手建设网络销售,让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国的人都看到淳安的茶叶。
 
  更大的计划在浙南松阳开始运行。在这个全国最大的绿茶交易市场,2014年1月,松阳香茶进入渤海交易所挂牌销售;3月,浙南茶叶市场网上商城正式运营。短短一年间,浙南茶叶市场网上商城创下5498万元交易额;松阳香茶也在渤海交易所成交量3.28亿公斤、成交金额高达508.3亿元。
 
  “在全省各地,像松阳这样的茶叶市场还有很多,如何借助浙江绿茶的原有品牌优势,发挥这些茶叶市场的平台作用,值得我们去研究。”姚国坤说。
 
  新兴市场一展身手
 
  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他的散文《泡一杯好茶》中说,好茶指的是印度或锡兰茶,中国茶不够劲。“够劲”的意思是绿茶没有碎红茶来得浓。作为绿茶出口量约占全国50%的浙江,出口茶产品的结构和品牌也存在乔治?奥威尔所说的问题。
 
  绿茶的优势也起伏不定。省茶叶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浙江出口茶叶遭遇罕见的阴霾,批次、重量、金额分别下降了6.3%、9.4%和6.3%。特别是湖州,2014年全市出口欧美茶叶仅1.03万吨、金额2423万美元,同比分别下降41%和37%。
 
  一方面,是浙江茶叶主要出口方向的非洲和欧洲,这些年经济出现起伏,消费能力下降。省茶叶协会相关负责人解释,另一方面,2013年以来,欧美相继调整有关技术法规,并加强了对进口茶叶农残项目的检测,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浙江茶叶的出口。
 
  目前,中国大陆茶园面积达到3000万亩左右,稳居世界龙头地位。其中,浙江就有287万亩。然而,中国茶的平均出口价格仅为每公斤3美元左右,大约是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家的一半。
 
  只有突破质量和产品的瓶颈,浙江出口茶叶才能迎来新的增长。一方面要在产品上下功夫,逐渐放弃低价竞争、以量取胜的经营模式,向茶叶深加工,茶叶制品等附加值高、利润高的产品转型。另一方面,要突破质量安全的瓶颈,开拓新兴市场。
 
  正因为如此,全省目前正在进行“茶园到茶杯”的全过程质量安全监管建设。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浙江省已在各地开展试点,加强茶园土肥管理;同时推进茶叶病虫害绿色防控;松阳等地已率先建立起了质量溯源管理体系,实施茶叶质量追溯。
 
  与此同时,一批茶叶龙头企业进军深加工领域。据统计,2014年浙江茶叶制品出口量有近10%的增长。如浙江茗皇天然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出口产品已涵盖速溶红茶、绿茶、白茶、茉莉花茶、菊花茶和茶粉等各大类品种,近两年的年出口量也实现了30%左右的增长。
 
  “在抓好自身质量的基础上,浙江茶叶出口要做好的转型,是要转市场和转产品,甚至可以积极借力‘一带一路’战略,向乌兹别克斯坦、阿尔及利亚、俄罗斯等国出口符合当地口味的茶叶产品。”陆德彪说,深加工是茶叶扩大出口的一条路子,也是打开欧美等高附加值茶叶市场的一项选择。
 
责编:语笑嫣然